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七十二章 韩式诅咒?
  • 第四百七十二章 韩式诅咒?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以前的时候刘浪根本不知道这护身符是什么原理,可经过不断的使用,刘浪慢慢知道,护身符其实就是为了稳固人体内的三魂七魄。

        刚才在眼镜掐韩美丽人中的时候,刘浪已经发现,韩美丽的三魂七魄尚未离体,可已经开始有往外飘散的迹象。

        如果再等个一时半刻,恐怕就会真正的离体了。

        此时的刘浪非常忐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护身符有没有作用。

        眼见护身符上的符文慢慢褪掉,刘浪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一般漫长。

        刘浪对韩美丽没有爱情,更多的是亲情,甚至友情,而因为韩晓琪的原因,这种亲情甚至友情也变得不太一样。

        眼镜的脸上早已是汗如雨下,直愣愣的盯着韩美丽,两只手不停的搓在一起,显然是紧张不已。

        眼镜带着韩美丽回家的这一个月,过的可谓是非人的生活。

        本来眼镜带着韩美丽,原以为能让自己的爷爷高兴一下,可刚回家的第二天,就被那个外乡人发现了。

        外乡人看中了韩美丽的美貌,非要逼迫眼镜将韩美丽杀掉,然后将韩美丽的尸体送到大宅子里去。

        可是,眼镜爷孙俩儿哪里会同意?

        当着那个外乡人的面,眼镜的爷爷活活撞死在了门楼上,鲜血迸溅,魂魄游离。

        外乡人不为所动,冷哼一声,说如果眼镜不动手,他就要亲自动手。

        外乡人走了之后,眼镜彻底傻眼了,没想到,刚刚回家,自己的爷爷就死在了自己面前。

        当时的眼镜悲痛无比,好不容易弄了口棺材,置办了一个简陋的灵堂,想给自己的爷爷送送终。

        可是,眼镜也知道,自己绝对不会将韩美丽杀死的。

        毕竟在花圈店待了一段时间,眼镜跟韩美丽也多少知道了一点儿避邪的方法。

        但两人并不知道有没有用,只得决定拼上一把。

        农村的灶台旁往往都贴着灶神的画像,而眼镜为了躲避那个外乡人,就藏身于灶台旁边。

        结果,让眼镜惊喜的是,等那个外乡人再来时,似乎真有点惧怕灶神似的,根本没往灶台旁边找。

        灶台毕竟太小,眼镜为了救韩美丽,忍痛将自己爷爷的尸体放在了床上,而将韩美丽藏在了棺材里。

        歪打正着,那个外乡人似乎对棺材也极为忌惮,竟然找寻了一圈之后,愣是没找到眼镜跟韩美丽二人。

        为了躲避外乡人,眼镜跟韩美丽就在这种情况下,整整躲了近一个月。

        在眼镜的心中,莫名有一种奇怪的念头:刘浪会来救自己的。

        韩美丽也同样有这种想法。

        虽然奇怪,但近一个月的时间,俩人就是凭借这份信念,吃糠咽菜,硬生生的支撑了下来。

        刘浪最终还是没让俩人失望。

        可是,真正等来刘浪的时候,眼镜悲痛的发现,竟然要将韩美丽活活憋死了。

        此时二人瞪大着眼睛,紧张的盯着韩美丽。

        符文慢慢消失,可是,韩美丽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刘浪本来抱着的希望也开始一点点溃散,心里跟犯了癔症一般,喃喃自语道:“美、美丽,难道……”

        正当二人陷入绝望的时候,韩美丽猛然间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身体不停的抖动了起来。

        刘浪跟眼镜大喜,同时扑了下去,一左一右将韩美丽扶了起来,惊喜不已。

        “美丽,你、你没事了啊?”

        韩美丽幽幽的睁开眼睛,本来涣散的眼神也慢慢再次凝聚。

        开始时韩美丽目光中尽是茫然,可过了一会儿,却慢慢滚出泪来,一头扎进了刘浪的怀里,痛哭不已。

        “刘、刘浪,你终于来了啊。”

        这一声,撕心裂肺。

        刘浪尴尬的笑了笑,轻轻拍了拍韩美丽的肩膀,将韩美丽挪到了眼镜的怀里,安慰道:“没事了,没事就好了。”

        不知不觉中,刘浪只感觉视线有些朦胧,用手抹了一把,竟然全是眼泪。

        刘浪轻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回身朝着屋外走去。

        走到屋外,刘浪一屁股坐到了门口的石墩上,莫名想起了韩晓琪。

        “晓琪,你没事吧?你到底在哪里啊?”

        将口袋里里外外翻了两遍,刘浪终于找出了一包已经放了很久的烟。

        点上烟,深吸一口,吐了一道烟圈,刘浪莫名感觉心中舒畅了很多。

        老鼠精慢慢走到刘浪的身边,也不说话,坐了下来,极为陶醉的吸着刘浪吐出的烟雾。

        刘浪看了老鼠精一眼,微微的一笑,将烟包里剩下的唯一一根烟拿了出来,亲自点上,递给了老鼠精。

        老鼠精一怔,似乎根本没想到刘浪会给自己烟,一脸的惊奇,颤巍巍的接过来之后,重重的吸了一口,脸上尽是满足。

        屋中,韩美丽跟眼镜抱在一起。

        “美丽,美丽,我对不住你,我差点害了你啊。”

        韩美丽一边抽泣着,一边嘤嘤的说道:“子墨,我、我对不起你,是我的错。”

        “不,美丽,怎么会是你的错呢?如果我不带你回来,你也根本不会受这么多苦。”

        “可是,如果我不回来,爷爷或许根本就不会死。”

        韩美丽的声音越来越低,犹如蚊子般哼哼道:“子墨,如果没有韩氏诅咒,也许,爷爷根本就不会死,我一直以为我找到了幸福,可是,我始终还是一个不祥的人……”

        刘浪猛然间打了一个寒战。

        韩美丽的声音虽然很细微,但却真真的传进了刘浪的耳朵里。

        刘浪正举着烟,猛然间身体像是被电了一下般,怔在原处,心中却是复杂无比。

        韩氏诅咒,难道真的跟这个有关系吗?难道真的是因为这个吗?

        刘浪使劲摇了摇头,深吸了一口烟,嗖的站起身来,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院墙外,声音犹如腊月寒冬一般冰冷:“老花生,告诉我,你去宅子里,到底发现了什么?”

        老花生正陶醉在香烟的滋润之中,猛然间听到刘浪这般说,疑惑的抬起头来,不自觉的感受到刘浪身上散发出一种无尽的压迫感。

        “师父?”

        不知为何,老花生忽然对自己这个还没正式拜入门的师父生了一种莫名的畏惧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