•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五百六十一章 谁是渔翁
  • 第五百六十一章 谁是渔翁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并不肯定鬼鬼是敌是友,但既然来到了这里,还是决定会上一会。新·匕匕·奇·中·文·网·首·发ШШШ.

        想到这里,刘浪立刻微笑道:“哦,我是鬼鬼姐的朋友,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带我去见见她?”

        礼仪非常有礼貌,答应的很干脆,带着刘浪就进了梦里香。

        可是,刘浪刚刚离开,从大厅的一侧又走出一个人来,看着刘浪跟礼仪的背影,不禁满脸的疑惑:“奇怪,这个小子怎么又来了?他找鬼鬼干嘛?”

        这个人,正是梦里香的老板,冷吉。

        冷吉思索了一下,拿起电话。

        “喂,哥,尸傀婴炼的差不多了,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电话那头的冷羽沉默了片刻,忽然间问道:“那个黑巫教的人到底是谁查清楚了吗?”

        冷吉皱了皱眉头,道:“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每次我们炼制尸傀婴的时候,她都将自己包裹的非常严实,而且刻意隐藏着自己的气息,就是怕被我们知道啊。”

        “不行,连对方是谁都还没弄清楚,如果现在动手太冒险了。”

        “可是,我们有尸傀婴,还用得着她的黑巫术了吗?”

        冷羽解释道:“冷吉,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我们就算有了尸傀婴,想要收服王鬼曼童却也并非易事。为防万一,我们还需要她的黑巫术唤醒王鬼曼童,而且,到时候肯定还需要一个活人来祭祀……”

        冷吉顿时一脸的恍然,惊喜道:“哥,你的意思是,到时候一举两得,既将她除了,又能收服王鬼曼童?”

        “呵呵,冷吉,你很聪明,所以,我们必须查清楚她究竟是何人。”

        “嗯,知道了哥,放心好了。”

        冷吉点着头,忽然又像是记起了什么般,连忙说道:“对了,哥,今天有件怪事。”

        “什么事?”

        冷吉将刘浪找鬼鬼的事情跟冷羽说了。

        电话那头的冷羽猛然间一怔:“你说的那个小子是不是叫刘浪?”

        “怎么?哥,你认识?”

        冷羽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急道:“冷吉,这个刘浪我知道,似乎帮助刑警大队破获了很多案件,有些本事。”

        “什么?哥,难道这小子也想插一杠子?”

        冷羽连连摇头,声声道:“不对不对,这件事恐怕没那么简单。”

        电话那头的冷羽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间大叫一声:“冷吉,不好,快,去查查那个鬼鬼,她到底是什么来历?”

        这下轮到冷吉疑惑了,不解的问道:“哥,她不是我们的前台礼仪吗?怎么了?”

        “不不不,没那么简单,我一直不肯露面,只让你跟那个黑巫教的人接触,就是为了防止被身边的人发现,你尽快去查查,这个鬼鬼绝对不简单。”

        冷吉开始时还有些不以为然,可听到冷羽的话后,脸色也跟着变了变,道:“哥,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冷吉的眉头紧紧拧到了一起,嘴角勾起了一道阴冷的弧度。

        “哼,鬼鬼,如果你就是那个黑巫教的堂主的话,可别怪我冷吉不客气了。”

        貌合神离,各怀鬼胎。

        正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此时的刘浪已被前台礼仪带着去了鬼鬼的房间。

        鬼鬼的房间就住在燕小六的隔壁。

        轻轻敲了两下门,礼仪非常有礼貌的冲着屋里喊道:“鬼鬼姐,您有朋友来看您了。”

        屋里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也没问是谁,直接答道:“哦,梨花啊,让他进来好了。”

        叫做梨花的礼仪将门一推,作出一个请的姿势:“先生,鬼鬼姐让您进去。”

        刘浪微笑的点了点头,也不再迟疑,朝着房间里就走了进去。

        礼仪也没进去,谦恭的往后退了退,那模样,倒像是房间里面的人是自己的主人一般。

        刘浪也没放在心上,走进屋内,将门关上,四下打量了一番。

        整个房间看起来很大,得有五六十平米,暗灰色格调,各式家电跟沙发一应俱全,靠墙的位置一张大双人床,正对着床的地方有一张梳妆台。

        梳妆台后面摆着一面一人多高的镜子。

        鬼鬼正躺在床上,身上穿着宽松的衣服,头发也没梳,慵懒中带着几分迷醉,诱人无比。

        刘浪看着鬼鬼的样子,猛得一怔,努力定了定心神,开门见山的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刘浪神色凝重,不敢正眼去看,可还是忍不住偷眼观瞧。

        鬼鬼从床上走了下来,宽松的衣服半遮半掩。

        鬼鬼缓步走到了刘浪面前,伸出手来,轻轻的勾了一下刘浪的下颚。

        刘浪猛然间跟被踩了尾巴一般,急速后跳了两步,满脸惊恐叫道:“你、你想干嘛?”

        “咯咯,刘浪,你可真好玩。”

        鬼鬼轻轻一笑,像是认识了刘浪很久一般,面颊绯红,幽幽的说道:“刘浪,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心里只顾着自己的兄弟,还叫我鬼鬼姐。怎么这一段时间没见,就变得这么生疏了呢?”

        边说着,鬼鬼摇晃着身体,朝着刘浪走了过来。

        刘浪本来是想解开心中疑惑的,没想到却碰到了这种事情,脑门上的汗顿时蜂拥而出,滚滚而下。

        鬼鬼三十上下,比刘浪要大好几岁,可保养的却很好,尤其是身为礼仪小姐被培养出来的亲和气质,让人根本起不了任何的嫉恨。

        刘浪使劲咽了一口唾沫,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好让自己头脑保持着清醒。

        “鬼鬼姐,你跟他们是一伙的?”

        “他们?”

        鬼鬼离刘浪不过一步之遥,再往前半步,两人就能听到彼此的呼吸与心跳。

        可是,鬼鬼却恰到好处的停住了脚步,面带微笑的问道:“你说的他们是谁?”

        “将我哥们老熊打残的人?”刘浪咬牙切齿道。

        打残老熊的人是文老三,虽然现在文老三已经死了,可是,既然发生在梦里香,肯定就与梦里香脱不了干系。

        自从知道梦里香在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时,刘浪一直强压着心中的怒火,没有来兴师问罪。

        可是,在刘浪心底一直没有放下。

        这次看到鬼鬼,刘浪莫名想起了当初相救老熊时的情景,忍不住开口问了起来。

        鬼鬼轻笑着,听到刘浪的回答,却是微微摇头,缓缓伸出一只手,再次勾到了刘浪的下巴上,娇笑道:“刘浪,如果我跟他们是一伙儿的,我为什么会动用我的鬼画符,让你来这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