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九十四章 流血的树
  • 第四百九十四章 流血的树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世间两全之法太难,但听完唐落珠的解释之后,刘浪却是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从蛇窝中出去之后,刘浪一直闷不吭声,看着眼镜跟排骨炽热的眼神,轻轻摇了摇头,也没有说话。

        眼镜死死地盯着刘浪的身后,只见女鬼唐落珠跟老鼠精走了出来,却并不见有人将韩美丽的身体弄出来,不禁急了,一把抓住刘浪,使劲摇晃着刘浪,焦急的叫道:“浪人刘,浪人刘,美丽、美丽她人呢?”

        刘浪木然的看了眼镜一眼,拍了拍眼镜的肩膀,叹了一口气,说道:“眼镜,美丽的身体没事,不过,她不能出来了,只能留在下面了。”

        “什么?浪人刘,你、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刘浪目光有些躲闪,不敢去看眼镜,心中挣扎无比,但还是决定向眼镜撒一个善意的谎言。

        在蛇洞之中,唐落珠说的那个两全之法,并不能将蛇妖完全脱离韩美丽的身体,同样也不能将韩美丽救出来。

        唐落珠告诉刘浪,因为韩美丽身体的特殊性,一旦被妖精利用,就会完全融合在一起,根本无法分离,也没有三魂七魄之说。

        可是,如果想要韩美丽的身体依旧保持不腐烂,甚至遏制住其体内蛇妖的力量,必须将蛇妖的修为完全废掉。

        蛇妖的所有修为完全集中在蛇胆之中,只有将其蛇胆取出,蛇妖只会有意识存在于韩美丽的身体之中,而韩美丽的身体也不会受到影响。

        这样虽然对蛇妖不太公平,但妖蛇却依旧会以另一种形式活下去。

        但是,为了避免蛇妖逃走,刘浪特意在蛇洞中下了禁制,并严令蛇妖不得出蛇洞,否则一经发现,定斩不饶。

        蛇妖本来修为就不高,灵识也并不如老鼠精般强,见有命能活下来,哪里还敢违逆?

        蛇妖赌咒发誓,就算天塌下来都不会离开这个蛇窝。

        刘浪取出蛇妖的蛇胆之后,直接交给了老鼠精。

        老鼠精没想到自己这个师父这么大方,哆哆嗦嗦的将蛇胆捧在手心,完全不敢相信。

        一只修行了百年的蛇妖的蛇胆,对其它妖精的意义可是非同寻常的。

        刘浪已决心收下老鼠精这个徒弟,自然不会小气。

        老鼠精眼神中闪过无尽的贪婪,使劲咽了一口唾沫,见刘浪满不在乎的表情,也不再迟疑,一口将蛇胆吞了下去。

        在吞下蛇胆的同时,老鼠精更是下定了决心:这辈子,要跟着刘浪鞍前马后。

        刘浪严令蛇妖,只能躲在蛇洞里面,不但不得外出,而且一旦发现眼镜前来,必须装死。

        刘浪给眼镜也撒了这么一个谎。

        刘浪告诉眼镜,因为韩美丽的身体发生了异变,必须要藏匿在蛇洞这种阴寒的地方,如果眼镜想见韩美丽,就进蛇洞去看。

        眼镜听完刘浪这话,愣愣的怔了一会儿,似乎还有点不太相信。

        “浪人刘,美丽真的没事?”

        “嗨,能有什么事,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刘浪摆了摆手,抬脚往乱坟冢下走去。

        在蛇妖和唐落珠的解释下,刘浪对事情的来龙去脉也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蛇妖早就潜伏在了塔山村,一直跟马家老祖有勾结,而且不惜以自己七彩蛇的蛇子蛇孙为交换,跟马家老祖换取飞僵血,让自己修炼。

        其实在刘浪心中,这种蛇妖本就死不足惜,可真要把蛇妖杀死了,韩美丽的身体也就会变成一具普通的尸体,再也没有了保持不腐的能力。

        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或者说,刘浪根本没得选择。

        刘浪不想在塔山村多待一分钟,见事情已经解决,也不跟眼镜客气,匆匆的离开了塔山村。

        眼镜因为眷恋韩美丽,已经心灰意冷,决定不再回学校了,而是留下来做支教老师,说要一直等着韩美丽回来。

        刘浪跟排骨劝了两句,可眼镜坚持。

        刘浪二人没有办法,只得摇了摇头,告诉眼镜要保持联系,有空去燕京市找他们玩。

        再次走到桥头的时候,刘浪来到岸边的怪树旁,静静的发了一会儿呆,然后忽然间弯下腰,在大树的根部扒了起来。

        唐落珠两眼垂泪,怔怔的看着刘浪,再也忍不住痛哭了起来。

        “先生,无论我的仇能不能报,您的大恩大德,落珠这辈子已经无法报答了。”

        唐落珠边哭着,慢慢将手抬了起来,指着那棵怪树。

        怪树竟然发出嗡嗡的蜂鸣声,伸出了条条犹如蚯蚓般的藤蔓,铺天盖地的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树棚,将刘浪遮了起来。

        “先生,谢谢你!”

        “啪啪啪!”

        唐落珠话音刚落,那些藤蔓般的树藤纷纷抖动了起来,竟然从里面炸开,好似千女散花一般,道道鲜血喷涌而出,很快将怪树周围染成了一片血红。

        唐落珠不停的向刘浪道歉,说自己不应该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甚至告诉了刘浪一个惊人的消息。

        刘浪一直以为马家老祖只是跟黑巫教的玉面有勾结,可是,听完唐落珠的话后,刘浪心中却紧紧揪了起来。

        玉面只是一个小角色,而在玉面的背后,似乎还有一个更厉害的人物。

        那个人,正是害死唐落珠之人。

        唐落珠告诉刘浪,自己虽然不是死在马家老祖的手里,但的的确确是从燕京市下来支教的老师。

        只是这个支教的时间,要往前推二十余年。

        当时全国的大学生本来就不多,大学毕业在城里找份好工作也非常容易,哪里有人会想到来这种贫穷落后的地方支教。

        可是,唐落珠偏偏就是这么一个女孩,心怀热爱,带着满腔的热血,来到了眼镜所待在的村子,塔山村。

        让唐落珠没想到的是,在来到塔山村的第一天,也成为了她以人的实体活在这个世上的最后一天。

        唐落珠说,那棵怪树,在几十年前,不过是棵普通的树,可在碰到那个人之后,这棵树却变成了一棵血树。

        血树用唐落珠的**滋养培育,与唐落珠的身体慢慢融为了一体。

        可以说,唐落珠无法离开塔山村,正是因为这棵血树。

        唐落珠告诉刘浪,自己的身体被祭炼在树中之后,魂魄可以游离于外,但想要继续生存下去,必须要借助这棵血树。

        以树为血肉的唐落珠,在实际意义上来说,根本算不上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