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五百四十七章 不敢诳你
  • 第五百四十七章 不敢诳你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冷哼一声,问道:“怎么,你不是在风尚礼仪吗?怎么跑去梦里香了?”

        说实话,刘浪根本看不起燕小六,甚至可以说是瞧不上。

        可燕小六这次见到刘浪,竟然格外的热切,笑呵呵的说道:“刘哥,你看你,我们不是做礼仪的嘛,那梦里香有一部分礼仪小姐正是我们公司派过去的。”

        刘浪一听,立刻明白了,燕小六不是服务员,倒跟梦里香有合作关系。

        可是,刘浪并不明白为何燕小六想将梦里香的秘密告诉自己。

        何尚见俩人认识,显然也吃了一惊,问道:“姐夫,你认识燕哥?”

        “呵呵,何止是认识啊。”

        刘浪嘴角一动,冷笑一声。

        燕小六却装作没看见般,完全跟之前在沈菊花面前变了个样儿。

        “刘哥,我只知道何老弟说起有人想知道梦里香的诡异的事。开始时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啊,这下我就放心了,嘿嘿。”

        刘浪没有吭声,在他心中,对这种小人始终保持着一份警惕是绝对不会有错的。

        燕小六似乎根本没有看见刘浪的冷淡,而是侃侃而谈。

        燕小六告诉刘浪,自从他带着几个姐妹去了梦里香当礼仪小姐之后,闲着没事也会去梦里香玩两把。

        但有几次他发现了一件古怪的事。

        燕小六说自己带去的姐妹刚开始时还算正常,可过了几天之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不但行动古怪,甚至连言语都让人奇怪,到最后直接天天在梦里香上班,也不离开了。

        开始时燕小六并没有放在心上,只当是这些人喜欢这里,大不了长期合作嘛。

        可是,一次偶然的机会,燕小六却见到了骇人的事情。

        燕小六说,那是一天的凌晨三点多,他直接住在了梦里香,也没离开,而且还专门找了一个姐妹陪着自己。

        睡到凌晨的时候,燕小六感觉尿意来袭,伸手一摸旁边的小姐妹,不见了。

        当时燕小六还很奇怪,这大晚上,难道会自己跑出去了?

        燕小六起床去了趟厕所,泄洪之后,刚想再次回去睡觉,可突然间听到了门口传来了窃窃私语之声。

        燕小六好奇,侧着耳朵听了一会儿,好像是有人在嘀哩咕噜的念叨着些什么。

        当时门是虚掩着的,燕小六通过门缝往外看,正看到那个小姐妹站在门口,而站在小姐妹旁边还有一个人。

        那个人身穿大红旗袍,正对着小姐妹的身上点来点去,嘴里还不停的嘀咕着。

        燕小六越看越奇怪,正想推门出去,却猛然间看到了一个恐怖的画面。

        自己刚刚搂着的如花似玉的小姐妹,那张本来又嫩又水灵的脸,竟然惨白无比,双眼无神,跟死人一般。

        燕小六彻底吓傻了,可又不敢大声喊,只好硬憋着回床躺着了。

        又过了十几分钟,那个小姐妹再次回来了,那张脸也恢复了正常。

        燕小六装作睡熟的样子,暗中观察着小姐妹,却再也没有发现有何异常。

        可是,从那以后,燕小六只要是留宿梦里香,不论是找哪个小姐妹,凌晨时总会有这么一出。

        开始时燕小六全当是偶然的情况,可次数多了,他终于也怕了。

        平时燕小六也喜欢逛论坛,一次偶然的机会正好发现了何尚创的诡店,结果往上一发,就被何尚注意到了。

        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刘浪紧紧皱起了眉头,半信半疑道:“你看到穿大红旗袍的人是谁了?”

        燕小六摇头道:“没有,每次她都是背对着我,不过,看那身材,似乎跟梦里香的领班很像。”

        “领班?”

        “对,她好像叫什么鬼鬼,这名字……”

        燕小六还没说完,刘浪顿时愣住了,惊道:“什么?鬼鬼?”

        她跟这件事也有关系?

        刘浪盯着燕小六,心里却疑惑不已。

        这个燕小六本就是唯利是图的小人,怎么会突然这么好心,将自己知道的告诉我呢?

        而且,我怎么确认这家伙说的是真是假啊?

        刘浪这么想着,不禁问道:“燕小六是吧?”

        “对对对,刘哥,你还记得小六的名字啊?”

        那模样,完全是副奴才相。

        刘浪看着燕小六这模样不禁一阵恶心,可还是强忍住,冷声问道:“小六啊,我的老同学沈菊花走了吧?”

        燕小六一愣,忙又点头道:“走、走是走了,可是……”

        “可是什么?”

        “应该还会回来吧。”

        “哦?”

        燕小六脸色一紧,看了刘浪一眼,连忙解释道:“刘哥,误会,真是误会,菊花都走了,我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菊花的事情都过去了。”

        刘浪直接摆手打断了燕小六的话:“不不不,你什么意思?我们什么时候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了?”

        燕小六尴尬的一笑,咧了咧嘴道:“刘哥,我听何老弟说起过,你不是想查梦里香嘛。我正好能给你提供线索,所以我们当然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喽。”

        “哦?是这样吗?”

        刘浪可不傻,而且很精。

        燕小六为人阴险,绝对是那种无利不起早的人,怎么可能会好心帮自己调查案件?

        可是,有句话说的好,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

        如果有共同的利益,就算是敌人,也可以成为朋友。

        正是基于这个原因,刘浪还是决心试上一试。

        上前拍了拍燕小六的肩膀,刘浪将自己的胳膊往燕小六的肩膀上一搭,一副亲兄热弟的模样,笑嘻嘻的说道:“小六啊,我们也算是老相识了,谁不知道谁啊。你也知道我刘浪的手段,如果我不高兴了,倒也不介意掰断别人的手腕玩玩。”

        边说着,刘浪胳膊上用了一分力气,立刻把燕小六的脸憋得通红无比。

        燕小六连连摆手,声音跟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一般,尖细的叫道:“不不不,刘哥,我这次真没有恶意。只是梦里香似乎想吞并我们风尚礼仪,所以我才想着给他们找点麻烦,再说了,我干爹都是您救的,我、我怎么可能诳您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