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三十九章 告别
  • 第四百三十九章 告别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排骨忽然感觉自己的鼻子有种湿漉漉的腥味,下意识的摸了一把,粘糊糊的。

        低头一看,顿时大囧。

        我的天呀,竟然流鼻血了。

        哎,也难怪,排骨这娃这辈子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就是何诗雅,而且是可望不可及的女神,见过没穿衣服的,也只有林弥月一个人。

        这下倒好,沈菊花一弯腰,那样子,何止是没穿衣服那么简单啊,半遮半掩,却是最大的诱惑。

        排骨顿时跟雕塑一般,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沈菊花的大篮球。

        刘浪此时知道躲无可躲,连忙站起伸来,身体往后一倾,尴尬的笑了笑,问道:“哦,老同学啊,你去东北玩啊。呵呵,我还没去过呢。”

        “啊?没去过?好啊好啊,那正好跟我一起嘛。”

        沈菊花一听,立刻眉开眼笑,上前就要拉刘浪。

        “呸!”

        刘浪狠不得直接甩自己两个大嘴巴,真是嘴贱。

        刘浪连忙摆手笑道:“哦,没有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今天有事,下次、下次吧。”

        “咯咯,老同学,看把你吓得,我又吃不了你。”

        沈菊花笑的花枝乱颤,突然神色又黯淡了起来,轻轻叹息道:“再说了,这次离开,我还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回来呢。”

        刘浪一愣,奇怪的问道:“咋了?老同学,怎么去玩还不回来了?”

        沈菊花脸色一变,连忙掩饰道:“哦,没有没有,我这次去玩了想在东北看看,能不能找点儿活,所以,可能就不回来了呢。”

        “啊?你不是在风尚礼仪做的挺好的吗?”

        “呵呵,好是好,不过……”

        一直跟风尘女似的沈菊花,竟然满脸的落寞,缓声说道:“老同学,许多事情吧……嘿嘿,你早晚会知道的,不过嘛……”

        沈菊花正说着,忽然间往前一凑,直接将大篮球抵到了刘浪的胸前,将嘴贴到了刘浪的耳边,如兰般的**道:“不过嘛,老同学,你是个好人,的确不错,以后要自己多多小心。还有,那个燕小六,以后也要小心啊。”

        刘浪本来想往后躲,突然听到沈菊花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顿时一愣,惊道:“老同学,你、你啥意思?今天怎么说话这么古怪啊?”

        沈菊花将胸前的大篮球往后一收,再次恢复了那种满不在乎的表情,咯咯笑道:“好啦,老同学,有些事该知道的时候自然就会知道了。我先不跟你说了,得赶火车了呢。”

        说着,也不等刘浪再追问,沈菊花一扭屁股,转头进了火车站。

        看着沈菊花的背影,刘浪有些傻愣愣的感觉,喃喃自语道:“今天,这沈菊花怎么这么奇怪啊?”

        一直在一旁流鼻血的排骨此时终于反应了过来,色~迷迷的凑到刘浪面前,一抹鼻子上的血,奸笑道:“我说老同学,你上了没?”

        那声音,阴阳怪气,逗得刘浪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排骨,小心我去找林弥月告状。”

        排骨一听,立刻举手作投降状,连连摆手道:“别别别,这种女人,看看可以,可不能当老婆,还是俺家弥月好,嘿嘿,至少不招那些贼男人的眼。”

        说着,不自觉的打量了一下周围。

        火车站人来人往,十之**的男人都在追随着沈菊花的背影,恨不得将沈菊花吃了一般。

        沈菊花的身影很快就没入了火车站中,消失不见了。

        刘浪也终于回过神来,兀自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呵呵,这个老同学,这么一走,怎么还有点不舍得呢?”

        “哟,我说刘浪,怎么,对人家动感情了?”

        吊坠中的韩晓琪的声音突然不失时宜响了起来,刘浪一愣,连忙说道:“哪儿有啊,晓琪,你、你不好好在里面休息,这是……”

        正说着,刘浪忽然感觉自己身边传来一道异样的目光,转头一看,却见排骨正直愣愣的盯着自己。

        排骨以一种奇怪的目光盯着刘浪,狐疑的问道:“浪人刘,刚才是你在跟我说话吗?”

        “啊?没、没有,我、我在自言自语呢。”

        刘浪顿时郁闷,心道:看来,得找个机会跟排骨说了。不然韩晓琪突然冒出来,还不把排骨吓死啊。

        火车站人流永远不会少,无论白天晚上,无论工作日还是节假日。

        以防赶不上车,还差不到半个小时,俩人又在外面欣赏了一会儿美女,便进入候车厅,开始等车了。

        就在马上要点票的时候,候车大厅的大喇叭忽然传来了一则重要提示。

        “各位旅客朋友请注意,各位旅客朋友请注意,黄河西岸站点发生了事故,有前往黄河西岸的旅客请提前做好准备,请提前做好准备。”

        黄河西岸站,正是刘浪他们要去换乘公共汽车的地方。

        听到这则新闻,刘浪跟排骨对视了一眼,不禁满脸的疑惑:不会这么巧吧?

        上了火车之后,整个车厢的人都在谈论发生了什么事,而刘浪二人听了一会儿,似乎也听出了一点儿端倪。

        坐在刘浪二人隔壁的是一对老夫妇。

        老夫妇看起来七十多岁了,满头的白发,但精神却非常好,说老家就是黄河边,而这次来燕京是为了看儿子。结果突然听说老家出事,便着急回家看看房子。

        老两口告诉刘浪说,家里有亲戚打电话,说黄河西站不远处,突然间出现了塌方,而在岸边竟然还挖出了一口透明棺材。

        刘浪听得有些玄乎,忙问道:“大爷大娘,你们说黄河里挖出来透明棺材?这怎么可能啊?”

        “哎,谁知道啊,我亲戚打电话说,就是因为挖出来那东西,岸边塌了一块,而且,我们的老房子好像还裂纹了呢。”

        边说着,老两口一个劲的摇头,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

        刘浪跟排骨越听越心奇,相互对视了两眼,还想再追问,却突然听到隔壁车厢里传来一声嘈杂的叫喊声。

        “不好了不好了,有人晕倒了。”

        此时火车已经开出去了半个多小时,正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

        刘浪听到喊声,偏头朝着窗外一看,顿时脸色变了变。

        车窗外面,竟然是一大片乱坟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