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八十六章 排骨怎么了
  • 第四百八十六章 排骨怎么了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身体剧烈颤抖了两下,一试排骨的鼻息,还有气。(閱讀最新章節首发щщщ.)

        此时刘浪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直接把排骨靠在了桥头,自己盘膝坐在了排骨的对面。

        老鼠精也跟着跑了上来,一看到排骨的模样,顿时愣住了,尖声叫道:“师、师父,他、他怎么成这样了?”

        刘浪哪里会知道排骨为何成这模样了,正想问老鼠精,忽然听到老鼠精这般说,顿时愣住了,急问道:“什么,老花生,刚才你找到他的时候难道他不是这样的?”

        “不、不是啊,根本不是。”

        老鼠精似乎也感觉有些古怪,慌乱的摇着脑袋。

        刘浪一愣,立刻警惕的四处打量了一番。

        周围死一般的寂静,不知不觉中竟然已是黄昏时分。小桥下面的死水,激不起半点涟漪,而埋藏翠花骸骨的地方,却像是站了一个什么人。

        刘浪一惊,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使劲揉了揉眼睛,仔细再看时,哪里有什么人影?

        那棵树下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老鼠精看着刘浪偏头看着桥下的树,不禁有些疑惑:“师父,你看什么?”

        刘浪心里没底,似乎感觉有双眼睛在看着自己,可又不太确定。

        最近刘浪老是感觉自己的神经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就连无邪鞭扎进了身体里,像是做一个奇怪的梦一般,然后又莫名其妙的醒了过来。

        醒来之后的刘浪,浑身像是突然间亢奋了一般,有使不完的力气。

        尤其是无邪鞭,忽然间仿佛有了灵性一般,似乎对自己莫名还带着一丝畏惧感。

        刘浪想不明白,索性也不想去多想。

        可是,此时情景太过诡异,刘浪不得不警惕了起来。

        刘浪并没有直接查看排骨的情况,而是沉声问道:“老花生,你怎么发现排骨的,快点跟我说说。”

        老鼠精连忙道:“师父,当时我围着宅子转了一圈根本没有找到这位兄弟的影子,正当我想回去跟师父汇报的时候,突然发现他出现在了宅子的门口。”

        “当时他目光呆滞,行动有些古板,可身边并没有其它的人,我没有上前招呼,只是跟在他的身后,然后就见他一路走到了这里,站在桥头上发呆。”

        “然后呢?”

        “他发了足足五分钟呆,一动也没动,然后忽然间就扑通一声倒在地了上,我上前一看,发现他的样子像是中了尸毒,就赶紧跑回来告诉师父,结果,正碰上师父跟那只飞僵打斗,顺便就放了一把火。”

        刘浪凝眉不语,伸手将排骨头上的斗笠摘了下来,然后将其身上的蓑衣也褪了下来。

        排骨还有着微弱的呼吸,蓑衣之下穿着的衣服还是来时的那件衬衣,而之前混在那些鬼当中时穿的白衣却不见了。

        刘浪此时已基本明白,排骨定然是被马家老祖抓了去,然后不知使了什么**术,将其操控了。

        可是,据老鼠精所说,如果这一切都是马家老祖所为,却是一件极其恐怖的事情。

        当时马家老祖正在跟自己打斗,除非他有分身之术,否则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给排骨换上衣服?

        刘浪想到这里,猛然间打了一个激灵,不自觉的又往四周看了看。

        此时别说人了,就连人影都没有。

        “嗯?难道是我自己猜错了?这怎么可能?可是,如果除了马家老祖之外,没有第三个人的话,这一切根本就无法解释。”

        刘浪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隐隐有种极为不爽的感觉。

        这种感觉从韩晓琪被那个黑影抓走开始,就一直萦绕在自己的心头。

        此时看到排骨,这种感觉愈加强烈。

        妈的,该死,难道真有人有什么企图不成?

        可恶,连吴半仙都疯了,想要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都不容易。

        刘浪暗骂了一句,心中跟有千丝绕一般,难缠。

        排骨危在旦夕。

        刘浪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连忙涂上了两滴牛眼泪,对排骨的身体仔细查探了一番,见排骨的三魂七魄都在,不禁心下一缓。

        然后刘浪飞速的拿出一张护身符,贴到了排骨的眉心,护住排骨的心脉。

        “老花生,你过来。”

        老鼠精连忙上前,谦恭的问道:“师父,有什么吩咐?”

        “你说你感觉他中了尸毒?”

        “嗯。”老鼠精点头道。

        “为什么这般说?”

        老鼠精连忙上前,拿起排骨双手,说道:“师父,你看,他手心发黑,而且皮肤慢慢出现了类似尸斑的斑块,再加上他那惊恐的表情,我感觉很有可能是中了尸毒。”

        中了尸毒,无论是乱神术还是《道》书中都有方法,但刘浪现在最不怕的就是尸毒。

        自己体内有游尸血,而且还吸了马家老祖那只飞僵的血,除非出现传说中那种不化骨,否则大部分尸毒根本不足为惧。

        稍一思索,刘浪赶紧咬破自己的手指,将自己的鲜血滴到了排骨的嘴里。

        可是,滴进去了好几滴后,排骨依旧没有反应。

        “嗯?难道他根本不是中了尸毒?”

        刘浪有些好奇,目光不自觉的转移到了自己咬破的手指上。

        这一看,刘浪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

        我艹,我的血什么时候变成暗黑色了?怎么不是鲜红的了?

        刘浪大惊失色。

        鲜血当然是鲜红色的,除非凝固了一段时间,或者人死了一段时间后鲜血的颜色才会发生变化。

        可是,刘浪是正儿巴经的大活人,而且正值青春壮年,怎么会有暗黑色的鲜血?

        刘浪赶紧又用力挤了两滴。

        再滴出来的献血同样有些暗黑色,而且那血液中还隐隐透着一股淡淡的阴冷的气息。

        这种感觉非常奇怪,不像是带着体温,却像是马家老祖挖的那个地下室里的阴冷。

        刘浪赶紧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体温正常。又仔细检查了一番自己的身体,同样没有任何异常。

        奇怪?这是怎么回事啊?

        刘浪狐疑不禁不定。

        正在此时,排骨忽然间颤抖了两下,猛然间抬起头来,双眼通黑,面目狰狞,张手朝着刘浪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