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五百二十八章 尸虫
  • 第五百二十八章 尸虫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正琢磨着,排骨已端了一半盆的纸灰跑了回来,急冲冲的喊道:“浪人刘,纸灰弄好了,怎么办?”

        虽然刘浪已想出了个大概,但并不肯定,只有通过一些土方法来试。

        纸灰这种东西非常的神奇,可以退避一些阴邪之物,甚至可以引诱蛊虫。

        刘浪看了一眼纸灰,抓起一把直接涂到了林弥月的脚底,边涂边对排骨喊道:“排骨,你去找个瓶子,要有盖的那种。”

        排骨不明所以,愣愣的看着刘浪忙活,点了点头,转身又跑了出去。

        刘浪涂了一只脚后,林弥月并没有任何反应。

        可是,等刘浪将林弥月的两只脚全部涂上之后,林弥月忽然间剧烈的抽搐了两下,尤其是两条腿,像是筛子一般上下抖动了起来。

        刘浪脸色一变,冲着屋外大声喊道:“排骨,快点!”

        边喊着,刘浪上前一把将林弥月的两只脚按住,顺手从口袋里掏出两枚铜钱,直接放在了林弥月的两只膝盖上,急速念道:“黑巫圣法,驱除阴邪,东方归来,散去西岳,借道之力,压制一切!”

        话音刚落,林弥月竟然像是听到了什么一般,猛然间停止了抖动。

        刚才刘浪念的正是一种黑巫咒语,这咒语似乎偷取了一些道家的东西,用来拿为已用。

        林弥月刚刚停止摆动,排骨也从外面跑了回来,手里拿着两个矿泉水瓶,刚进门,吓得啊的一声尖叫,指着林弥月大叫道:“浪人刘,弥月她、她怎么了啊?”

        刘浪抬头一看,却见林弥月的脖子上那块暗黑色的胎记竟然像是蜘蛛网一般慢慢往外蔓延,就刚才这一会儿工夫,竟然已将她的脖子缠得差不多了。

        林弥月的呼吸明显急促了起来,张着嘴大口大口喘着气。

        刘浪一愣,瞬间明白了,这是里面的蛊虫受到了威胁,提前发作了。

        “妈的,果然跟我猜的差不多,脖子上的那只蛊虫肯定是要命的。”

        排骨傻愣愣的站在门口,两只手举着矿泉水瓶子,竟然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了。

        刘浪转头一看,大叫道:“还愣着干什么,快点,用手捂住她的嘴跟鼻子,将瓶子打开口堵住她的耳朵。”

        排骨哪里知道这其中的意思,可也没有多问,战战兢兢的跑上前,一只手颤巍巍的堵林弥月的嘴跟鼻子,可另一只手哆嗦着,就是打不开瓶盖了。

        刘浪一看,不禁急道:“排骨,快点,必须尽快把那东西逼出来,否则她就没命了。”

        说着,刘浪一把将两个矿泉水瓶子抢了过来,拧下盖子,对着林弥月的两只耳朵扣了下去。

        排骨的额头上已滚出了豆大的汗珠,两只手死死的摁住了林弥月的口鼻。

        林弥月的脖子突然微微隆起了一个小块,然后那个小块急速移动着,像是要冲出来一般,在林弥月的脖子上窜来窜去。

        可是,没窜了多长时间,那块隆起猛然间往上一冲,直接跃到了林弥月的嘴上。

        排骨惊恐的看着林弥月,可根本不敢放手,死死的摁着,眼见那块隆起在林弥月的脸上窜来窜去,又快速的朝着林弥月的左耳处窜出。

        林弥月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排骨的双手也剧烈的颤抖着,吼出来的声音都变了,跟公鸭嘎嘎一般。

        “浪人刘,怎么办,怎么办?”

        排骨刚吼完,一个黑漆漆的犹如七星瓢虫一般的虫子猛然间从林弥月的耳朵里窜了出来,啪的一下冲进了矿泉水瓶子里。

        刘浪一看,连忙飞速的将瓶子拿起,快速的盖上盖子。

        可是,刘浪刚把盖子盖上,那只小虫子在里面上下窜了两下,竟然一下子倒在了瓶子里,化成了一滩黑水。

        “好歹毒,竟然中的是扼喉蛊。”

        扼喉蛊,顾名思义,身中蛊毒之人,会窒息而死。

        这种扼喉蛊在蛊术之中属于极其阴毒的一种,会让人窒息的同时,身体也犹如万虫钻心一般,极其痛苦。

        扼喉蛊一死,林弥月脖子上蛛网般的血丝也很快消失不见了。

        林弥月嗖的一下睁开了眼睛,两只眼睛瞪得巨大,惊恐的看着排骨,本来平缓的呼吸再次急促了起来。

        排骨一看,连忙将手放开,又惊又喜道:“弥月,你、你没事了?”

        林弥月大口大口喘着气,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只是疯狂的摇着头。

        排骨不明所以,茫然的看了一眼刘浪。

        刘浪神色异常的凝重,心中暗暗惊道:“我靠,幸亏我懂得乱神术,否则,今天还真是搞不定呢。”

        刘浪见林弥月满脸的惊恐,也意识到林弥月脚底下那两只蛊虫可能受了刺激,也要提前发作了。

        这种蛊虫其实就是黑巫术的一种操控尸体的方法。

        在民间流传着一种赶尸法,那种赶尸法就是利用蛊虫来操控着没有魂魄的尸体运动。

        这种蛊虫被称为尸虫,分为一公多母,其中那一只公尸虫会在赶尸人的身上,而其余的母尸虫会被种进尸体的体内,然后赶尸人通过控制公尸虫,牵引着那些母尸虫,带着尸体往前运动。

        不过据刘浪的了解,这种尸虫已消失了多年,如今已很难炼出来。

        在乱神术中有记载,这种尸虫存活的时间并不长,顶多只能活七天,而如果七天之后尸体没有到达指定的地点,就必须用新的尸虫来控制。

        刘浪看着林弥月的样子,已基本猜出了她身上所中的极有可能就是这种尸虫。

        但尸虫必须要在死人身上才能起效,如果种在活人身上,会啃噬人的血肉,让人痛不欲生,却并不致死。

        林弥月脸上的痛苦愈加明显,慢慢变得狰狞,身体剧烈的挣扎着,两只手开始四处乱抓,像是要将自己的皮肤撕碎一般。

        刚刚以为林弥月得救的排骨,脸上顿时青一块紫一块,上前抱住林弥月,痛哭的大叫道:“弥月,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啊?”

        刘浪皱了皱眉头,一把将排骨拉开,大叫道:“快,去弄点水来。”

        说着,刘浪拿出一张定身符,朝着林弥月的身上一拍,低声喝道:“天灵灵,地灵灵,定身祖师来降临……急急如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