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五百三十四章 蛊痕
  • 第五百三十四章 蛊痕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周张心急,尴尬的一笑,道:“对啊,什么都没看,怎么可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呢。”

        周张的分析刘浪也听到了,其中不乏一些切实的见解,可毕竟周张不懂道巫之术。

        很多东西一旦与道术跟巫术扯到一起,就无法用常理来解释了。

        周张虽然精通验尸,可毕竟只是验一些正常的尸体,但如果是被人用巫术害死的话,就算周张再厉害,恐怕也查不出个结果。

        既然周张说尸体与脑袋的死亡时间对不上,那极有可能出现的情况跟林弥月的情况的类似。

        但没有脑袋却还能行动,恐怕也不仅仅是林弥月碰到的那种情形。

        刘浪蹲下之后,将蒙在尸体上身的白布翻开,一看,顿时瞪大了眼睛。

        女尸的脖子上已经出现了黑色凝固的血块,显然已经死了很久了。

        女尸脖子以下的位置皮肤虽然有些发白,但并未出现尸斑,跟周张所说的一样,应该是刚死没多久。

        刘浪皱了皱眉头,恶狠狠的自言自语道:“既然搞到老子的头上了,娘的,对方是越来越大胆了。”

        都说相识就是缘分,能到同一所学校也是缘分。

        刘浪虽然不认识死者,但既然都是校友,让刘浪更有一种管到底的想法。

        这种离奇事情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必须尽快处理,否则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死于非命。

        刘浪看了死者一会儿,见她的脖子除了断面结痂之外,并没有林弥月那般形成蛛网状的血丝。

        “奇怪,难道没有中蛊虫?”

        刘浪有些好奇,回头吩咐道:“周大哥,你们把她的鞋子脱了,看看脚底。”

        边说着,刘浪也摊开了女尸的手心,低头一看,顿时又吃了一惊。

        只见女尸的手心绘着一张奇怪的符文。

        符文刘浪从来没有见过,不像是道家符文,也不像是巫术的符文。

        “这是什么东西?难道跟这个有关?”

        刘浪正琢磨着,忽又听到周张大叫了起来:“刘浪,快、快来看,她的脚心真有东西。”

        刘浪连忙站起身来,到脚心处一看,脸色立刻又变了数变。

        “妈的,这是什么东西?为何跟之前见到的不一样?难道不是同一个幕后黑手?”

        女尸的两只脚底同样绘着刘浪看不懂的符文。

        符文不仅仅只是一些符号,还有一些类似梵语般的东西。

        刘浪只修道不学佛,只是偶尔看到一些和尚作法事的时候用的梵语,感觉有些相似。

        刘浪紧紧皱着眉头,从脑海中搜寻一些相关的信息。

        思来想去,刘浪忽然想起了当初第一次发现尸傀术的情景。

        当时荷花本来已经死了,可又突然以活人的身份出现,而且也曾在梦里香工作,后来却死在水箱里。

        刘浪清楚的记得,在荷花的尸体起尸的时候,刘浪几人也曾费力将她的鞋脱掉,而当时刘浪清楚的看到了在荷花尸体的脚底处闪过一些符文类的东西。

        只是那些符文一闪即没,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看着女尸脚底的符文,刘浪隐隐感觉,这跟当时在荷花脚底看到的非常相似。

        可是,有一点解释不通,为何当时在荷花脚底的消失的那么快,而这具女尸的根本没有消失的意思?

        周张见刘浪一直沉默不语,以为刘浪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刘浪,如果没有什么新的发现,我们就先把尸体运回去吧。”

        刘浪没有吭声,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女尸的脚底。

        脚底有些发白,那符文的颜色跟林弥月脚底的烙印非常相似。

        正在此时,女记者似乎也终于吐够了,强撑着身体举起话筒,来到牛大壮面前,虚弱的问道:“这位警官,不、不知我们对这具女尸有什么看法?”

        女记者边说着,刚想偏头看两眼,可一看,又哇的一下吐到了起来,索性将头拧到了一边,极为尴尬的对牛大壮说道:“警官,不、不好意思……哇……”

        牛大壮站在一旁,他不懂解剖,更不懂验尸,但却看得津津有味。

        被女记者一问,牛大壮连忙直了直腰,正了正衣服,冲着镜头说道:“目前案件正调查之中,具体细节还不能透漏。”

        女记者刚刚直起身子,正想着继续问个问题,可一听到牛大壮这么说,顿时一脸的郁闷,示意镜头转向死者。

        镜头再次转向了尸体,旁边上来两人要将女尸抬起来。

        刘浪看着尸体在抬动的同时,那颗脑袋猛然间动了一下。

        刘浪忽然间像是想明白了什么般,立刻大叫一声:“快,先把尸体放下,不要动。”

        抬尸体的两个人看了刘浪一眼,一脸的疑惑,又极不情愿,皱着眉头不说话。

        周张见刘浪突然反应这么激烈,连忙吩咐道:“放下、放下,听他的!”

        刘浪没有吭声,见尸体放下之后,快速的绕到尸体的脑袋所在的地方,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五枚铜钱,分别塞进了死者的耳朵和嘴巴鼻子里。

        刘浪轻轻念动了两句咒语,又回到尸体的身边,咬破自己的手指,滴了一滴鲜血到尸体断开的脖子面上。

        那滴鲜血一滴进去,很快就像是被海绵吸干了一般,眨眼间消失不见。

        在场的所有人都注意着刘浪的古怪举动,就连女记者都惊得目瞪口呆,也忘记吐了。

        镜头一直追着刘浪,似乎要将刘浪所做的一切全部拍下来一般。

        刘浪根本没有注意到镜头,只是自顾自的将自己猜测的一切在尸体的身上试用。

        刘浪现在猜测,在女尸的手心跟脚心的符文,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符文,而是那些蛊虫侵入人体之后,已经发挥了作用,再生成的蛊痕。

        乱神术中对蛊痕也有一定的记载。

        据说蛊痕只有一些极其厉害的蛊虫才会出现。

        每种蛊痕都会有不同的纹路,是蛊虫种进被施蛊者体内之后,蛊虫形成的一种自我防范。

        这就跟狗撒尿一般,一旦蛊痕出现,就是对其他蛊虫宣布,这是我的领地,你们不能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