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四百三十一章 蛇妖
  • 第四百三十一章 蛇妖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风越宛如二鬼自从带着刘浪到了啤酒厂的那个枯井之后,就感觉到枯井中传来阵阵压迫感,心生胆怯也不敢再露面了。

        毕竟二鬼只是两只新鬼,修为法术都很低。

        一直等着刘浪坐上公交之后,二鬼才再次找到了刘浪,附身在了刘浪胸前的吊坠之中。

        此时刘浪有心要折磨一下纹身大汉,又懒得自己动手,轻声唤了唤风越二鬼。

        二鬼嗖的一声从吊坠中钻了出来,几乎是眨眼间分别抓住了纹身大汉的两只手,用力往后一拖。

        大汉本来狞笑着,忽然感觉自己的手不受自己的控制,而拿匕首的那只手竟然正在一点点往后翻,朝着自己的眉心扎了过去。

        纹身大汉大惊失色,惊恐不已,大叫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快来帮我啊,我的手到底怎么了啊?”

        此时其余四个混混早已是人仰马翻,倒在地上哀嚎连连,哪里顾得上纹身大汉啊。

        大汉吓得脸色苍白,眼见自己手中的匕首离眉心处只有寸许时终于停了下来。

        大汉脸上的汗水跟下雨一般,刷的滚了下来。

        刘浪微微一笑,翘着二郎腿,玩味般的盯着纹身大汉,嘴角轻轻一勾,一指大汉的膝盖,喝道“跪下!”

        大汉还没动,风越一脚踢在了大汉的膝盖上,扑通一声,大汉直接跪倒在地。

        这下纹身大汉是彻底傻眼了,两只眼睛满是惊恐,大声求饶道“哥、哥,小弟有眼无珠,还望大哥放过我、放过我啊。”

        碰到这种诡异的情形,换作谁恐怕都受不了。

        纹身大汉还以为刘浪会特异功能呢,竟然隔空就能控制自己的身体。

        刘浪有心捉弄一下大汉,嘿嘿一笑,问道“怎么?让你帮老子付钱,你还有意见不成?”

        此时大汉哪里还敢有意见,眼睛瞪得巨大,直直的盯着自己手上的匕首。匕首的尖刃正对着眉心处,让纹身大汉都快成斗鸡眼了。

        大汉的身体不停哆嗦着,说话都不利索了。

        “不不不,哥、哥,没有没有,开个玩笑,开个玩笑而已。”

        说着,大汉就要去掏口袋,可左手被宛如死死的拽着,根本动弹不得。

        此时纹身大汉在别人眼中的举动极为诡异,整个人脸色涨白,想动动不了,自己拿匕首抵着自己的眉心,汗水哗啦哗啦往下冒。

        可刘浪眼中完全是另一副情景。

        此时风越一只手抓着纹身大汉的右手,生生将匕首指在了他的眉心,一只脚踹在大汉的两条膝盖上,而宛如正嬉笑着扣住大汉的另一只胳膊。

        想动,嘿嘿,鬼不让你动,你动得了吗?

        刘浪见大汉要拿钱,一摆手道“好了,放开他吧。”

        风越宛如相视一笑,立刻松开了手。

        大汉手一抖,当啷一下把匕首掉到了地上。

        “谢谢哥,谢谢哥!”

        大汉一个劲的磕着头,瞟了一眼掉在地上的匕首,使劲咽了一口唾沫,用手一扫,把匕首推远了好几米,生怕那只匕首再指着自己。

        大汉哆哆嗦嗦的从口袋里掏出了几百块钱,两只手举在手心,颤巍巍的送到刘浪面前,颤声道“哥、哥,我身上就这些,您、您收好。”

        刘浪笑了笑,从其中抽出一张,然后朝着烧烤店的老板一招手,说道“老板,结帐。”

        此时别说是老板夫妇了,就连其余的几桌都看傻眼了,根本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赵二胆嘿嘿一笑,看了被自己打翻在地的混混一眼,回身朝着纹身大汉的后背就踹了一脚。

        “滚吧!敢跟刘哥叫板,你可真活得不耐烦了。”

        纹身大汉如蒙大赦,连滚带爬的跟自己的手下跑了。

        那几个倒地的混混,强忍着身上钻心的疼痛,哪里还敢停留半分。

        看着几人逃跑的狼狈模样,刘浪兀自摇了摇头,叹道“哎,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说完,刘浪冲着赵二胆一摆手,甩了甩自己手中的百元大钞,眯眼笑道“胆哥,回去有打车的钱喽。”

        赵二胆嘿嘿一笑,点了点头,跟着刘浪后面就离开了烧烤店。

        其余几桌人看得目瞪口呆,甚至有个十七岁的小姑娘,更是一脸的仰慕,盯着刘浪的背影,喃喃自语道“偶像,我的白马王子啊。”

        那眼神,狠不得将刘浪吃了一般。

        而此时,手里拿着几百块钱,怔怔的发愣的老板,看着刘浪二人远去的背景,嘴角却莫名勾起了一丝笑意。

        老板回身冲着另外几桌客人说道“诸位对不起了啊,今天小店打烊了,各位的钱也被刚才的大哥全付了,请各位行个方便吧……”

        逐客的意思显而易见。

        大多数人此时也吃得差不多了,眼见不用花钱,哪里还会犹豫,纷纷拿着没吃完的烤串走了。

        不到五分钟,整个烧烤店只剩下老板夫妇二人。

        刘浪出了风头,不觉精神大振,心情倍儿爽,跟赵二胆勾肩搭背的沿着马路往回走,可走了老半天却连个出租车的影子都没见到。

        “我说胆哥,这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太他娘的爽了,你说是吧?”

        “刘哥……”

        赵二胆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刘浪拍了拍赵二胆的肩膀,笑道“胆哥,到底咋了啊?怎么还吞吞吐吐的?有话直说。”

        “额,不是,刘哥,你知道我体内还有一只鬼曼童吧?”

        刘浪一愣,猛然间记起来,当时是鬼曼童钻进赵二胆体内才将赵二胆弄活的。

        今晚太过兴奋,竟然忘了问这一岔事儿了。

        “对了,胆哥,到底怎么回事?难道你真把鬼曼童给封印在体内了?”

        刘浪脸色瞬间凝重了起来,没有搞清那只鬼曼童的状况,早晚是个祸害啊。

        此时反正也没有车,月光又皎洁璀璨,二人沿着马路,边走边聊,倒也相当惬意。

        而就在刘浪静静的听着赵二明讲鬼曼童的时候,烧烤店的老板夫妇却忽然间相互对视了一眼,阴险的笑了笑。

        男老板嘿嘿一笑,对着老板娘说道“老婆,这俩人的灵魂应该更有滋味,至少比那五个废物要强多了吧。”

        “嗯,老公,没想到,嘿嘿,还能碰到这种货色。”

        老板娘也嘿嘿一笑,突然间舌头往外伸长了几寸,舔了舔男老板的脸。

        老板娘的舌头又细又长,尖端竟然还分了叉,那样子,赫然跟蛇的舌头一般无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