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三十四章 恍如隔世
  • 第四百三十四章 恍如隔世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最近刘浪跑医院可跑得够勤的,几乎是三天两头的往医院跑。

        好在燕京市医院也多,不然恐怕那些医生护士还以为他看上哪个医院里的小美女了呢。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已经快晚上十点钟了。

        现代社会没有手机总有些空落落的感觉,刘浪本来还想着去公交终点站将手机拿回来,可想了想,算了,还是不要了。

        那个手机虽然不是何诗雅给的,但当时却以为是何诗雅给的。虽然用起来顺手,但毕竟瞩物思人。

        现在有赵二胆的一大份产业,刘浪倒也不用担心缺钱,买部手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大晚上的,想买也没地方买去。

        一个人无聊的在街上慢悠悠的走着,看着街上人来人往,刘浪突然感觉自己老了。

        马上大学就要毕业了,工作还没开始找,却发生了那么多诡异的事情。

        世界的复杂远超自己的想象。

        医院离学校并不算远,不知不觉中,刘浪走到了学校大门口。

        学校头天已经开学了,一切已恢复了正常,看大门的保安准十点早就将大门锁上,想从大门进去已不可能了。

        “嘿嘿,回宿舍看看,好久没在宿舍住过了呢。”

        刘浪在校门口转了一圈,然后绕到靠墙的地方,纵身一跳,直接翻了过去,然后借着夜色猫着腰很快就走到了宿舍楼。

        因为学校有上晚自习的好学生,宿舍楼基本上十一点才会关门。

        楼管大妈整天跟夜叉一般瞪着两只眼睛,看着人来人往,跟防贼一般,生怕会放进一个女生。

        女生宿舍不让男生进,同样男生宿舍也不让女生进。这不知是啥时候定下来的规矩。

        一眨眼一个月多的时间了,再次回到宿舍,刘浪忽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刘浪的宿舍在三楼,背阴,从入学开始就一直住在里面。跟宿舍的几个哥们从不认识、到熟悉,然后如今互相称兄道弟,仿佛眨眼间的事。

        来到宿舍门口,刘浪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而入。

        就在那么一瞬间,刘浪仿佛看到眼镜正在津津有味的抱着书啃,而排骨对着电脑嘿嘿直乐。老熊一直把玩着手里的篮球,不停的围着宿舍转来转去。指指点点。

        刘浪微微一笑,不觉有些沮丧。

        可是,真正抬头往宿舍里看时,真实的场景却是黑漆漆一片,没有之前那般喧嚣。

        刘浪皱了皱眉头,习惯性的打开灯,朝着宿舍的床铺上扫了一眼。

        只有上铺的排骨还在,蜷缩在被子里,似乎已经睡着了。

        排骨见到亮光。翻了一个身,呢喃道:“谁啊?大半夜的不睡觉,瞎逛。”

        刘浪没有吭声,而是自顾自的来到下铺,躺下,连鞋都没脱,直接搭在了床上。

        排骨似乎听到了声音。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朝着下铺一看,顿时愣住了。

        “浪人刘?你咋回来了啊?”

        “咋了,我就不能回来了吗?”

        刘浪瞟了排骨一眼,一侧身,面朝墙。也没理排骨,双眼一闭,竟然不觉倦意来袭。

        排骨本来也刚刚睡着,此时一见刘浪回来,想聊聊天,却没想到刘浪根本不想说话。

        排骨一骨碌爬起来,却见刘浪已经起了鼾声。

        “哎……”

        排骨叹了一口气。睡意全无,又回身倒在了床上,对着天花板发呆。

        排骨跟林弥月的感情正在稳步进行中,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甚至俩人打算毕业就结婚。

        可迄今为止,眼镜依旧没有消息,而老熊回了老家,刘浪又整天不知所踪。

        从开学的那一刻起,排骨忽然间不想再住在宿舍了,太冷清了。

        这天晚上,刘浪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也睡得很甜,虽然没有脱衣服,虽然并没有多么奢华的床铺,但是,心里却极其踏实。

        刘浪梦到宿舍的哥们还是几年前的模样,带着点点初见时的羞涩。

        “你好,我叫熊风,喜欢打篮球。嘿嘿,如果你愿意,叫我老熊就行了。”

        “我、我是宋子墨。”眼镜似乎还有些胆怯,扶了扶自己的眼镜。

        “我是王响,哈哈,别看我骨瘦如柴,可打游戏,嘿嘿,你肯定不是我的对手。”

        排骨也大大咧咧的说着。

        刘浪搔了搔脑袋,也自我介绍道:“我叫刘浪。”

        “流浪?哈哈,浪……我看,你干脆叫浪人刘吧,比你那名字好听多了。”

        “去你的,我才不是浪人呢。”

        嬉笑打骂,恍如昨天。

        这一觉一直睡到了日上三杆,直到排骨的电话响了起来,刘浪才缓缓睁开眼睛。

        睁开眼睛的时候,刘浪突然有一种睡眼朦胧的感觉,一摸自己的眼角,竟然湿漉漉的。

        咋哭了?

        刘浪自嘲的笑了笑: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啊。

        看着上铺的床板,刘浪抬起脚来,使劲踹了两下,大叫道:“起床啦,上课啦,快去见女神何老师啦。”

        边喊着,刘浪再也忍不住,泪如泉涌。

        一切已不复存在。

        排骨这一次没有骂刘浪,也没有将脑袋探下来,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浪人刘,你知道吗?我突然感觉,人活着好没意思啊。”

        刘浪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故意扯着嗓子说道:“切,没意思?那去死啊,真是的。”

        “呵呵,死容易,活着难啊。如果没有亲人,没有你们这些朋友,也许,我会死得毫无迟疑。可我知道,如果我死了,你们会伤心难过,我不想让你们伤心难过。”

        “哟,排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文艺了啊?是不是被林弥月给教导的啊?”

        “呵,跟她没有关系,我只是想不明白,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行啦,真是的,发哪门子感慨啊。”

        刘浪使劲将擦了一把眼泪,一骨碌爬了起来,坐在床沿上,发了一会儿愣,抬起头来看着上铺:“排骨,有眼镜的消息吗?”

        排骨依旧看着天花板,没有动。

        “没有,我现在一天要打好几个电话,一直是关机的状态。”

        “你知道他家住在哪儿吗?”

        “不知道,不过辅导员应该知道。”

        “嗯,改天去问问,我们一起去眼镜家看看吧。”

        “好!”

        刘浪站起身来,拍了拍上铺的床板,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直接出了宿舍……(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