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三百九十二章 痴情汉子
  • 第三百九十二章 痴情汉子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何尚没想到刘浪能答应的这么痛快,显然也愣住了,怔怔的盯着刘浪,颤声问道:“姐、姐夫,真、真的教我?”

        “咳,这有啥真的假的啊!”

        刘浪随手将那本符咒书拿了出来,放到了桌子上,对何尚说道:“何尚,这本书是以前一个朋友的,里面的符咒之法都是最基本的,现在对我来说也没多大用处了,你拿去多多练习,有什么不懂的就来问我。【舞若小说网首发】”

        何尚如获至宝,颤巍巍的拿起符咒术,眼泪竟然噼里啪啦的滚了下来,“姐夫,谢谢、谢谢你!”

        “屁话,这有什么好谢的!”

        刘浪拍了拍何尚的肩膀,鼓励道:“好好学,争取成为一代抓鬼大师!”

        说完,不等何尚再说感激的话,刘浪转头看着何其志,脸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何校长,何尚说您让我来,是想告诉我关于新校长的事,不知道……”

        何其志此时还在想着何诗雅,双眼也有点发红,听到刘浪的话,连忙用袖子抹了一把眼睛,仰头眨巴了两下,似乎不想让泪水滚出来。

        “呵呵,老了老了,反而不中用了。”

        何其志尴尬的笑了笑,继续道:“刘浪,上次你跟何尚说想要会会冷校长之后,我也托了几个老关系,还真找出了点东西。”

        “哦?何校长,难道这个冷校长不简单?”

        何其志点了点头,道:“嗯,从冷校长的背景看,这人的确不简单,而且年纪轻轻坐到校长的位置上,也绝非偶然,极有可能是有真本事的。”

        何其志神情严肃,将打听到了消息跟刘浪说完之后,刘浪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妈的,还真有点棘手了呢。

        何其志告诉刘浪,这个新校长名叫冷羽,小时候被人称为神童,据说十五岁就考入了大学。

        这个冷羽为人豪爽,虽然比同班同学都要小上六七岁,可入学后竟然还被选为了班长。

        而且,更为奇怪的是,这个冷羽的专业,是当时冷得不能再冷的考古系。

        据有人说过,这个冷羽在大学毕业后,曾去南洋各国待了三年。这三年期间发表了好几遍震惊中外的文章,而其中有一篇,赫然就是关于南洋巫术的真假评判。

        边说着,何其志也拿出了几张纸,推到了刘浪的面前,说道:“刘浪,你看,这就是我找到的冷羽发表的那篇文章,通篇阐述的就是南洋巫术的奇妙。”

        刘浪看了两眼那篇文章。

        文章言辞犀利,甚至其中暗含着一些巫术之理,虽然只是轻轻一点,却无不是精髓所在。

        看到那些描述,刘浪非常肯定,这个冷羽绝对精通南洋巫术。

        巫术之理虽然相通,但与自己的黑白巫术却有些不一样的地方。

        刘浪盯着那篇文章看了许久,眉头也越皱越紧。

        何其志一直没有吭声,过了好大一会儿才继续说道:“刘浪,还有件事,我觉得应该跟你说一下。”

        “什么事?”

        “这个冷羽,还有一个双胞胎弟弟,叫冷吉。”

        “冷吉?”刘浪疑惑的抬起头来,不明白何其志为何突然提起他有一个双胞胎弟弟。

        何其志往前倾了倾身子,压低声音说道:“这个冷吉,据说就是燕京市最大的娱乐场所,梦里香背后的老板。”

        “啊?”

        刘浪大呼一声,满眼的疑惑。

        我靠,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之前荷花被施展了尸傀术,这件事肯定与梦里香脱不了关系了,而且,极有可能还是冷羽在背后搞的鬼啊。

        未见其人,已让人有些胆寒。

        那种尸傀术的厉害程度绝不亚于乱神术中所提的任何一种巫术秘法,甚至与南洋著名的降头术都有的一拼。

        难道冯一周知道这些东西?所以才不敢去查吗?

        刘浪忽然间想起了之前跟冯一周提梦里香时,冯一周的反应。

        当时老熊被伤在了梦里香,本来这件事冯一周完全可以帮忙。

        可是,冯一周不但没有说一句帮忙的话,还奉劝自己不要去惹这个梦里香。

        刘浪可不相信冯一周是那种过河拆桥的人,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个梦里香的恐怖,让冯一周不相信刘浪还能跟铲除雁氏集团那般容易。

        趋吉避凶,不但是动物,更是人的本能。

        刘浪抬起头来,看着何其志,眼中也闪烁着惊奇。

        刘浪根本没有想到,何其志一个过期的老校长,竟然还能查出如此隐秘的东西,看来,每个人的力量都是不容小觑的。

        谈完这些之后,已到了晚饭的点了。

        何氏父子非要让刘浪留下来吃饭。可此时没有何诗雅的何家,吃饭也没有滋味。

        刘浪没有留下,而是跟赵二胆在外面随便吃了一点儿,便放赵二胆回去了。

        今天晚上,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夜幕再次降临,等刘浪一个人回到花圈店的时候,见门口又有几个人在转悠徘徊。

        刘浪打眼一看,见那些人都没有影子,想来又是来买东西的鬼。

        “喂,今天不营业了,你们去别家吧。”

        刘浪远远的朝着那几只鬼叫了两声。

        那几只鬼回头一看,纷纷面色大变,其中一只女鬼只看了一眼刘浪,惊呼一声:“啊?鬼、鬼王印?”

        嗖的一声,几只鬼完全消失不见,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刘浪摇了摇头,叹气道:“哎,鬼原来也怕人啊,呵呵。”

        刚说完这话,刘浪猛然间想到了刚才那只女鬼说的鬼王印,不禁一愣神,自言自语道:“啊?这鬼王印到底是啥东西?好像那些鬼真的很害怕似的呢。”

        皱着眉头琢磨了一会儿,刘浪实在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轻叹了一口气,进了花圈店。

        刚进花圈店的后院,忽然见一个人影坐在院子的中间呆呆的发着愣,抬头看着天空。

        刘浪猛然间还吓了一跳,见是千叶之后,忍不住问道:“叶哥,你干嘛呢?数星星吗?”

        边说着,刘浪也抬头看了看天色。

        天空中阴沉沉的,哪里有半颗星星啊。

        千叶慢悠悠的转过头,看了刘浪一眼,忽然间闷骚的说了一句:“教主,你说,如果真的喜欢上一个人,是不是心会很痛啊?”

        我靠,又开始了。

        怪不得有人说过,发骚不可怕,闷骚才可怕。千叶绝对是闷骚中的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