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六十六章 尸魂入棺
  • 第四百六十六章 尸魂入棺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看到棺材上贴的喜字,忽然间感觉事情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般简单。

        抬起头来,朝着那群鬼仔细一看,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

        刘浪似乎有点不相信的自己的眼睛,使劲闭上眼眨巴了两下,然后再次睁开去看。

        没错,怎么会是排骨呢?

        刘浪脑袋有点眩晕,赫然看到排骨就在其中。

        只见排骨此时一直手扶着棺材,嘴角挂着微笑,似乎非常的高兴。

        排骨的打扮也非常奇怪。

        在跟刘浪分开之前,排骨穿着一件格子上衣,下身休闲裤。可此时竟然了一身黑衣,在胸前还别着一朵花,花下面的白色纸条上写着两个字:新郎。

        刘浪蒙了,这下是彻底蒙了?

        难怪打排骨的电话都打不通呢,竟然在这里跟鬼结婚了啊。

        刘浪心里这个气啊,这帮鬼也太混账了,竟然敢玩自己的兄弟。

        排骨别看人瘦如柴,但身上阳气很重,当时被鬼~婴都没弄死,竟然在这里栽了跟头。

        可是,令刘浪奇怪的是,那些鬼似乎根本没有要害排骨的意思,只是为了给排骨结婚而已。

        奇怪?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猫腻不成?

        刘浪本来满腔的怒火,想将这些鬼全部收掉,然后个个用炼鬼术炼成傀儡。

        可转念一想,刘浪的好奇心也跟着起来了。

        妈的,我倒要看看,这帮家伙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刘浪往前急走了两步,很多就混在了这些鬼当中。

        这些鬼似乎根本没有留意到刘浪,竟然依旧吹吹打打的往前走。

        这次刘浪涂了牛眼泪,看得东西也清晰了很多。

        坟墓全部凌乱的建在荒野上,足有上百座,依着土破而建。

        坟墓排列的毫无规律,甚至有的连墓碑都没有,就像是随意堆积而成的一般,而坟墓之间乱石、杂草更是处处可见。

        那些鬼走在这些路上,倒是如履平地,根本不受影响,这下可苦了刘浪了。

        刘浪虽然道术修为越来越高,但深一脚浅一脚的,好几次差点没有绊倒。

        妈的,这帮家伙到底想干嘛?

        队伍一直朝着土坡往上走,翻过了土坡,竟然真的出现了一个村子。

        刘浪不禁大惑不解。

        这个村子的的确确是人住的村子,虽然看起来有点破烂,但的确是阳宅,不是阴宅。

        最为显眼的是,这个村子的村头有一座大宅。

        宅子看起来跟其余的房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像是最近几年才盖的,但风格却像是古代的那种高宅大院。

        队伍走到宅子面前,立刻停止了敲打,纷纷安安静静的绕过宅子,朝着村子后面走去。

        刘浪看着这些鬼的样子,似乎对这个宅子极为忌惮。

        刘浪越来越好奇,跟着那队鬼一直往村子后面走去。

        村子的房屋之间排列也不规则,但却是典型的北方农村的模样。

        那队鬼走到村子后半部分,纷纷停下了脚步,然后有两只鬼抬着棺材走到一户朝西的门楼面前。

        那道门楼也不高,宅院也有些破旧。

        两只穿着白衣的鬼将棺材放在了门口,轻声唤了两句:“该上路了。”

        这一声刚喊完,刘浪这才听见,在院子里面隐隐传来了低低的痛哭声。

        那些哭声非常的细微,像是很压抑一般,只是低声抽泣着,根本不敢哭出声来。

        “嗯?怎么回事?”

        刘浪正想走上前去看看,忽然间感觉自己的衣角被什么东西拉了一下,回头一看,却见一只穿白衣的女鬼正看着自己,低声说道:“恩公,不要过去。”

        刘浪脸色一变,上下打量了一下这只女鬼,确认自己并不认识,忙问道:“你是谁?”

        女鬼轻轻叹了口气,声音幽怨的传了过来。

        “恩公,其实,我就是村头桥上的那具骸骨。”

        “啊?”

        刘浪大惊,身体一哆嗦,差点叫出声来。

        刘浪紧张的四处一看,见并没有鬼注意到自己,连忙又将声音压低了几分,问道:“什么?你、你是那具骸骨?你、你怎么还没去投胎啊?”

        女鬼摇了摇头,一脸的落寞。

        “横死之人,灵魂被禁锢,根本无法投胎。”

        说着,女鬼忽然间抬起头来,两只眼睛直直的盯着刘浪的身后。

        刘浪一愣,不禁蹙起了眉头,看着周围这些鬼,似乎并不是没发现自己,而是故意像是没看到自己一般。

        刘浪狐疑的回过头,正听到那扇朝西的门楼里传来脚步声。

        脚步声由远及近,很快就走到了门口,然后只听嘎吱一声响,大门被从里面打开,探出一个年约五十多岁的老头。

        老头脸上挂着泪痕,朝着外面看了看,本来满是皱纹的老脸上,竟然满是愁容。

        老头似乎根本没看到外面这些穿白衣的鬼,四周一张望,目光扫过棺材之后,猛然间将目光盯在了刘浪跟排骨的身上。

        刘浪跟排骨是两个大活人,老头不是鬼,自然能看得见。

        老头一看到两个人,顿时吓得一哆嗦,忽然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朝着排骨这边磕起头来。

        “马爷饶命、马爷饶命,我们、我们这就将女儿送出来……”

        说着,老头慌慌张张的跑回了屋子,然后里面很快就传出了的声音,像是有人在收拾什么东西。

        不一会儿工夫,只见刚才那个老头,另外还有一个年纪相仿的老太太,二人一步三颤的抬着一个女孩走了出来。

        那个女孩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长相一般,可面色苍白,三魂七魄已经离体,显然是已经死去很久了。

        老头跟老太太一边低声哭着,身体打着哆嗦,似乎又极为恐惧,颤巍巍的将女孩的尸体放到了门口的地上。

        老头用力将棺材盖推到一边,露出了可容纳一人通过的缝隙,再次回身跟老太太一起,将女孩的尸体抬起来,放进棺材里。

        刘浪看着这一切,目瞪口呆、难以置信,并不明白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正当刘浪狐疑不定的时候,又从门楼里飘出一个人影。

        那个人影,赫然就是死去女孩的魂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