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九十八章 四柱全阴
  • 第四百九十八章 四柱全阴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按说七岁以下的小孩阴眼尚未关闭,能看到一些奇怪的现象倒也不奇怪。

        可是,小志刚跟其他小孩在一起的时候,别人看不见的东西,他偏偏也能看得见。

        这让人很奇怪。

        刘浪在《道》书中见过类似的介绍,有些小孩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阴眼无法闭塞,甚至两只眼会存在一阴一阳的现象。

        这种小孩大都出生在阴年阴月阴日阴时,而出生之后正好受到阴气的侵蚀,导致其能看到一些其它人根本看不到的东西。

        阴年阴月阴日阴时是根据天干地支的四柱字来定的,虽然这些东西属于卜算的范畴,但对于道术小有所成的刘浪来说,却也知晓一二。

        想到这里,刘浪连忙问道:“村长,那小志刚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生日?”

        村长一脸的茫然,显然也不太清楚,朝着老头比划了两下。

        老头也跟着比划了比划,然后唔哩哇啦的说了一通。

        刘浪听不明白,可是,刘浪却看到村长脸上出现了恍然之色。

        村长听完之后,眉头不由得紧紧皱了起来,将小志刚的生日跟刘浪说了。

        刘浪一听,立刻拿起一根木条,在地上画了画,大体一算,正是字全阴之数。

        年、月、日、时共有四个,古时阴阳家称其为四柱,而每柱二字,故有字之说。

        按照这种方法来说,其实很多人都是阴年、阴月、阴日而生,就像之前韩晓琪附体过的荷花。

        这种属于三柱阴命,但如果再加上阴时,就是罕见命理,字全阴。

        一算出志刚正是字全阴之数,刘浪脸皮不禁跳动了两下。

        既然这样,那志刚看到的一切,应该都是真的。

        这种字全阴的命格,不但容易看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而且还极其容易被阴物附体。

        如果有一些鬼魂发现了志刚的字全阴之数,恐怕少不了一番贪婪。

        村长跟志刚的爷爷看着刘浪一直在地上画来画去,低头不语,不禁有些疑惑。

        村长问道:“兄弟,志刚的生日有问题吗?”

        刘浪抬起头来,忽然间感觉喉头有些发紧,轻咳了两声,才缓声说道:“村长,说句不该说的话,志刚的命里属阴,恐怕看到的都是真的。”

        村长一听,顿时大惊失色,啊的低叫一声,一把抓住刘浪的胳膊,颤声叫道:“兄弟,那昨天晚上难道真有什么鬼东西从村头那棵树里面跑出来吗?那、那会不会是什么鬼,又要害我们村子里的人啊?”

        村长早就被吓怕了,一听到刘浪肯定了志刚的所见所闻,脸刷的一下就白了。

        刘浪心中也纠结无比,想了一会儿轻轻叹了口气,说道:“这样吧,我今晚在这里住一晚,太阳落山之后,你们都不要再出门了。还有,将志刚叫过来。”

        村长一听,连忙答应着,站起身小跑着往村外跑去,边跑边喊着:“志刚,小志刚,快点回来。”

        一直跟在刘浪身边没有吭声的排骨听得也是一愣一愣的,见村长跑远了,还是忍不住好奇的问道:“浪人刘,那小孩看到的真是鬼啊?”

        刘浪点头道:“嗯,**不离十。”

        “啊?那、那你打算怎么办?”

        刘浪脸上也有些无奈,摇了摇头道:“我还能怎么办?既然碰上了,而且我也非常喜欢这个志刚,总不能让他们出意外吧。”

        “你想抓鬼?”

        “当然不是,我得先看看那是什么鬼东西再说,但志刚的阴眼我得给他关上,否则,对他极为不利。”

        正说着,村长已拽着志刚跑了回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将志刚往刘浪面前一送,呼吸急促的说道:“兄弟,有、有什么吩咐,你、你尽管跟我说啊,我能帮的,一定会帮你的。”

        刘浪摆了摆手:“不用,你只要跟村子里的人说好,太阳落山后千万不能再出来了。如果不听的话,出任何差错,我可帮不了你们了。”

        “好好好,我现在就去通知。”

        村长连连点头,跟志刚的爷爷又比划了一番,回身朝村子里跑了去,挨家挨户通知去了。

        志刚的爷爷似乎对刘浪极为放心,朝着志刚阿唔了两句,也转身进了村子。

        看着志刚的爷爷驼着背,须发半白,愈加苍老的模样,刘浪心头一酸,莫名想起了马有德。

        哎,马有德算得上是自己的授业恩师了,但最终却死于非命。

        而且那个变成飞僵的马家老族,竟然说是自己的族人将自己害死了,真是稀奇。

        也不知道赵二胆将千叶送到石窟村后,又怎么样了。

        刘浪手机早就没电了,想要跟那些人联系、问一下情况也不行,没有办法,只能等着回到燕京之后再做打算了。

        边想着,刘浪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贴身放着的巫牌。

        这段时间巫牌一直没有动静,不知是坏了,还是什么其它原因,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再绽开过牡丹花瓣了。

        志刚一直乖巧的站在刘浪身边,见刘浪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不禁撅着小嘴问道:“叔叔,你怎么了啊?有什么烦心事吗?”

        刘浪一听,立刻挤出一丝微笑,摇头道:“哪儿有啊,志刚,有什么安静又人少的地方吗?带叔叔去一下,叔叔帮你检查检查身体。”

        志刚一听,顿时一脸的疑惑:“咋了叔叔,我身体有问题吗?”

        “啊……问题?没有没有,当然没有了。”

        刘浪瞬间不知该怎么回答了。

        这种事情怎么能对一个七岁的小孩说实话呢。

        刘浪张了张嘴,一时竟然不知如何是好了。

        一旁的排骨嘿嘿一笑,上前排了排志刚的肩膀,轻声说道:“小朋友,叔叔上次不是帮你们抓过鬼嘛,他是想看看你有没有那种潜质,也能帮人抓鬼呢。”

        “啊?我也可以抓鬼?好啊好啊!叔叔,快走,我带你去个地方,你快帮我检查身体。”

        志刚连连拍着手,高兴的又蹦又跳,拉起刘浪就朝村子里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