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八十一章 血饲蛊蛇
  • 第四百八十一章 血饲蛊蛇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直愣愣的盯着马家老祖,眼睁睁看着他将蛇骨完全吃下之后,不禁呆住了。

        这只飞僵,他娘的不但睡死人,而且还喝血啃骨头,姥姥的,他、他究竟还有什么干不出来的?

        刘浪心中大骇的同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右手甩起无邪鞭,左手直接掏出两张定身符,朝着马家老祖就扔了过去。

        “天灵灵、地灵灵,定身祖师来降临……急急如律令!”

        两张定身符跟受了某种牵引一般,直接飞向马家老祖。

        可是,刘浪刚刚念完,马家老祖轻蔑的一声冷笑,两手一张,将定身符接了下来,反手一团,扔进血池之中。

        “嘎嘎,这种小儿科的符咒之术,竟然还用来对付我?”马家老祖根本不屑一顾。

        定身符一碰到血水,竟然立刻发出了咝咝的声响,几乎是眨眼间就融化殆尽。

        刘浪此时没有时间惊叹,眼见一招不成,立刻又掏出了两枚铜钱,嗖嗖两声朝着马家老祖扔了过去。

        马家老祖不闪不避。只听噗噗两声响,铜钱犹如两柄利剑一般,分别扎进了马家老祖的双肩之中。

        可是,出乎刘浪意料的是,人家根本没有反应,只像是蚊子咬了两口一般。

        马家老祖面露狰狞,冷冷的盯着刘浪,眼神中带着无尽的挑衅。

        “哼哼,可悲的凡人,你以为这些东西真能伤到我吗?好,我今天就陪你好好玩玩!”

        说着,马家老祖忽然间一挥手,口中嘀哩咕噜不知在念着些什么。

        刘浪满脸的狐疑,心中却惊惧不已。

        这只飞僵明显比之前厉害了很多,虽然还算不上游尸,可却不是普通的飞僵所能比的。

        刘浪不自觉想起在茅山后山山洞里看到的那只双目浑浊、犹如傻子一般的大块头游尸。

        游尸按说比飞僵还要高上一个等级,既然这只飞僵的灵识已跟正常人差不多了,可那只游尸为何像是没开灵识一般?

        刘浪百思难得其解。

        刘浪正发愣间,却见血池中的血水比刚才翻滚的更加厉害,像是煮沸了一般,咕嘟咕嘟往外冒着气泡。

        血池中每破开一个气泡,就会散发出一股腐臭的气味,过了没多会儿,整个地下室已经完全笼罩在腐臭之中。

        刘浪此时也顾不得去捂鼻子了。

        在他面前,出现了更加惊悚的一幕。

        只见那道血池里面,竟然正在慢慢往外爬着一条条的七彩大头蛇。

        那些蛇的蛇头有的跟碗口般大,有的跟拳头般大,大小虽然不一,但个个身体长得又短又粗,倒像是变异品种一般。

        刘浪瞪大了眼睛,看着足有十几条七彩大头蛇从血池中爬了出来,吐着猩红的蛇信,咝咝叫着,朝着刘浪围了过来。

        我艹,这是什么节奏,这家伙怎么养了这么多的七彩蛊蛇?

        刘浪脸色瞬间苍白。

        这种情景,要说不吓人那是不可能的。

        马家老祖得意的笑着:“嘎嘎,小子,上次你在石窟村将我打伤。这一次,我要喝你的血,吃你的肉,以解我的心头之恨!”

        “不过……”

        马家老祖嘴角轻轻一勾,竟然露出一丝阴险的笑意:“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何我一只活死人竟然能操控这些东西?”

        一看到这个笑容,刘浪的心立刻跟着提到嗓子眼了。

        妈的,这根本不是活死人,就这表情,说是活人都没人回会不信。

        这世界真是太诡异了。

        看这马家老祖的样子,似乎活了这么久,反而真跟重生了一般。

        刘浪努力定了定心神,双眼撇着那些七彩大头蛇,颤声问道:“你、你究竟是什么鬼东西,一只小小的飞僵,竟然也敢如此张狂?哼,恐怕,是你跟黑巫教的人做了某种不可告人的勾当吧?”

        “哈哈,哈哈,好小子,你果然是有备而来,竟然还知道黑巫教,嗯,不错不错。”

        马家老祖的紫发慢慢恢复了正常,玩味般背起手来,眯眼看着刘浪。

        “小子,我突然对你很感兴趣,看你的样子,似乎还知道一些事情,而且,你手中那条赶牛鞭,看起来威力还不小呢。”

        马家老祖歪着脑袋,打了一个响指,贪婪的盯着刘浪手中的无邪鞭。

        那些大头蛇,本来吐着蛇信,呲牙咧嘴,满目狰狞的盯着刘浪,似乎要将刘浪生吞活吃了一般,一听到马家老祖的响指,竟然纷纷停止了前进,将刘浪围在了中间。

        刘浪看着这些蛊蛇竟然真的听命于马家老祖,内心不觉又跟着沉重了几分。

        本来一只飞僵够对付的了,这下可好,又出来这么多蛊蛇。

        看这马家老祖控制那些蛊蛇的方法,显然是用了蛊术中极为厉害的血饲之法。

        刘浪通理了乱神术,对蛊术虽然说不上精通,但却也知之甚详。

        尤其是上次赵二胆说自己用鲜血饲养体内的鬼曼童之时,刘浪就知道,那就是一种类似黑巫术中的血饲之法。

        看着那些昂头吐信的蛊蛇,刘浪终于想明白了,那个血池就是用来专门培养蛊虫的。

        血饲之法必须要用自己的血来培养蛊虫,才能更好的控制。

        可是,一只飞僵怎么会想着炼制这么多蛊虫啊?而且,血池里的血肯定不会只是马家老祖自己的,那既然这样,他又怎么可能如此娴熟的控制住这么多的蛊蛇?

        刘浪怒视着马家老祖,此时知道硬碰硬自己并不一定有胜算,最好能拖到老鼠精来,帮自己一把。

        想到这里,刘浪直起腰,故做镇定的微微一笑,道:“哼,你既然知道自己早就是个死人了,那还掺和在活人的世界中干什么?而且还与黑巫教勾结,你难道不知道这样会有很多人因你而死吗?”

        “嘎嘎,小子,你是想跟我讲大道理?哼,自从我被族人害死的那一刻,我就跟姓马的没有关系了。自从我变成活死人的那一刻,我活着就是为了给自己报仇!”

        马家老祖眼中尽是恨意。

        刘浪一听,顿时吃惊的张大了嘴巴,暗暗惊道:咋滴,这马家老祖怎么还是被族人害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