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四十五章 纠结的情感
  • 第四百四十五章 纠结的情感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咚咚咚!”

        刘浪正梗着脖子,琢磨着怎么劝劝韩晓琪,准备用冤家宜解不宜结的大道理来劝导一下,卫生间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敲响了。

        刘浪怕是那个美女乘务员,立刻憋住不吭声了。

        “浪人刘,你没事吧?”是排骨的声音。

        刘浪顿时长出了一口气,连声说道“没事没事。”

        “啊?那我怎么听到你跟人说话呢?”

        “说话?”

        刘浪一愣,看了看韩晓琪,顿时恍然,连忙说道“咳咳,我自言自语呢,没事。”

        刘浪转身按了一下马桶,听到马桶的抽水声,刘浪故意说道“上了个厕所,对了,乘务员走了吗?”

        “走了走了。”

        说完,就听到排骨远离卫生间的脚步声。

        今天这丑出的可真够大的。

        妈的,不到站就不下车了,不然再见到饶九妹,脸往哪儿放啊。

        刘浪暗暗给自己下了决心,一脸谄媚的看着韩晓琪说道“晓琪,冤家宜解不宜结,而且这个女道士曾经在我住院的时候照顾过我。要不,咱就不跟她一般见识,算了吧?”

        “算了?”

        韩晓琪皱了皱眉头,似乎还有点不太情愿。

        “算了,而且,你肯定也听到了,列车长说的那事,咱还得准备呢,没工夫跟一个小女人质气。”

        听刘浪这么一说,韩晓琪紧绷的眉头也舒缓了开来,轻轻点了点头道“哼,下次再让我碰到她,非好好捉弄一下不可!”

        “好好好,下次全听你的。”

        刘浪如释重负,长长出了口气。

        此时饶九妹也回到了自己房间,站在卫生间的镜子面前看着狼狈的自己,慢慢脱下了身说的睡衣,赤身对着镜子发呆。

        “刘浪,你、你究竟算什么人啊?我怎么就是对你提不起恨来呢。”

        饶九妹的胸口处,赫然有一块刚刚拧出的红点,正是无意中被刘浪给抓的。

        饶九妹此时心乱如麻。

        按照饶父的意思,就是要尽快去刘家提亲,好完成上一辈人的承诺。可饶九妹根本不愿意这样,但心里却对刘浪更加好奇。

        这次饶九妹本来想出去散散心,正好听到黄河岸边发生的事情,便想着也去看看,没想到正好碰到了刘浪。

        本来饶九妹想装作不认识,可哪儿想到却跟一个女鬼干起架来。

        饶九妹整天抓鬼,还真没见到几个修道之人身边带着鬼的,而且还带着女鬼。

        饶九妹本来还对刘浪有点好感,结果莫名产生了一丝醋意,心里有种酸溜溜的感觉。

        这种感觉太过复杂,饶九妹都不知道该对刘浪报以什么态度了。

        看着镜子中胸口被抓住的一块,饶九妹慢慢将自己的手放了上去,静静的发着愣。

        “父亲非要让我嫁给这个小流~氓,到底是对是错啊?”

        饶九妹喃喃自语着,一时心烦意乱,索性对着淋浴喷头将自己冲了个彻头彻尾。

        此时饶九妹对刘浪的感觉太过复杂,虽然曾看到了刘浪在茅山时风光霸气的一面,可也看到了刘浪玩世不恭、爱耍流~氓的一面。

        这其中掺杂着太多的东西,竟然让饶九妹心中开始动摇了。

        再观察观察这个刘浪吧,看看他到底是什么人啊……

        韩晓琪气鼓鼓的再次钻进了吊坠之中。

        刘浪跟排骨躲在房间里享受着奢华的旅途,一直玩到晚上十点多,才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第二天凌晨四点多的时候,列车正在高速运行。

        刘浪跟排骨在舒服的高级卧铺车厢里睡得正香,鼾声连天,口水都流了一枕头。

        “咚咚咚。”

        门外传来了带着跳跃节奏感的敲门声。

        “两位先生,到站了,列车长让我来叫你们。”

        “呼噜……”

        刘浪翻了一个身,差点从床上跌了下去,一个激灵,猛然间清醒了过来,一睁眼,正好听到了敲门声。

        “好好好,马上就来。”

        刘浪连忙答应了一声,转头一看排骨,差点没笑喷了。

        只见排骨睡的姿势,那叫一个妖娆啊。

        排骨一只腿搭在另一只腿上,侧着身,身体呈现出形,而小腹下面微微往前拱着,还不时的抽动两下,两只手成环保状,抱着枕头,边吧嗒着嘴边嘀咕着“弥月,宝贝,我、我来了……”

        排骨猛然间抽搐了两下,似乎终于意识到了什么,猛然间睁开眼睛,正瞧见刘浪在盯着自己。

        刘浪邪邪的笑着,盯着排骨,嘴角勾起了一道颇具玩味的弧度。

        “我说排骨,做啥梦了啊?”

        排骨脸一红,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逃也似的冲进了卫生间,结结巴巴的解释道“没、没做啥梦。大半夜的,不睡觉,你看我干嘛?”

        “啪!”

        卫生间的门被关上了。

        刘浪在外面笑得前仰后合,差点都笑得肚子疼了。

        “我说排骨,可真有你的,看来你们家弥月让你中毒很深嘛。”

        卫生间里的排骨一声不吭,只传来阵阵洗漱的声响。

        “咚咚咚。”

        敲门声再次响起,刘浪连忙手忙脚乱的穿衣服,收拾东西,对着卫生间喊道“排骨,你快点啊,别墨迹了,到站了。”

        卫生间里依旧没有声响。

        刘浪不禁有些纳闷,以为排骨没有听见,快步走到卫生间门口,大声喊道“我说排骨,你快点啊,这么开不起玩笑啊?我不说还不行嘛。”

        除了哗啦哗啦的水声,没有排骨的半点声响。

        刘浪越想越感觉不太对劲,上前用力敲了两下,可排骨还是没有反应。

        “嗯?怎么回事?”

        刘浪歪着脑袋,用力一推门,门嘎吱一声开了。

        刘浪朝着卫生间里一看,心里咯噔一下,大叫道“排骨,排骨,你怎么了啊?”

        只见排骨正斜躺在卫生间的地上,面色发黑,嘴角流着鲜血,两只眼睛直愣愣的瞪着,一只手死死的抓着洗手台。

        “咚咚咚。”

        敲门声再次响了起来,外面传来了美女乘务员甜美的声音。

        “二位先生,起床了,还有半小时就要到站了。列车长让你们先准备一下,准备下车了。”

        刘浪一听到乘务员的声音,猛然间打了一个激灵。

        不对,这声音怎么听起来,跟刚才不是一个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