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五百二十章 护身符不护身
  • 第五百二十章 护身符不护身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吴暖暖不开车,也不打车,一直沿着马路牙子往回走。

        刘浪告辞了牛大壮之后,急跑两步就追上了吴暖暖。

        刘浪不知道吴暖暖身上发生了什么,可既然是仙脉真的起了作用,回头问问老鼠精,应该会有一些眉目。

        老鼠精虽然修为比黄皮子要差上很多,但同为妖精,知道的应该也差不多。

        刘浪跟在吴暖暖的身后,一直说这说哪儿,可吴暖暖就是不为所动。

        跟了十几分钟后,刘浪实在没撤了,只好摇了摇头,讨好般的说道:“吴警官,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

        吴暖暖声音依旧冰冷,说话时甚至没有看刘浪一眼。

        刘浪很郁闷,可一想起吴暖暖家里还有一个古怪的陆小倩,心里就有些忐忑。

        不论那个陆小倩是鬼,还是什么懂得易容的家伙,照目前的情况来说,吴暖暖似乎还不知道。

        万一吴暖暖回去了,再出什么意外,那可怎么办?

        这么想着,刘浪便有意想将吴暖暖拖住。

        可怎么拖呢?

        正一筹莫展想不出撤的时候,刘浪忽然听到吴暖暖的肚子咕噜叫了一声。

        “嘿嘿,有门。”

        刘浪心下一喜,连忙说道:“吴警官,你都说要谢谢我了,看在我救你的份上,能不能赏脸一起吃顿饭啊?”

        刘浪说这话时,心里其实非常的别扭,哪里有恩人对自己救的人低声下气的?

        真是的,要是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是吴暖暖救了自己呢。

        吴暖暖终于将脑袋转了一点儿,瞟了刘浪一眼,冷冷的说道:“我没带钱。”

        “啊?”

        刘浪一愣,立刻恍然道:“哦哦哦,没事,我带着呢,走走走,一起吃个饭去。”

        这次吴暖暖没有拒绝,但依旧是面无表情,说道:“好吧,你带路。”

        刘浪对这一片并不熟,可又不好直说,只好硬着头皮带着吴暖暖沿着马路又往前走了一段儿。

        走了大约二十分钟,刘浪远远就看到前面有一家医院。

        医院并不大,应该是家私立医院,可门口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甚至还有几个乞丐端着破碗在乞讨。

        医院门口经常会有这样的情形,那些人不管是真可怜还是假可怜,往往会利用人们的同情心弄点儿钱花花。

        开始时刘浪并没有在意,在从医院门口走过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熟悉的吆喝。

        “灵异网站招纳新人素材,如果能够提供可靠灵异事件的人,我送上一道护身符,保佑你不受阴邪鬼物侵蚀。”

        刘浪一转头,本来舒缓的眉头不禁慢慢皱了起来。

        “这小子,不好好上学,怎么跑到这里招摇撞骗来了?难道又回到之前那副纨绔子弟的德性了?”

        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何诗雅的弟弟何尚。

        上次刘浪将闫朝留下的那本符咒书给了何尚之后,已经好长时间没见过他了,没想到今天竟然会在医院门口看到他。

        何尚在医院门口摆了一个小桌子,桌子前面拉着一张大海报。

        海报是一个上吊的女人。女人吐着猩红的舌头,看起来异常恐怖,一边写着两个大字:诡店。

        小桌子上摆着一沓黄符纸,还有毛笔和朱砂,那模样,倒更像是坑蒙拐骗的道具。

        过往的路人几乎都没有理睬的,偶尔会有一两个好奇者凑上前揪揪,结果只看了两眼就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

        刘浪气不打一处来,本来指望着何尚性情变了,给他一本符咒书,在家里勤加练习,以后真能干点有用的东西。

        可是,刘浪根本没想到,他竟然借助护身符在这里摆摊。

        刘浪皱着眉头,跟吴暖暖说了一句:“吴警官,您先稍等一下,我遇到个朋友,过去看看。”

        说完,刘浪转身朝着何尚的摊位走了过去。

        吴暖暖看了刘浪一眼,没有吭声,也跟着走了过去。

        “喂,你这护身符怎么卖得啊?”

        刘浪刚走到何尚的摊位面前,故意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何尚正低着头一笔一画的在画一张护身符,听到有人搭腔,连忙放下手中的毛笔,说着:“我这护身符不要钱,只需要……”

        边说着,何尚缓缓抬起头来,面上挂着微笑,可一看到来人,那笑容立刻凝固在了脸上,后面的话生生咽了回去。

        “姐、姐夫?”

        刘浪冷哼一声,也没吭声,一把抓起一张画好的护身符,低头一看,脸色不禁更加难看了。

        “何尚,你可真行啊?这种护身符有个屁用,你竟然敢拿出来?你可真够胆大的!”

        刘浪一眼就看出了那张护身符根本没有效果,虽然画的有模有样,但其中几笔稍微有点偏差,根本起不了作用。

        刘浪将那张护身符朝桌子上一甩,正想发作,却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喧嚣声。

        “快点快点,就是那个人,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刘浪回头一看,却见三四个大汉正气势汹汹的朝着这边跑了过来。

        何尚吓得脸色刷的一下白了,将桌子一掀,拽住刘浪就要跑,还大声叫道:“姐夫,快跑,快跑啊。”

        何尚还没来得及跑,那几个大汉已冲了过来,将刘浪跟何尚二人团团围住。

        其中一个大汉满脸的横肉,光头,脑袋跟一百瓦的灯泡一般锃光瓦亮,上前一把揪住何尚的衣领,大怒道:“好你个臭小子,什么狗屁护身符!你不是说可以护身嘛,娘的,你看看,我这脸磕的。”

        大汉一指自己的下巴,那里贴着一块创可贴,根本看不清里面是真伤还是假伤了。

        另外有一个相对瘦小的男人,也指着何尚骂道:“就是,你看我哥,走路都磕着下巴了,竟然还说是护身符,快点,赔钱。”

        刘浪一看,明白了,这几个人是来找茬的。

        如果真是因为护身符的原因出了问题,刘浪可能还会赔礼道歉,大不了给人家重新画一张,可他娘的这几个人明显是想讹钱的。

        姥姥的,这要是没碰上还好,今天被自己碰上了,那算你倒霉了。

        何尚此时早就吓坏了,似乎认识这几个人,求饶般的看了刘浪一眼,朝着大汉作揖道:“光头哥,我、我的护身符是驱鬼的,不能防别的啊,光头哥,我、我……”

        “我什么我!”

        光头两眼一瞪,抡起拳头就要去打何尚。

        刘浪眼疾手快,嘴角一勾,猛然间出手,一把抓住了光头的拳头,笑呵呵的问道:“怎么?这怎么还没说两句,就要动手打人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