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四十章 克胞小鬼
  • 第四百四十章 克胞小鬼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人一旦上了年纪,说起话来就有点罗嗦,而且很喜欢跟年轻人聊天。

        刘浪正跟老夫妇聊得起劲,忽然听到隔壁车厢传来嘈杂的喧闹声:“有人晕倒了。”

        刘浪刷的站了起来,只见有乘警正在快速的向着隔壁车厢跑去,还有两个随车的医务人员也跑了过去。

        排骨伸着脖子看了一会儿,又看了看刘浪,似是在征询刘浪的意见,要不要也过去看看。

        刘浪又不是医生,也不太喜欢凑热闹,正对老夫妇说的透明棺材感兴趣呢,本来没想过去,可突然听到吊坠中韩晓琪的声音传了出来。

        “刘浪,那是个孕妇,你快去看看,好像被鬼缠上了。”

        刘浪一听,面色一变,心中暗暗叫苦:怎么走到哪里都能碰到这种事情啊?

        本着救人如救火的原则,刘浪还是站起身来,对老夫妇说道:“大爷大妈,我过去看看啊。”

        老夫妇早就把脖子伸的得老高了,可苦于上了年纪,挤不过车厢里的其它人,否则恐怕早就跑过去看了。

        一听到喊叫声,车厢里的人纷纷站了起来,猎奇心理促使着他们都往事发车厢挤,都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刘浪在人群中差点都被挤成饼干了,好不容易挤到另一节车厢,才发现那边已聚满了人。

        排骨太瘦,根本挤不过别人,慢慢像是一张纸一般,被生生挤到了最后面。

        刘浪挤到另一节车厢后,边往事发地点挤,边问韩晓琪:“晓琪,你刚才说的是真的?被鬼折腾的?”

        “嗯,我感觉到了明显的阴气和戾气。”

        “好,我知道了,这里人多眼杂,你老实待在里面,不要轻易显身。”

        刘浪嘱咐了两句。

        这次将韩晓琪带离别墅内的五鬼抬棺阵,刘浪心里一点儿也不踏实,就怕韩晓琪再出问题。

        之前韩晓琪虽然无法凝聚成形,但毕竟还算是活着,可万一再出点差错,把韩晓琪弄得魂飞魄散了,可到哪儿说理去?

        现在的刘浪心中有一种莫名的责任感,要保护好韩晓琪。

        刘浪边嘱咐着韩晓琪,已从口袋里拿出了牛眼泪,涂了两滴到自己的眼皮上,再次侧了侧身,咬牙往前挤。

        可是,这帮人都是挤车的高手,无论是平时购物抢货,还是挤公交抢座,都已经过千锤百炼了。刘浪这个小菜鸟,哪里能挤得过去?

        没挤两下,前面一个中年妇女就不乐意了。

        “喂,挤什么挤,没见我在前面吗?看你年纪轻轻的小伙子,手怎么这么不老实呢,老娘什么人没见过,占我便宜啊?”

        中年妇女涂着大红嘴唇,脸上的粉厚得跟城墙一般,一开口,那扑面的嘴臭差点没把刘浪给熏晕了过去。

        刘浪一皱眉头,心里这个郁闷啊,就你这种货色,还想着让老子占便宜,也不洒泡尿照照自己的镜子。

        刘浪本来回击两句,可转念一想,立刻一脸严肃的说道:“这位大姐,我是燕京市的刑警,请让一让,不要妨碍公务。”

        中年妇女一听,脸立刻拉了下来,跟吃憋了一般,连声都没敢再吭,连忙往旁边挤了挤,给刘浪让出一条缝隙来。

        刘浪见此,心下一喜,暗道:嘿嘿,这个身份果然好使。冯一周承诺给我弄个身份,嗯,这趟回去再不给我,那我可得去问问了。

        使劲往前挤了挤,前面有听到刘浪说自己是刑警的,也不敢吭声,任凭刘浪挤到了过去。

        好不容易挤到事发地点旁边,刘浪低头一看,却见一个女人正被两个医务人员围着。

        那两个医务人员不停的掐人中、查血压,甚至按压肺部,忙得不亦乐乎。两个乘警站在一边,尽量不让别人靠前。

        医务人员忙活了一会儿,其中一个站起来,摇了摇头,叹气道:“哎,对不住,没办法了。”

        旁边一个三十出头的黑脸大汉一听,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嚎啕大哭了起来:“不要啊,医生,救救俺媳妇,求您救救俺媳妇啊。俺媳妇刚怀孕三个月,不能就这么死了啊,求求你们了啊。”

        围观的人这么一听,纷纷摇头,无不动容。

        刘浪心里也是一紧,见两个医务人员都叹着气,站了起来,这才朝着躺在地上的女人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顿时吓了刘浪一大跳。

        只见在女人的肚子上,正爬着一个身穿花色小棉袄,扎着两个小辫子,看起来只有四五岁模样的小女孩。

        妈的,竟然是克胞鬼。

        克胞鬼大多是小鬼,而且大都是小女孩,死时心智刚刚开启,但嫉妒心极强,最喜欢干的事把孕妇肚子里的胎儿给弄死。

        之前刘浪看到火车道旁边一边坟场,其中不乏一些很小的新坟,应该就是一些意外死亡的小孩。

        那种小孩大都没有火化,草草的被葬了起来,灵魂不得安生,总以为钻进孕妇的肚子里可以重新投胎,可却往往会把人给害死。

        刘浪看到小女孩一脸的狰狞,不禁一愣,面色一变,终于明白了症结所在。

        那个小女孩两只小手不停的拍打着女人的肚子,而两只脚往后蹬着,抵在女人的脖子上,压着女人喘不过气来。

        眼见小女孩就要将女人给弄死了,刘浪连忙将医务人员往旁边一推,大叫道:“快起来,别挡路。”

        医务人员一边被推到一边,正想开骂,却刘浪已飞速掏出了一道锁鬼符,拿在手中一晃,口中低声念道:“急急如律令。”

        那只克胞鬼小女孩猛然间抬起头来,面露惊恐之色,刚想掉头逃跑,可身体却像是不听使唤一般,嗖的一声被吸进了锁鬼符中。

        女人本来只剩下最后口气,忽然间啊的大喊一声,嗖的一下站了起来。

        一旁一直跪在地上哭着不停的大汉,见女人猛然间坐起来,吓得一愣,似乎还有点不太相信。

        大汉见女人正盯着自己,怔了一会儿,终于反应了过来,顿时大喜过望,一把抱住女人,更是泣不成声:“老婆,老婆,你、你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啊。”

        两个医务人员一脸的惊奇,看了看女人,又回头看了看刘浪,正想发问,刘浪连忙转过头,拨开人群往回走。

        所有人都被突然出现的刘浪给惊呆了,纷纷投以难以置信的目光,人群中有人更是惊叹不已:“他、他刚才做了什么?”

        “咚咚咚!”

        身后,嘈杂的议论声中,传来男人重重的叩头的声音:“谢谢,谢谢救命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