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五百三十二章 思念的眼花
  • 第五百三十二章 思念的眼花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仔细琢磨着给林弥月种蛊之人,心中却是暗暗惊恐。

        林弥月神不知鬼不觉中被种上了蛊,这种手法绝非一般的巫术所能达到的。

        种蛊的手法黑巫与南洋巫术各有不同,刘浪不知道对方到底来自何处,甚至是什么身份。

        刘浪紧紧皱着眉头,忽然间想起了当初千叶说的一件事情。

        对啊,当初千叶说梦里香似乎有黑巫教的人,而好像还是玉面手下的人,难道真是那个人不成?

        不可能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这种下蛊之法恐怕连玉面都达不到,怎么可能是她的手下呢?

        刘浪边想着,随即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只得暗暗叹息:哎,看来还是要追查一下,此事刻不容缓,将唐落珠送回家的事情看来得暂时缓缓了。

        窗外霓虹闪烁,城市的夜景略显嘈杂,街上人来人往,有情侣们勾肩搭背,有单身之人落寞行走。

        坐在公交车里,刘浪竟然发现,自己已经太长时间没有好好看看夜景了。

        谁知道这些人中,会不会有妖魔鬼怪呢?

        刘浪莫名的笑了笑,正想拿起手机看看时间,忽然见车窗外的马路边上走过一个人影。

        只是一闪之间,刘浪忽然感觉这个人影有些熟悉,脑袋中猛然间像是被什么东西电了一下般。

        “清织?”

        刘浪一愣,仔细一看,却见在马路边上,一个窈窕的身影正沿着路边缓步而行。

        那个身影穿着一件白色长裙,披肩的长发垂在身后,形单影只,自顾自的走着。

        刘浪只感觉自己的心猛然间急跳了两下,急速站了起来,冲着司机大声喊着:“师傅,停车,停车!”

        “还没到站呢。”司机不耐烦的吼了一嗓子。

        刘浪哪里会等到站啊,一咬牙,直接拉开车窗纵身跳了下去。

        司机从后视镜里一看,顿时吓了一大跳,连忙急刹车,只听吱的一声锐响,公交车刚刚停下,刘浪的身影早已冲出了百米之外。

        可是,等刘浪冲到马路边时,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个身影了。

        刘浪跟丢了魂儿一般四下打量着,大声喊叫着:“清织,清织,你在哪里啊?”

        路人纷纷投来怪异的目光,对着刘浪指指点点。

        刘浪不为所动,根本不理会这些人,往前跑了百米,扯着嗓子叫,可是,依旧没有那个熟悉的影子。

        又往回跑了百米,再喊,还是没有那个影子。

        刘浪感觉自己的嗓子都有些嘶哑了,周围的人开始窃窃私语。

        “这个人疯了吧?”

        “对啊对啊,失恋了吧?”

        “谁知道啊,反正肯定不正常。”

        刘浪气喘吁吁的站在街头,却是止不住滚下两滴泪来。

        微风渐起,刘浪只感觉自己的脸上一片湿润,抬手一抹,不觉黯然伤神。

        “我这是怎么了?难道太长时间没见,眼花了不成?”

        刘浪长长叹了一口气,兀自摇了摇头,再次抬起头来,看着周围人来人往,突然间发现,原来,有时候人真的很孤独。

        尤其是在这种喧嚣的城市,似乎城市越大,越映衬了自己的孤独。

        欧阳清织是刘浪第一个叫做女朋友的人,可刚热乎了没几天,甚至连小手都没怎么牵过,却莫名其妙的离开了。

        这段时间如果不是事情太多,刘浪心里恐怕会愈发想念。

        本来刘浪以为欧阳清织不过是家里有点事,很快就会回来的。

        可如今都过去好几个月了,没有任何音讯。

        刘浪心里慢慢有种不好的感觉,她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哎,希望只是自己瞎琢磨吧。

        刘浪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抬起头来,自嘲般的笑了笑:呵呵,男人有泪不轻弹,自己啥时候变得这么脆弱了啊?真是丢人啊。

        谁说男人流泪丢人了?

        眼神中闪过一丝茫然,刘浪抬起头来,忽然间看到前方一座大楼灯火通明,在大楼的楼顶四个红色的大字一闪一闪:广电大厦。

        刘浪直起腰,看着广电大厦发呆。

        这里,不正是电台所在的地方吗?那个陆小倩似乎也在这里吧?

        那个易容的陆小倩是什么人?会不会也在这里?

        整理了一下心情,刘浪深深吸了一口气,带着这个疑惑,抬脚朝着广电大厦走了过去。

        刘浪刚刚离开街头,从拐角一处暗影中也闪出一个人影来。

        人影身穿白衣,长发披肩,正是刘浪以为自己看错的身影。

        身影轻轻叹了一口气,看着刘浪渐行渐远,幽幽的说道:“哎,刘浪,我现在还不能跟你见面,我、我怕连累你啊。”

        身影见刘浪走进了广电大厦,暗暗垂泪,往后一闪,却是消失不见了。

        熙熙攘攘的人群,竟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道身影什么时候来的,又什么时候走的。

        刘浪上次来过广电大厦,轻车熟路的直接上了陆小倩待的那一层。

        刚出电梯,刘浪就看到电台里面的工作人员急急忙忙的来回跑动,似乎正在准备什么节目。

        刘浪狐疑,拉住其中一人问道:“喂,大哥,怎么这么晚了,你们还不下班啊?”

        那人看了刘浪一眼,急冲冲的说道:“有采访任务,别耽误我们,时间紧。”

        说着,那人已抱着一架摄像机冲向电梯。

        紧接着,又从里面的办公室里跑出一个女记者。

        那个女记者瞟了刘浪一眼,也跟着冲进了电梯。

        刘浪不禁有些好奇,心道:什么新闻这么急啊?难道又是有什么价值的新闻?

        刘浪平时电视看得不多,对电台的记者跟主持人也大都不太了解,围着走廊里转了一圈,见其中一间里正在直播新闻。

        主持人是个标致的女人,大约三十岁上下,穿着职业服,化着淡装,面带微笑,正在侃侃而谈。

        “我们刚刚接到消息,在燕京职业学院的操场上发现一具无头女尸,记者正在赶过去,很快我们就会得到后续报道。”

        我艹,燕京职业学院?

        刘浪一听,脑袋嗡的一声,这可是老子的学校呢。

        刘浪转头就要往后走,想立刻回学校看看,可一转身,却听到在直播间旁边的一个房间里面,传出了嘤嘤呀呀的声音。

        刘浪听到这个声音,顿时止住了脚,脸色跟着变了数变。

        妈的,啥玩意?这种地方竟然还有人这么大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