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九十六章 再回阴伏村
  • 第四百九十六章 再回阴伏村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不知不觉中将活人的魂魄拘出来,然后操控着没有魂魄的**,这是什么概念?

        刘浪知道后,心中惊骇不已。

        这种修为,在刘浪认识的人中,恐怕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达到。

        如果可能,恐怕要与传说中的黑白无常差不多了。

        “那个黑衣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刘浪追问道。

        唐落珠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当我发现自己突然间死了之后,本来还有些难以相信,可是,那个黑衣人却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那个黑衣人说,天下之大,我韩某人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不用原因。”

        “啊?什么?那人用活人的**滋养一棵血树,只是为了自己的一时好恶?”

        唐落珠被那个黑衣人用**滋养了一棵血树,在真正意义上来说,唐落珠根本不是鬼,而是一种类似树精般的东西。

        自从知道有妖精存在后,那树精倒也不足为奇。只是唐落珠这棵树精,却是人为炼制而成。

        从血树下面挖出来的骸骨慢慢变成了灰烬,而唐落珠脸上的泪痕也渐渐风干。

        刘浪拿出一个矿泉水瓶子,将那些骨灰装起来,让老鼠精带着。

        唐落珠看着自己的骸骨烧尽,似乎得到了解脱一般,朝着刘浪欠身作揖道:“先生,我们唐家在燕京周边的一座小城,虽然算不上大富大贵,但也颇有一些势力,等您把我的骨灰送回去之后,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我的家人,我自当以身相报。”

        “以身相报?”

        刘浪微微一笑,没有作声。

        刘浪知道这棵血树是唐落珠的精魂所在,唐落珠的能力也源自这棵血树。

        血树一倒,骸骨烧成灰,唐落珠恐怕连只普通的鬼都算不上了。

        一只普通的鬼物,能有什么可报答自己的?

        刘浪不已为以。

        唐落珠被困在这里,一直没有机会离开,此番最大的心愿,就是想让刘浪把自己的骨灰带回家。

        过了这么多年,唐落珠对黑衣人的愤恨也已慢慢减轻,对于报仇也成了一份奢望。

        刘浪知道唐落珠凄苦,对于这种顺手之事,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不知为何,听到唐落珠的讲述,刘浪隐隐感觉她口中的黑衣人,似乎跟韩晓琪也有一定的关系。

        “黑衣人自称韩某人,为什么也姓韩?”

        回想起曾经碰到的那些黑衣影无垢,刘浪心里跟一团乱麻一般:难道,真的有关系吗?

        刘浪不知道,吩咐老鼠精将唐落珠的骨灰收好后,用一道锁鬼符将唐落珠收了起来,随身放好。

        刘浪等人刚刚离开没有多久,桥头上忽然间刮起了一阵黑风,黑风渐消之时,慢慢显出一个人形。

        那个人形被宽大的黑衣包裹着,看不清模样。

        “哼哼,没想到,我韩某人孤寂了这么久,终于碰到了一个值得尊重的对手。哈哈,看来,我可以好好玩玩了,哈哈,哈哈……”

        空荡寂寥,声音回旋。

        刘浪走后,塔山村再次恢复了宁静,所有人都像是从噩梦中醒过来一般,用了好长时间才慢慢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眼镜再也没有离开塔山村,每隔几天就会去蛇窝里看看望韩美丽。

        让刘浪没想到的是,久而久之,那个藏在韩美丽体内的蛇妖,因为吞噬了一部分韩美丽留在身体内的残识,又加上被眼镜的真情所感,竟然对眼镜也动了一份感情。

        当然,这只是后话。

        再说刘浪等人离开塔山村后,一路往回走,用了半天时间再次找到了大路。

        排骨经历了这场变故之后,也变得沉默寡言,一路上少了欢声笑语,也不多说话,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老鼠精因为长相怪异,跟刘浪一起极为不便,虽然跟在刘浪身边,但大都藏匿于地下,隐遁而行。

        在塔山村待了几天,本来倒塌的路段也已经修好了,但刘浪还是绕道回了趟阴伏村。

        不知为何,他刘浪总感觉这个村子并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般简单。

        刘浪等人刚拐过小路,远远看到阴伏村外的水库里有几个孩童正在洗澡。

        走近后刘浪才发现,其中两个小孩自己也认识,一个是阴伏村的志刚,另一个就是鱼网村当时给自己带路的虎娃。

        志刚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刘浪几人,远远的大声叫着:“叔叔,叔叔。”

        边喊着,小志刚也扑腾着从水库里爬了出来。

        虎娃本来是个大男孩,可毕竟还有孩子的天性,转头看到刘浪之后,也从水库里爬了出来,跟志刚一起,跑到了刘浪身边。

        刘浪看着志刚,又朝虎娃点了点头,问道:“这个水库可以洗澡了?”

        志刚眨巴着大眼睛,一脸天真的说道:“叔叔,自从你上次走了之后,村子里的人将水库里的水抽干,又换了一遍,结果水就变得非常清澈了,而且还能养鱼呢。”

        “啊?还有这等事?”

        “是啊大师,更为奇怪的是,当时被吸进透明棺材里的三叔的尸体,竟然也在水库底呢。”

        “啊?”

        刘浪一愣,不禁吃惊的张大了嘴巴,转头看着虎娃问道:“虎娃,那你三叔的尸体腐烂了没有?”

        虎娃摇了摇头,脸上闪过一丝悲伤:“没有,还像死时那个模样,村子里的人怕再出意外,就将他火化葬起来了。”

        “哦,这样啊。”

        刘浪疑惑不已,心中暗想:看来这个水库下面应该有与黄河相通的暗道,自己从九龙棺中出来以后,虎娃三叔的尸体通过暗道被卷到了水库。

        天下之事本就是奇事的堆积,虎娃也是一个懂事的大男孩,跟刘浪随便聊了几句后,便跟刘浪告辞,说回去跟村里人说一下,好迎接一下刘浪大师。

        刘浪也没客气,轻轻点了点头,拉着志刚的手说道:“志刚,带我去见见你爷爷好吧?”

        志刚乖巧的说道:“好啊好啊,自从你走后,爷爷一直念叨着叔叔呢,说有话想跟你说。”

        刘浪微微一笑,不以为意,跟着志刚朝着阴伏村里走去。

        可是,等刘浪走到村口的大树前,无意中又瞟了一眼写着‘阴伏村’三个大字的村碑,忽然间感觉有点不太对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