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五百三十九章 巧合吗?
  • 第五百三十九章 巧合吗?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天下说大也大,也说小也小。

        刘浪根本没有想到尚化眉的老公竟然是唐落珠的弟弟。

        尚化眉告诉刘浪,她的老公叫唐顽石,老家正是靠近燕京市的一个小城市,家里还有一个姐姐,正是唐落珠。

        开始时刘浪根本没多想,可仔细一询问,才知道唐顽石不但是唐落珠的弟弟,而且似乎唐家这些年还发生了一些事情。

        至于唐顽石怎么死的,甚至唐家发生了什么事情,刘浪再三追问,但尚化眉却是再也不肯说了。

        刘浪知道,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否则唐家也不会不管,而是将尚化眉娘儿俩扔在燕京市自生自灭了。

        见再也问不出更多的东西,刘浪也没再多问,只是告诉尚化眉,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直接给自己打电话。

        尚化眉根本没想到刘浪会如此热心,感激之情自不用再说。

        回到花圈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刘浪随便洗了个澡,然后草草的收拾了一下东西,又画了几张常用的符,放到了贴身的口袋里。

        刘浪拿出冯一周给的警徽和那枚黄金牌,仔细端详了一番,将警徽也放在了身上,而将黄金牌放到了卧室里。

        临睡之前,刘浪跟四鬼聊了一会儿天,又独自躺在了床上想着最近发生的事。

        不知不觉中,刘浪慢慢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刘浪睡得很死,一直睡到了第二天凌晨五点多才被窃窃私语声惊醒。

        刘浪没有睁开眼睛,只是侧耳倾听。

        说话的是槐树牌位中的四只鬼。

        只听风越说道:“小付,你说这件事我们该不该跟大师说啊?”

        “还是算了吧,你看他最近已经够累的了。”是小鬼付少桓的声音。

        宛如又接话道:“可是,如果不说,万一出什么事……”

        “能出什么事啊?”付少桓似乎根本不以为意。

        刘浪听得有些糊涂,心中不禁暗想:“这四只鬼好像有事瞒着我啊?”

        这么想着,刘浪却是再也睡不着了。

        “隆……”

        假装打了一个呼噜,刘浪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嘀咕道:“厕所、厕所……”

        刘浪半眯着眼睛,直接冲了出去,到了院中痛痛快快的洒了一泡尿。

        抬着看着天空,正挂着半轮月亮。

        此时是月下旬的光景,秋意已经非常明显。

        这个点儿穿着单薄的衣服出来,竟然还有些微凉,尤其是放了一泡热量之后,刘浪激灵灵打了一个哆嗦。

        “时间过得好快啊!”

        刘浪抬头看着天空中的弯月,想起从认识韩晓琪到现在发生的种种,忍不住感慨了起来。

        已经睡不着了,刘浪索性回屋穿好衣服,将锁鬼符拿了出来,准备用炼鬼术将在火车上收服的那只克胞鬼炼进自己的左手心中。

        刘浪盘膝坐在院中,从花圈店里拿了七根白蜡烛放在自己的周围,点上。

        做好这一切后,刘浪咬破了自己的左手食指,将一滴血滴进了锁鬼符中。

        锁鬼符上的符文很快就将那滴鲜血吞噬。

        刘浪轻念咒语,将克胞鬼放了出来。

        克胞鬼是个小女孩,穿着一件花布棉袄,一出来就要四处逃窜,可一碰到那些蜡烛的火苗就吓得哇哇乱叫。

        慌不择路的克胞鬼一脸的惊慌,逃了几次没有用,缩在蜡烛围成的圈中战战兢兢的盯着刘浪,低低呜咽着。

        刘浪也没理会,再次咬破手指,将手一扬,另一只手快速摆出着一些奇怪的姿势。

        几滴鲜血从指尖飞出,竟然纷纷朝着克胞鬼的眉心处钻去。

        克胞鬼惊慌失措,眼睁睁的看着刘浪,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那几滴鲜血已没入了眉心之中。

        突然间,克胞鬼的双眼瞬间变得无神,缓缓飘落到了刘浪的身前站住。

        刘浪心头一动,将手举了起来,张开手掌放在克胞鬼的身前,轻声呵道:“收!”

        克胞鬼身影一闪,嗖的一下钻进了刘浪的手心里。

        刘浪又是一招手,克胞鬼再次跑了出来。

        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刘浪此时的炼鬼术已愈加纯熟,竟然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将克胞鬼给收了。

        这只克胞鬼的威力并不如之前在桥上收的那只强,但毕竟也算是厉鬼,反正放在身上也没用,平时拿来吓唬吓唬小鬼还是可以的。

        收服了克胞鬼之后,刘浪站起身来,看着东方已泛起了鱼肚白,天光正在一点点放亮。

        “哎,不等了,我去请饶九妹吃早饭去,她知道的东西对我肯定有用。”

        刘浪心里一直惦记着饶九妹说的那种降头术,本来想请人家吃个晚饭,可左右一想,直接早饭得了。

        说走就走,刘浪抬脚正想离开,忽然感觉贴身放着的巫牌竟然动了一下。

        刘浪一惊,连忙将巫牌拿了出来。

        我擦,这东西为什么这个时候有动静了啊?

        刘浪神色一变,连忙回到院子,将巫牌放到了院中的石台之上,凝目观望。

        巫牌七瓣牡丹不知何时已经绽开,其中一片跟之前一般,缓缓飘落而起,在刘浪面前展开,然后仅仅几秒之后,却是再次回到巫牌之上,恢复了正常。

        可就是这几秒钟,刘浪却是豁然开朗,像是本来的迷宫中突然打开一道门一般。

        “这、这东西竟然有克制鬼曼童的方法?”

        刘浪的震惊是无以复加的,根本没想到,每次到了事情乱如麻的时候,巫牌总会跳出来,给自己一些指引。

        看着牡丹花瓣再次闭合,刘浪的心里也久久无法平静了。

        这个巫牌咋就像是一个能掐会算的人一般,每次出现时,里面的功法都极有针对性。

        “奇怪?难道真的有这么神奇?”

        刘浪激动的同时,却不禁也有些疑惑。

        一想起当时马家老祖那只飞僵说自己是被马家族人给害死的,刘浪心头不禁一动,喃喃自语道:“不会吧?难道马大叔还有什么东西隐瞒着我不成?”

        仔细端详了一番白巫牌,跟之前一般无二,看不出任何异常。

        刘浪只得收起疑惑,暗暗琢磨着:“等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了,还是有必要去一趟石窟村的。无论如何,这块巫牌肯定没有马大叔说的那么简单。”

        这么想着,刘浪也缓缓闭上了眼睛,再次盘膝而坐,脑海中琢磨着刚才看到的克制鬼曼童的方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