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五百三十五章 尽快烧掉
  • 第五百三十五章 尽快烧掉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仔细观察了一下死者脚底的纹路,已基本确定形成的好似符文般的东西,正是蛊痕。{新匕匕奇中文小說    }

        一旦蛊痕形成,神仙难办。

        刘浪眼皮一跳,回过头,问道:“牛哥,她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牛大壮正抱着膀子看着,忽然听到刘浪问起,一愣神,忙道:“哦,是这样的,今天晚饭后,这个女生在学校里跟同学跑步,结果跑到一半,突然间就说自己头痛,然后就拿着指甲去抠自己的脖子。”

        牛大壮边说着,朝着一个刑警招了招手道:“你去那她的同学叫来。”

        刘浪听的得慌,只等了一会儿,那个刑警就扶过来一个女生。

        女生脸上像是刚入学的新学妹,脸色苍白,浑身哆嗦的跟筛子似得,两条腿显然已经吓软了,边走边打着罗圈,被刑警搀扶着才走了过来。

        牛大壮指着女生道:“死者就是跟她一起。”

        一转头跟女生说道:“同学,你说说当时发生了什么事?”

        女生茫然的抬起头来,看了刘浪一眼,嘴角一直哆嗦着不停,显然当时的情景恐怖异常。

        女生犹如一只受了惊吓的小鸟一般,木讷的看着刘浪,断断续续的说道:“师、师姐前两天说找到了工作,一直说请我吃饭。我、我前几天没空,今晚跟师姐吃完饭后来操场散步,结果,散、散了两圈,她、她突然间就说脖子痒痒……啊……”

        女生边说着,忽然抱起头,尖叫了起来。

        牛大壮叹了口气,见女生已到了崩溃的边缘,只得摆了摆手,让刑警将人带下去了。

        女记者早已忘记了呕吐,握住麦克风的手剧烈颤抖着,显然也控制不住自己,两只脚一软,朝着旁边歪了过去。

        牛大壮一看,连忙一把扶住女记者,关切地说道:“记者同志,如果不行,你还是别采访了。”

        女记者脸色煞白,脑袋摇得跟波浪鼓一般,连声说道:“不不不,这个新闻对我很重要,很重要。”

        女记者两只脚往上一撑,又坚强的站了起来,几乎是挪到了刘浪面前,哆嗦着手将话筒举过去,战战兢兢的问道:“这位先生,请问,您、您刚才在做什么?”

        刘浪横了她一眼,也没吭声,再次转身低头观察死者的尸体。

        可是,正当刘浪想看看死者的脚底是否是尸蛊虫的时候,却见死者的脚趾突然间微微动了两下。

        “不好,蛊痕已起,用对付林弥月那种方法肯定不行了。”

        刘浪心下一凉,连忙站起身来,冲着牛大壮喝道:“牛哥,快点将所有人都驱散,不能留下一个人。你抱着死者的头,快点,我们到院墙外的那片空地上。”

        说着,刘浪一弯腰,对周张说道:“周大哥,快点,把它放到我背上,这里人太多了,不能在这里出问题。”

        周张一愣,稍一迟疑,但还是拽起尸体,托到了刘浪的背上。

        听到刘浪这么一喊,周围的人都是纷纷一惊,那个女记者更是好奇心爆棚,还没发问,却直接被一个刑警给拉住了。

        “美女,刘警官说让你们离开,你们最好快点离开。”

        说话的刑警刘浪并不认识,但显然是刑警大队的人,之前见过刘浪的本事,自然对刘浪也是钦佩不已。

        此时听到刘浪的话,那个刑警连犹豫都没有,立刻驱赶了起来。

        刘浪看了他一眼,感激的点了点头。

        牛大壮迟疑了一下,但行动却有些迟缓,反而问道:“刘兄弟,这、这具尸体有问题吗?”

        “牛哥,快点,别废话了。”

        刘浪有种想骂人的冲动,可又强忍住,脸色一变,接着对周张说:“周大哥,你拿上死者的脑袋,跟我来吧。”

        周张一听,也狐疑的看了牛大壮一看,拿起死者的脑袋跟在刘浪的身后。

        牛大壮嘴角一动,但身体却依旧没有动,眼中浮现出一股异样的色泽。

        刘浪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冲着刚才帮自己的刑警喊道:“千万不要让人跟过来!”

        说完,刘浪背着尸体快步朝着操场外围的墙根跑去。

        刘浪没事的时候也会来操场这边玩,知道操场的一边靠墙,而墙外面是一片空地。

        那片空地以前有人种庄稼,后来被学校收购了之后想要盖教学楼,可不知有什么原因就一直搁浅了,现在已变成了一片荒地。

        荒地虽然不大,但也有几亩,而且生起了杂草。

        刘浪背着尸体快速跑到了墙角的一处缺口处,脚下发力,直接跳了出去。

        周张毕竟跟那些刑警不同,整天待在检验科里,身体素质也比不上那些刑警,急跑了这两步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了。

        周张见刘浪负重尸体还轻易翻了过去,心中一动,索性将死者的脑袋往胳膊下一夹,另一只手扒着墙头,两只脚往上一蹬,终于也翻了过去。

        刚翻过墙根,周张就见刘浪已将尸体放了下来,从怀里往外掏着东西。

        周张踉踉跄跄的跑到刘浪身边,举着死者的脑袋,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刘浪,这具尸体怎么了?不会又要动了吧?”

        周张做法医也有些年岁了,可自从今年开始,那些尸体动不动就会自己爬起来,完全颠覆了周张以前的想法。

        尤其是几次和刘浪一起跟尸体干架之后,周张也慢慢适应了这种状况,惊恐的成份少了,更多的反而是惊奇。

        在周张的心中,能让尸体动起来,这也是一门高深的学问啊。

        听到周张的问话,刘浪也没抬头,而是吩咐道:“周大哥,这具尸体中了蛊,可能跟上次见过的尸傀术有关,必须要尽快烧掉。你帮我去找找看看,附近有没有桃树枝。”

        边说着,刘浪已快速在死者的身上下了几道定身符,生怕它一不小心冲了起来。

        周张听得有些发懵,可还是点头道:“好好好,我这就去找,可是,这个脑袋……”

        周张举着死者的脑袋,有些举足无措的样子。

        “先放到尸体的七步之外,千万不能靠得太近。”

        周张一愣,连忙急跑了七八步,将死者的脑袋往地上一放,高声喊道:“刘浪,我现在就去找桃树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