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五百一十章 第一次来
  • 第五百一十章 第一次来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在刘浪的印象中,陆小倩相对于吴暖暖要保守一些。

        虽然两人都称得上是大美女,可在吴暖暖的心里,似乎根本没有性别之分,有的只是兄弟情谊。

        但这个陆小倩却截然不同,在刘浪看来,当时陆小倩能够不被电台的台长屈广财拿下,足以见得其泼辣的一面。

        只是从另一方面来说,刘浪也隐隐感觉,可能吴暖暖跟陆小倩还不只是姐妹那么简单。

        陆小倩开了门,自顾自的走进了屋里,也没多说话,却是给门留了一道缝。

        刘浪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那个……吴警官真的好了?”

        刘浪突然不知该跟陆小倩说什么,唯一的话题恐怕也只有吴暖暖了。

        陆小倩也不理会刘浪,直接进了洗手间,将洗手间的门一关,里面很快传来了哗啦哗啦的流水声。

        被凉在客厅的刘浪,张了张嘴,只好把后面的话又咽了回去,嘀咕道:“哼,有什么了不起的,要不是因为吴警官,我才懒得跟你低声下气的呢。”

        说着,刘浪开始打量起了这套房子。

        虽然这套房子从外面看起来非常的老,可里面的装修倒是相当清新。

        这是刘浪第一次来吴暖暖的家里,心中竟然还有点小小的紧张。

        房子看起来差不多有**十平米,装修虽然也有些时间了,但都相当的结实。因为房子保持的比较干净,看起来还算是蛮舒服的。

        客厅很大,在中央的位置摆了一个软式大沙发,家具全部是女孩住的那种小清新风格。

        在客厅的两侧有两扇门,那两扇门南北开。

        朝南一间是卧室,卧室的门并没有关,刘浪站在客厅也能看到里面的情景,吴暖暖的确不在里面。

        朝北的一间像是杂物间,靠墙的位置有一张供桌,供桌前上放着香炉和牌位,牌位的旁边摆着一张黑白照片。

        因为距离有点远,刘浪看不清照片中人的模样。

        客厅里的墙上挂着两张大照片,其中一张是吴暖暖穿着警服,持枪摆着POSS,英姿飒爽的艺术照。

        另一张,竟然是吴暖暖跟陆小倩的合影。

        合影上俩人都穿着白色的婚纱照,两人两只手并在一起成心形,另外两只手牵在一起,脸上都挂着极为甜蜜的笑容。

        刘浪开始时没有注意到这张照片,此时一看,足足愣了十几秒。

        这、这吴警官竟然还搞这一出?

        穿着婚纱的吴暖暖化着淡淡的装,玲珑的身姿凸现无疑,脸上的刚毅掩饰不住那傲人的身材。

        陆小倩同样也非常漂亮,但跟吴暖暖一比,却显得暗淡了几分。

        只是这俩人穿着婚纱照如此亲密的样子,总让刘浪感觉自己跟吃了苍蝇一般,有点膈应。

        左右将屋子看了个遍,的确没有吴暖暖的影子,而厕所的哗哗声也慢慢停了下来。

        “嘎吱。”

        正当刘浪想进朝北的房间看看那张遗像的时候,厕所的门打开了。

        陆小倩湿着头发,身上穿着宽松的睡衣走了出来。

        刘浪一看,顿时感觉喉头发涩,咕咚咽了一口唾沫。

        不同的女人可分为三六九等,可同一个女人,穿不同的衣服,也同样分为三六九等。

        本来刘浪给陆小倩分的等级要比吴暖暖少些,可此时一看,娘的,竟然平级了。

        刘浪怔怔的盯着陆小倩,竟然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了。

        陆小倩自顾自的摆弄着头发,径直走到客厅中央的软式沙发上,一屁股坐了下去,抬手按了一下遥控器,将电视打开。

        “怎么?你难道就想一直站着等暖暖?”

        陆小倩脑袋没动,声音中却带着几分挑衅。

        刘浪一愣,连忙将头扭向一边,不自觉的哆嗦道:“吴、吴警官去哪儿了?她,她什么时候回来?”

        “呵呵,你好奇怪啊,我又不是她,我怎么知道啊。”

        陆小倩轻蔑的一笑,讥讽道:“你如果想等,就找个凳子坐着等。如果不想等,完全可以离开,没人要求你在这里等下去。”

        陆小倩说话的过程中一直没有抬头看刘浪。

        刘浪开始时还有些怀疑吴暖暖是否真的好了,可来到房间里看到了照片,又看到了陆小倩那副德性,竟然莫名有些兴奋。

        “吴暖暖难道真的好了?可是,她人去儿了啊?”

        这么想着,刘浪又拿起手机给吴暖暖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依旧是关机的状态。

        陆小倩见刘浪拿起手机,白了他一眼,冷声道:“没用的,我都打不通,你去哪儿打去啊。”

        “啊?你什么意思?你是说,吴警官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了?”

        “呵呵。”

        陆小倩淡淡的一笑,沉默不语。

        话不投机半句多,刘浪现在是彻底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冷哼一声,转身就要往外走。

        可是,当刘浪的目光瞟向朝北的房间时,再次看到了牌位上供奉的照片。

        虽然隔得有些距离,不知为何,刘浪这次看到照片上模糊的影子,隐隐感觉似乎还有点熟悉。

        刘浪的好奇心大起,跟陆小倩也没有抹不开的面子,将脚又挪了回来,直接进了朝北的那间房子。

        陆小倩不管不问,似乎这里根本不是她家一般。

        刘浪走进去之后,直接来到供桌前面。

        供桌前面的香灰已经燃尽,看样子已经好几天没人点了。牌位是木刻而成,上面写着一行字:吴氏先祖之位。

        牌位没有署上具体的名字。

        牌位旁边的照片是张黑白照片,上面是一个二十出头、不到三十的帅小伙儿。

        小伙儿一脸的微笑,目视着前方,看起来十分精神。

        刘浪看着照片发愣,总感觉这个人认识,可绞尽脑汁就是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奇怪,这个人应该是吴暖暖的长辈,我怎么可能认识呢?”

        刘浪自嘲了一番,再也看不出个名堂,见等下去也不是办法,转身又出了房间。

        可是,等刘浪抬头往沙发上看时,却猛然间发现,陆小倩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

        电视依旧开着,而遥控器也躺在沙发上。

        “这个女人,搞得鬼鬼祟祟的,不可理喻。”

        刘浪不满的嘟囔了一句,转身就要离开这套房子。

        刘浪走到门口,一开门,竟然被锁死了。

        怎么回事?我刚才明明没有将门锁上啊。

        刘浪心里咯噔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