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六十五章 送葬还是娶亲
  • 第四百六十五章 送葬还是娶亲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自从知道了鬼怪存在之后,刘浪对鬼怪一直保持着敬畏之心。

        虽然桥上这具骷髅原本的三魂七魄已经散去,也没有了诈尸的可能,可刘浪还是多说了两句好话。

        就当刘浪刚刚下桥的时候,回头一看,那具骷髅竟然莫名其妙散开了,碎骸骨直接落在了桥面上。

        还有两根腿骨从桥面上骨碌骨碌滚了下来,正滚到刘浪的面前。

        这可是一种极为不详的预兆,似乎在警告着刘浪什么。

        “吼……!”

        刘浪右眼皮一跳,正发愣间,忽然间又听到了极远处传来一声野兽般的嚎叫。

        这声嚎叫凄厉尖锐,仿佛来自几里之外。

        刘浪听到这声咆哮,猛然间打了一个激灵,心中暗暗叫苦:这声音,怎么那么像僵尸啊?

        就在这声嚎叫响起的同时,八百里外的武当后山、阴寒洞之中,一直闭关不动、正闭目修炼的玉面,猛然间睁开眼睛,两只眼中放着绿幽幽的光芒。

        “什么?又是那个可恶的小子!把我在雁氏集团的计划搞砸了,如今竟然找到了那只飞僵。哼,师兄还让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玉面拄着拐杖,颤巍巍的站起身来,恶狠狠的哼道:“可恶,这乱神术虽然厉害,竟然让我衰老的如此之快!”

        此时的玉面比数月前又老了好几岁,那模样,赫然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太了。

        “咚!”

        玉面将拐杖重重的撞击了一下地面,然后缓缓直起腰身,一只手将脸覆盖住,口中念念有词。

        再次将手拿开时,玉面竟然变成了一个靓丽的美女。

        美女唇红齿白,皮肤白皙,正值风华正茂的年纪。

        如果有旁人看到这副情景,恐怕得惊得下巴都掉了。

        “哼哼,臭小子,竟然你一而再再而三的与我为敌,那就休怪我玉面不客气了。”

        玉面冷冷的笑着,朝着洞外步履蹒跚的走了出去。

        却说刘浪目瞪口呆的盯着滚到自己面前的腿骨,猛然间晃了晃脑袋,连忙双手合十,喃喃念叨道:“勿怪勿怪,请先生勿怪。”

        虽然刘浪心里着急,可还是左右看了看,见在桥下有一块低洼的地带,上面的泥土比较松软。

        刘浪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再次回到桥上,用那件蓑衣将散落的骸骨包裹了起来,然后放在土里,用手扒拉着埋了起来。

        “这位大哥,我也不知道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我们都讲究入土为安,既然被我碰上了,我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朝着被埋的骸骨鞠了一躬,刘浪再次转身,沿着小路朝前走去。

        就在刘浪刚刚离开的时候,那块埋着骸骨的小土堆旁边,一道白影竟然缓缓飘了出来。

        白影长发披肩,长得眉清目秀,竟然是个美女。

        女鬼看着刘浪远去的背影,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忧怨的自言自语道:“哎,终于碰到了一个好人,也许,这次我们村子真的有救了吧?”

        天空已经变得愈加黑暗,半空中不时还会传来几声乌鸦嘎嘎的叫声。

        刘浪走了一会儿,眼前的路变得越来越窄,越来越模糊。

        正当刘浪以为自己走错了的时候,忽然间听到前面传来一阵锣鼓喧天的吵闹声。

        “咣咣咣……”

        “咚咚咚……”

        那声音,听起来像是死了什么人,正在办丧事。

        刘浪不禁皱起了眉头,心道:这晚上怎么突然间有办丧事的啊?难道刚死了人不成?

        心中挂着疑惑,刘浪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却见前面模模糊糊出现了村子的模样,在村子外面有一排穿白衣的人。那些人正吹吹打打的,抬着棺材朝刘浪这边走了过来。

        刘浪正怕迷路了,连忙急走了两步,迎上了前去。

        可是,令刘浪奇怪的是,那队送葬队伍看起来不过离了二三百米远,可刘浪跑了这么一会儿,竟然感觉还是那么远。

        “嗯?怎么回事?”

        刘浪不禁有些奇怪,连忙稳住心神闭上眼睛,仔细聆听。

        就在刘浪闭上眼睛的同时,那些声音突然间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不好?难道有鬼打墙?有鬼正在迷惑我?

        刘浪猛然间想起了在土路上看到的那队二三十人的送葬队伍。

        那队人突然间诡异的消失,似乎跟刚才看到的一般无二。

        刘浪一愣神,心下也有了计较,暗暗骂道:“奶奶的,这帮鬼到底想干什么?如果敢对老子不利,看我不全将你们给收了。”

        这么想着,刘浪也不敢怠慢,连忙拿出牛眼泪,涂到了自己的眼皮上。

        这瓶从吴半仙手里抢的牛眼泪,刚才开始还有大半瓶,这段时间一直被刘浪用着,竟然眼见就要见底了。

        牛眼泪这东西可比鹰眼血要方便多了,可要收集这么一小瓶也不容易。

        看来,回头还得想办法再弄点牛眼泪,万一什么时候用完了,那可是件麻烦的事。

        这么想着,刘浪收好牛眼泪,再次抬头看去,刚才那些穿白衣的人影也清晰了很多。

        可是,此时看时,跟刚才完全是两码事。

        那些人影有的歪着脖子,有的伸着舌头,可大部分都身体僵硬,动作机械,甚至还有不少在蹦蹦跳跳的。

        刚才看到的那个村子模样的房屋,根本不是什么房屋,而是一片片坟地。

        妈的,这帮鬼物,竟然敢耍老子。

        刘浪心下发狠,刚想伸手去拿无邪鞭,可略一迟疑,又将手松开了。

        哼哼,这无邪鞭威力太强,如果我一拿出来,恐怕还没过去,就把这帮可恶的鬼物给吓跑了,我倒要看看,这帮鬼在搞什么名堂。

        想定此节,刘浪阴险的笑了笑。

        此时的刘浪手中的无邪鞭,根本不会惧怕这些招摇撞骗的普通鬼物。

        刘浪这次涂了牛眼泪,眼前的路也清晰了很多。

        刘浪一直沿着生着杂草与碎石的山路,朝着那些白影走了过去。

        没有几分钟,刘浪便走到了那些人影面前。

        “嘀嘀嗒嗒……”

        刘浪本以为这些穿白衣的是送葬的队伍,可此时抬头一看,顿时愣住了,在那口棺材盖上,竟然贴着一个硕大的白色的喜字。

        他娘的,这帮鬼穿着白衣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