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 血池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刚开始一直小心翼翼,本以为会有什么暗器机关,可没想到,这里面竟然有活物。

    刘浪身上立刻滚出了一般的冷汗,两只眼睛瞪得跟牛眼似的,死死的盯着自己扶墙的左手。

    只见左手处一个碗口大的脑袋,而脑袋的后面,是一条七彩蛇。

    蛇长得就跟蝌蚪一般,吐着猩红的蛇信,发出咝咝的声音,正从刘浪的手上往胳膊上爬。

    刘浪惊恐万分,一看那蛇的模样,已经吓得心肝乱颤,再仔细一看,顿时惊异不已,这他娘,这是只蛊虫。

    既然如此,马家老祖这只飞僵指定跟黑巫教有关系,已经不用怀疑了。

    这个世界上能炼制蛊虫的人并不多,而最大的来源就是黑巫术。

    刘浪学过乱神术,自然知道。

    只是,此时刘浪身上什么也没带,眼见那条七彩大头蛇从手上爬到了胳膊上,然后又往脖子上爬。

    正当刘浪想甩手逃窜时,七彩大头蛇忽然间像是一只离弦的箭一般,巨大的脑袋猛然间弹射而出,露出了两颗尖牙,朝着刘浪的脖子就咬了下去。

    刘浪神经紧绷,此时见七彩大头蛇竟然动真格的了,拿着无邪鞭的手也跟着快如闪电一般,嗖的一下飞了起来。

    说是迟那时快,就在七彩大头蛇马上就要咬到刘浪的脖子的时候,刘浪的无邪鞭啪的一声响,正好击到了蛇的脑门上。

    那头蛇瞬间像是被电晕了一般,竟然咝咝发出了一声尖叫,腰身一弓,直接弹跳而起。

    刘浪一愣,刚以为那条蛇要逃走的时候,七彩大头蛇忽然间一头撞到了墙上,浑身不停的抽搐着,不一会儿工夫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响。

    刘浪吃惊的睁大了眼睛,仔细盯着七彩大头蛇。

    七彩大头蛇的蛇皮快速的剥离脱落,一片一片,像是鳞甲一般。

    不到三分钟,整条蛇竟然变成了一条像是带着铁链的铜锤一般,尤其是那个大头的脑袋,赫然就是骷髅蛇头。

    刘浪看着这条死掉的蛇骨,不禁愣了半响。

    无邪鞭太猛了,竟然只是抽了一下,就把这种蛊蛇抽死了。

    刘浪心中狂喜,溺爱的看了一眼手中的无邪鞭,弯腰将蜕掉皮的蛇骨捡了起来,左右看了看,不禁暗暗琢磨了起来。

    老鼠精好像一直没有合适的武器,这条蛇骨看起来似乎还不错嘛,正好可以拿来给它当武器使使。

    这么想着,刘浪直接将蛇骨塞进了自己的外衣口袋里,然后转过身,朝着那扇半掩的门里看去。

    门只有一道缝隙,从刘浪的角度只能看到墙上挂着几盏灯,可并不能看到里面的真实情景。

    刘浪不敢大意,看了看自己的周围,见并没有其它的七彩大头蛇,便伸出手来,轻轻推开那扇门。

    “嘎吱……”

    门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动,朝着里面打开。

    顿时,一股冷飕飕、像是狂流般的腐臭气味,直接涌进了刘浪的鼻子里。

    下一刻,刘浪看到地下室的情景时,顿时胃中翻滚,差点没把隔夜饭吐出来了。

    地下室差不多有四五十平米,中央有一个比棺材稍微大点的水池。

    水池里面没有装水,却满是猩红的血水,整整装了半池子。

    血池里面的鲜血还在汩汩冒着热气,像是在加热一般。

    更让刘浪惊异不定的是,在血池上竟然还漂浮着一口棺材。

    棺材没有盖子,里面坐着一个人。

    那人一半身子没入棺材之中,另一半身子在棺材之上,正闭着眼睛,一动不动,赫然就是马家老祖。

    我艹,这、这家伙这是在干什么?

    看着那半池子的血水,刘浪只感觉自己的双腿都不住的打着哆嗦。

    如果这全是人血的话,数量肯定恐怖到了极点,可如果有一些动物的血的话,恐怕也少不了上百只才能装满。

    刘浪本以为这只飞僵只伤害塔山村的人和家畜,可此时看到这副情景,还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地方呢。

    该死的东西,简直就是找死。

    刘浪胸中的恶心很快就变成了愤怒。

    这么多死畜死人的血在这里,凝聚了多少怨毒之气,不阴森恐怖才怪呢,像翠花那种鬼物,哪里敢进这种地方。

    刘浪也不搭话,两眼跟冒火一般,甩出无邪鞭,朝着马家老祖就跑了过去。

    “狗东西,不管你活了多少年,今天,老子要将你挫骨扬灰。”

    刘浪边吼着,脚下生风,飞奔到了血池的旁边。

    哪知,还没等刘浪动手,马家老祖忽然间睁开眼睛,抬出两只手来,啪啪拍了拍棺材的两侧,身体瞬间腾飞而起,犹如武林高手一般。

    刘浪一看,顿时愣住了。

    这才半天不见,怎么这马家老祖被砍断的手又长了出来了呢?

    马家老祖被刘浪的无邪鞭伤的地方,不但全部又长了出来,而且跟原来一般无二。

    更让人恐怖的是,此时马家老祖给人的感觉比之前更加阴森,压迫感更强。

    只见马家老祖双眼赤红,甚至连头发都变成了紫色,两只手上的指甲仿佛尖刀一般,赫然就是金刚狼啊。

    “咝……”

    刘浪倒吸了一口凉气,看了看漂浮在血池之上的棺材,迟疑了片刻,脚下再次发力,朝着马家老祖就冲了过去。

    “哼哼,臭小子,你竟然敢找到这里,简直是找死!”

    马家老祖忽然间伸出胳膊,一挥手,那手上尖利的指甲带着丝丝冰寒的气息,朝着刘浪就扑了过去。

    刘浪大惊,连忙用无邪鞭迎击。

    “刺啦!”

    无邪鞭跟马家老祖的利指咣琅琅撞到了一起,竟然冒出了一道火光。

    可是,令刘浪大惊失色的是,马家老祖的指甲竟然没事,不像上次那般直接被无邪鞭折断了。

    我艹,家伙又厉害了?

    马家老祖嘴角勾起一丝阴险的笑意,猛然间一闪身,再次朝着刘浪的腹部抓取。

    刘浪大惊,慌忙闪避,可还是慢了半拍,被马家老祖的利指一下子划破了衣服。

    刚刚装进口袋里的七彩大头蛇骨,径直从口袋里飞了出来。

    马家老祖速度极快,一把抓住那条蛇骨,连想都没想,朝着嘴里面一塞。

    “嘎巴嘎巴!”

    刘浪急退了两步,只听到马家老祖嘴里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咀嚼声。

    这、这东西竟然直接把那条蛇骨给吃了?

    刘浪此时震惊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