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八十七章 缠绕的东西
  • 第四百八十七章 缠绕的东西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排骨面露狰狞,双眼通红,速度飞快。(閱讀最新章節首发щщщ.)

        刘浪还没有反应,突然间被排骨扑倒在地。

        刘浪大惊,投鼠忌器,一把抓住排骨的双肩,大叫道:“排骨,你他娘的疯了吗?放开、快点放开我!”

        排骨的力气巨大,刘浪想将排骨撑开,可用了两下力,竟然愣是没有将排骨推开。

        刘浪不敢动杀手,怕一不小心将排骨给弄死了。

        两人此时的姿势极为爱昧,排骨压在刘浪的身上,张开嘴就要咬刘浪的脖子。

        刘浪哪里啃让他咬,连忙腾出一只手,死死的抵住排骨的脑袋。

        排骨呜呜低吼着,像是完全失去了理性一般,那模样,赫然就是一只噬血的僵尸。

        一时间,二人陷入了僵局。

        一直站在一旁的老鼠精看了一会儿,不禁大急,一把抓出了放在腰间的化生骨,对着排骨的脑门大叫道:“师父,我、我将这家穷给宰了吧?”

        刘浪拧住排骨的脑袋,急促的喊道:“老花生,拉开,拉开就行。他娘的,这是我朋友,谁敢杀他!”

        老鼠精略一迟疑,摇了摇头,还是将化生骨收了起来,两只小爪上前一把抓住排骨的肩膀,老鼠脸一憋,吱吱低叫一声:“起来!”

        老鼠精毕竟已有了近百年的道行,虽然被飞僵伤了修为,可依旧有千钧之力。

        排骨的大部分注意力完全被刘浪吸引,此时被老鼠精用力一拉,身体猛然间跟扯了线的木偶一般,刺溜一下脱离了刘浪。

        老鼠精本就以为排骨难缠,也没想到竟然如此轻易就拉开了,两只小爪用力过度,直接将排骨拽飞而起。

        “扑通!”

        一阵水花溅落的声音,老鼠精拉着排骨直接砸到了桥下,坠入水中。

        “师父……”

        老鼠精大叫一声,紧接着,感觉自己的肩膀猛然间一阵疼痛,低头一看,却见排骨竟然不知何时一口咬了过来。

        这下老鼠精急了,反手攥起拳头,正要朝着排骨的眉心处击去。

        刘浪失了排骨的重压,一骨碌爬起来,连停都没停,直接飞奔到桥头,低头朝着水中看去。

        这一看,刘浪的心立刻凉了半截。

        刘浪见排骨此时正压在老鼠精的身上,张口正咬住老鼠精的肩膀。

        老鼠精疼的呲牙咧嘴,那只小拳头指着排骨的脑门,迟迟不敢击打下去。

        而排骨的手上,原本不大的尸斑像是一下子长大了很多一般,几乎将两只手背全部覆盖住,甚至出现了腐烂的迹象。

        刘浪急了,冲着老鼠精大叫道:“老花生,打!先把他打晕!”

        “砰!”

        一声闷响,刘浪的话音刚落,老鼠精的小拳头直接砸到了排骨的面门上,将排骨打了一个三荤八素。

        “呜呜……”

        排骨低叫了两声,身体一个趔趄,并没有晕倒,反而跟狗熊一般,两只手啪啪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朝着老鼠精再次扑了过去。

        刘浪一看,这样下去根本不是办法,连忙纵身一跳,翻桥入水。

        水桥下的死水只有不到半米,刘浪刚一入水,就感觉到里面传来一股阴冷的气息。

        这才刚刚入秋,气温并不算冷,可河水却带着刺骨的寒意。

        刘浪猛然间打了一个寒战,也没有多想,立刻从手中掏出了两张定身符,啪啪贴到排骨的前胸。

        “天灵灵,地灵灵,定身祖师来降临……急急如律令!”

        话音刚落,本来追打着老鼠精的排骨瞬间被定住了。

        刘浪也不迟疑,上前一把将排骨扛到了肩膀上,抬脚就要往外走。

        可是,还没走两步,刘浪忽然间感觉自己的脚下像是被什么东西缠住了一般,一个踉跄差点把自己绊倒。

        刘浪身体一晃,努力稳住身形,大叫道:“老花生,快,将他先弄到岸上。”

        说着,刘浪举起排骨就扔向老鼠精。

        刘浪跟老鼠精不过隔了两米远的距离,况且又扔的是个大活人,能不接住都难。

        可是,老鼠精刚伸出手来,从脚下立刻缠上了一道道犹如藤丝一般的东西,眨眼间将老鼠精的手脚绑了起来。

        老鼠精身体立刻不能动弹了。

        “扑通!”

        被定住的排骨一下子掉进了水里,只冒了两个气泡,身体竟然快速的没入了水中。

        刘浪一愣神,忽然间也感觉有什么东西慢慢从脚底下爬了上来。

        刘浪低头一看,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

        我艹,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恶心啊?

        只见那些缠在身上的东西,像是一条条被无限拉长的蚯蚓,不停的顺着刘浪腿上往上爬,一层一层,一圈一圈,越绕越紧。

        刘浪动了两下,发现缠绕的东西跟箍在自己身上一般,非常紧。

        “妈的,这河水里怎么会有这种怪东西?”

        刘浪一咬牙,将双脚用力往上一提,只听啪啦一声响,直接将那些缠绕的东西崩断了。

        下一刻,让刘浪更加作呕的是,那些东西一断开,里面竟然冒出了褐红色的液体,那种感觉,赫然就是鲜血。

        这、这他娘的是什么玩意?

        刘浪此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再次用力,将缠在自己身上的东西全部拽断,拍打下去,快速跑到排骨落水的地方,弯腰想将排骨捞出来。

        这条河虽然被称为河,但却是一河死水,平时也不不流动,日积月累之下,河水已变得极其浑浊,里面什么东西都看不到。

        刘浪刚才试了河水的深度,而且排骨就在自己两步之外,虽然没入了水中,但不至于消失不见。

        可是,待刘浪弯腰去捞排骨的时候,却是什么都没有捞到。

        “师父,救、救我……”

        老鼠精的声音响了起来,又瞬间被吞没。

        刘浪抬头一看,却见老鼠精被缠得跟粽子一样,身体根本动不了。

        “妈的,这是什么鬼东西!”

        刘浪心下发狠,抽出无邪鞭朝着缠在老鼠精外面的那些东西抽了过去。

        “啪啪啪”数声锐响,紧接着,捆绑的东西直接被无邪鞭抽断,红色液体喷涌而出,将老鼠精的身体染了个通透。

        老鼠精一得到释放,立刻将化生骨抓在了手里,疯狂的朝着河水砸了下去,边砸还边大叫着:“可恶,该死,竟然敢缠老子,姥姥的……”

        “嘶……”

        老鼠精还未发泄完,岸边炸空响起了一声尖锐的嘶鸣声。

        刘浪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顿时又是面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