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五百四十四章 七尸蚀魂丸
  • 第五百四十四章 七尸蚀魂丸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右手的食指跟中指之前附着仙脉,后将仙脉传给吴暖暖后几乎就废掉了。

        刘浪用小拇指使出的剑指决威力并不强,正等着老头挽袖子还击。

        可没想到,老头竟然一屁股坐了下去,抓起一块牛肉一把塞到的嘴里,使劲咀嚼了两口,然后直接用大拇指将酒瓶子轻轻一翘。

        瓶盖噗的一声飞了起来。

        老头仰头灌了一口,不禁皱起了眉头。

        “不对啊,这酒,怎么没有以前的那种味了啊?”

        老头啪的一下将酒瓶往桌子上一放,叫道:“老板,你确定你给我的是二锅头吗?”

        刚才那个服务员听到喊叫,连忙跑了过来,看了看刘浪,又看了看老头,问道:“大爷,有什么问题吗?”

        老头拿起酒瓶,举到服务员面前叫道:“你自己尝尝,欺负我没喝过二锅头吧?这味道根本不对。”

        “不、不对?”

        服务员还很年轻,显然以前根本没有碰到过这种事情,被老头一吆喝,顿时不知该如何应对了。

        刘浪看着服务员为难的样子,不禁正义感大起。

        本来有二锅头这种酒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这个老头竟然还挑三捡四的。

        看着老头似乎不免单不罢休的样子,刘浪实在看不下去了,一把抢过酒瓶,对着嘴咕咚喝了一口。

        “啊,好辣!”

        刘浪哪里喝过么这烈的酒啊,吐了吐舌头,赶紧将酒瓶放到了桌子上。

        看着老头刚才灌了那么多,跟个没事儿人似的,没想到自己喝了一口,舌头顿时跟不属于自己的似的了。

        “我艹,这酒,味道这么足,怎么就不对了?”

        刘浪推了一把服务员,道:“这里没你事了,这我叔,脑子有问题。”

        服务员一脸感激的看了刘浪一眼,连忙逃也似的跑了。

        老头顿时不干了,大声吆喝道:“喂喂喂,事情还没解决,怎么就跑了啊。”

        刘浪没好气的吼道:“行了,大爷,如果没事我先走了,我可没闲工夫看你在这里耍酒疯。”

        说着,刘浪抬脚要走。

        老头一看,立刻软了下来:“别别别,我、我还得跟未来的女婿聊天呢。”

        老头再次拉着刘浪坐了下来,这次倒老实了很多,自顾自的喝着二锅头就着花生,也没跟刘浪客气,边吧嗒着嘴边说道:“嘿嘿,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啊?身手不错嘛。”

        刘浪动了动嘴,眼珠一转,轻笑道:“咋了,你口口声声说我是龙虎山的女婿,怎么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

        老头不以为意,摆了摆手,对着嘴扔了一枚花生,嚼了两口,发出嘎巴嘎巴的声音,一脸的满足的说道:“小子,要不是你身上那七尸蚀魂丸的味道,我根本不知道你是谁。”

        刘浪一愣,疑惑道:“什么?你说什么七尸蚀魂丸?”

        老头眯着眼睛,咯的打了一个饱嗝,一副迷醉的样子盯着刘浪,问道:“咋了,你连自己吃的七尸蚀魂丸都不知道?”

        刘浪本来只当这个老头搞基,后来又替饶九妹找婆家,全当老头是疯话,可此时听他这么一说,顿时愣住了。

        自己打小就吃黄色药丸不假,但闻起来却根本没有什么味道,只有放在嘴里时才会散发出一股怪味。

        刘浪一直想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可所有的回答只有一个,强身健体的。

        慢慢的,刘浪也将黄色药丸当成了强身健体丸,可此时听到老头突然冒出来的话,顿时脸色大变,一把将老头手里正拿着的花生夺了过来,急叫道:“快点告诉我,你说什么七尸蚀魂丸?你怎么知道我打小吃药丸的?难道你闻闻就能闻出来?”

        怪不得老头在自己身上闻来闻去,定然是闻到了药丸的味道。

        打小就吃,就算已消化光了,恐怕血肉之中难免会有残留。

        老头被刘浪这么一吼,猛然间也瞪大了眼睛,似乎瞬间也清晰了过来。

        “你、你不知道?”

        “我怎么知道?”

        “哦,没、没什么。”

        老头似乎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也跟着搪塞了起来。

        刘浪急了,抓住老头的衣领质问道:“快说,你到底知道什么?什么是七尸蚀魂丸?”

        “这个……那个……”

        老头面露为难之色,知道自己说漏了嘴,一脸的尴尬,两只眼睛珠子嘀哩骨碌乱转,想着怎么应付刘浪。

        “快说!”

        刘浪两只眼睛瞪得跟铜铃一般,似乎今天老头要是不说,刘浪就要把他吃掉了般。

        “要不,我跟你变个戏法怎么样?”

        老头见刘浪急了,忽然间咧嘴一笑,啪的打了一个响指。

        刘浪正等着老头回答,忽然感觉自己脑后生风,回头一看,却见一个巴掌大小的小泥人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直接骑到了自己的脖子上,挥起两只手就去揭昨天被女尸的脑袋咬的伤疤。

        幸亏此时是大清早,店里也没有什么人,而那个服务员因为惧怕老头,也跑到门口蹲着去了。

        刘浪大惊,立刻松开老头,伸手去抓那个小泥人。

        小泥人速度很快,竟然咯咯发出清脆的笑声,见刘浪的手抓了过来,轻轻往上一跳,直接越过了刘浪的脑袋,正蹦到了老头的手里。

        老头抓住小泥人,嘿嘿一笑,身体跟泥鳅般滑,刺溜一下从刘浪的身边钻了过去,下一秒已出现在了餐馆的门口。

        “好贤侄,我先回龙虎山了,我要将九妹恋爱的好消息告诉师兄,省得他整天担心,嘎嘎。”

        老头诡异的一笑,脚下生风,身影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刘浪这个郁闷啊,根本没想到老头五六十岁的人了,身手还如此敏捷。

        “娘的,岂有此理,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了。”

        刘浪跑到餐馆门口,哪里还有老头的影子,只有服务员傻愣愣的站在门口,看着刘浪。

        刘浪没好气的白了服务员一眼,问道:“多少钱?”

        老头跑了,就那速度,想追已是不可能了。

        可既然老头说自己是龙虎山的人,等有空去看看,说不定真能问出自己吃的黄色药丸到底是啥东西呢。

        “七尸蚀魂丸?难道真是我吃的黄色药丸?”

        刘浪付了钱之后,垂头丧气的从餐馆里走了出来。

        带着满心的疑惑,刘浪此时憋的难受。

        娘的,大清早的,突然冒出来一个自称泥人王的老头,完全把自己的规划给打乱了。

        这么想着,刘浪还是不死心。

        实在不行,厚着脸皮去找饶九妹,有些事情,总归要搞清楚的。

        岂有此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