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五百零一章 无奇不有
  • 第五百零一章 无奇不有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吴半仙虽然疯了,可说的话却像是预言家一般,句句应验,这让刘浪百思不得其解。

        可此时显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刘浪眼见那些阴兵踩着树叶,刷刷刷的往外走去,不禁好奇心大起。

        阴兵似乎根本没有发现刘浪,也没有朝村子里走的意思。

        刘浪明明知道自己不是阴兵的对手,心情也紧张无比,见那些阴兵越走越远,鬼使神差的从大板石上走了下来,将无邪鞭往腰间一放,捏手捏脚的跟了上去。

        刘浪见那些阴兵都踩着树叶,像是漂浮在树叶上一般,见他们走得远了些,也学着他们的样子,踩在树叶之上。

        这一踩,刘浪忽然间感觉自己的脚下像是踩在棉花上一般,有种软绵绵的感觉。

        刘浪心下一惊,连忙急跑了两步,跟着那些阴兵的后面追了过去,想看看他们到底要去哪儿里。

        这些树叶蜿蜒向前,似乎不下几里的路程。

        刘浪深一脚浅一脚的远远跟着,差不多十几分钟后,忽然间发现树叶没了。

        与此同时,那些阴兵竟然也像是凭空消失一般,不见了踪迹。

        “嗯?去哪儿了?”

        刘浪狐疑,正发愣间,忽然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什么人重重的拍了一下。

        刘浪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双眼立刻瞪得滚圆。

        在刘浪的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瘦小的老头。

        老头精神矍铄,双目放着精光,面色惨白,穿着阴兵的服饰,正直勾勾的盯着刘浪。

        刘浪一看,连忙后退了两步,惊恐不已。

        “你、你是何人?”

        说着,刘浪就要伸手去拿无邪鞭。

        可是,刘浪还未动手,忽然间感觉手上一麻,却是完全动弹不得。

        “你、你想干什么?”

        刘浪低头一看,根本没见眼前这个阴兵有何动作,本来捆在阴兵身上的锁链不知何时已将刘浪的右手锁住。

        刘浪大惊,挣扎着想要反抗。

        阴兵将手一抖,那条铁链像是有灵性一般,一下子将刘浪缠得死死的。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无缘无故锁我?”

        刘浪根本不敌对方一合之众,惊慌失措的大叫着。

        哪儿知眼前这个阴兵并没有要带走刘浪的意思,听到刘浪喊叫,脸上立刻浮现出一丝紧张之色,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鬼鬼祟祟的说道:“小声点,别让它们听见了。”

        刘浪一愣,怔怔的盯着阴兵。

        阴兵见刘浪不再挣扎,嘴角轻轻一动,脸上的胡须也跟着抖动了两下。

        “后辈,你腰间的火麒麟只有跟你的身体相接触,才不会被别人察觉,你最好不要动它。“

        “什、什么?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你怎么知道我要拿火麒麟的?”

        刘浪此时惊骇无比,愈发觉得这个阴兵有些奇怪。

        阴兵似乎并不想将刘浪抓走,倒像是有话要对刘浪说。

        其余的阴兵已完全不见了踪影,这个阴兵却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似乎有点不太正常啊。

        想到这里,刘浪努力定了定心神,不自觉的仔细打量了眼前这个阴兵两眼。

        阴兵身材有些瘦小,下颚上长着黑白相间的山羊胡须,打眼一看,竟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不对不对,怎么会这么熟悉呢?我们家里好像有一副画像,跟这只阴兵非常像啊?

        刘浪越看越感觉不对劲,猛然间想起了自己刘家供奉的牌位。

        牌位供奉的是刘浪的太爷爷跟爷爷,那时也没有照片,只有两个老人的画像。

        刘浪以前在家的时候,几乎每天就会去上三柱香。

        后来刘浪上学了,这供奉的事情也就用不着了,只是刘浪偶尔回家的时候,会给自己的太爷爷跟爷爷上上香而已。

        刘浪看到阴兵的模样,猛然间想起了太爷爷的画像。像,简直太像了。

        阴兵两只眼珠四下打量着,似乎在确认什么。

        过了一会儿,阴兵忽然间将手一甩,那些铁链哗哗作响,眨眼间从刘浪的身上解开,神游般缠回了阴兵的身上。

        刘浪此时哪里还敢反抗,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究竟……”

        “你是刘家后人?”

        阴兵还没等刘浪说完,直接插话问道。

        刘浪本来已有所怀疑,一听这句话,顿时吃惊的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的盯着阴兵,颤声低叫道:“你、你不会真是太、太爷爷……”

        阴兵本来紧绷的脸神色一缓,露出一丝难得的慈祥的微笑。

        那模样,完全不像是一只让人闻风丧胆的阴兵,倒像是和蔼的老爷爷一般。

        阴兵缓缓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果然,不争跟我说刘家出了一个后辈,竟然是真的。”

        不争,正是刘浪爷爷的名字,刘不争。

        刘浪听到这话,顿时悲喜交加,心中的复杂难以形容,泪水疯狂的涌了出来,一把抓住阴兵,声音瑟瑟发抖:“太、太爷爷?你、你真是太爷爷?”

        刘浪的太爷爷名叫刘方,原本是名游方的道士,因与妖狐相恋死于非命,死后魂魄归于阴曹,竟然成了一名阴兵。

        天下之事无奇不有,刘浪的震惊与悲喜混杂在一起,全部梗在喉头,说不出半句话来。

        刘方点了点头,也是眼含泪珠,老脸上也滚出了两行泪来。

        “没想到,我刘家后辈竟然真的还有如此人物,只是……”

        刘方正想跟自己这个重孙子好好聊聊,忽然间脸色一变,一把抓住刘浪的肩膀,一脸严肃的说道:“小子,我这次好不容易过趟界,时间并不多,没想到竟然碰到了你,也算是天不亡我刘家。你记住,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能解开自己的身份,切记切记。”

        说完,还没等刘浪再问,刘方忽然间用力推了一把,大叫道:“小子,无论如何,都不要跟阴司的人有任何瓜葛,一定要记住。”

        刘浪被刘方推了一把,身体一个趔趄,脚下一滑,直接摔离了那些树叶。

        “太爷爷,你、你说什么啊?我有什么身份?为什么不能跟阴司的人有瓜葛?”

        话音还未落,刘浪忽然感觉有人重重拍了自己一下。

        刘浪猛然间打了一个激灵,抬头一看,不禁吃了一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