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三百八十七章 千叶不死心
  • 第三百八十七章 千叶不死心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世间没有后悔药可吃。

        在老熊的忏悔之中,刘浪悲痛不已,但却隐隐听出了一点儿端倪。

        老熊说,自从上次跟刘浪碰过面之后,老熊本来也打算听刘浪的话,不再去找彩云了。

        可是,当天晚上越来越睡不着,躺在床上跟烙饼一般,滚来滚去。

        第二天早晨,老熊还是忍不住跑到了梦里香的门口,躲在暗处悄悄观察。

        一连观察了三天,老熊发现了一个问题。

        老熊说,彩云基本上白天不会出来,而大都是晚上十一点到凌晨一点左右出来,三天晚上,无一例外。

        这让老熊很是纳闷,当时还很奇怪,难道彩云工作有这么忙吗

        老熊也曾偷偷尾随了彩云两次,可每次跟了不到五分钟就跟丢了,像是彩云会突然间就消失了一般。

        老熊郁闷无比,后来接连又观察了好几天,终于有一次发现她去了一间废弃的工厂。

        可是,那次到了那里,却又跟丢了。

        这让老熊很恼火,不明白为何大晚上的彩云,一个人要去那么偏僻的地方。

        第二天,老熊实在忍不住了,便假装客人进了梦里香,点名要找彩云。

        当时接待老熊的人正是那个被刘浪称为姐姐的漂亮熟女,鬼鬼。

        老熊告诉刘浪,礼仪小姐鬼鬼带着自己找到了彩云,可彩云却像是完全不认识自己一般,一脸的陌生,甚至用一种对待陌生人的语气说话:“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

        老熊一听,肺都气炸了,也忘记自己待在梦里香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了,甩起巴掌就给了彩云一耳光,然后拽着她就要往外跑。

        后面发生的事情就可想而知了,老熊被抓了起来,可是。任谁也没想到,竟然落在了文老三的手里。

        文老三开始时只是问老熊谁指使他来的,似乎根本不相信他一个莽夫竟然敢来梦里香闹事。

        老熊被打得吐了好几次血,在奄奄一息之时想起了刘浪,便跟文老三说叫人来收拾他们。

        文老三一听乐了,不但没有阻拦,还真把电话给了老熊。

        正所谓冤家路窄。文老三也没想到,老熊叫的人。竟然会是刘浪。

        后面的事情刘浪就知道了,可让刘浪一直心存疑惑的是,文老三以前一直跟在刀疤脸屁股后面,怎么会摇身一变,成了梦里香的打手小头头了呢。

        这件事刘浪藏在了心里,回头一定要找刀疤脸问问。

        可是,在听到老熊说彩云大半夜去一间废弃的工厂的时候,刘浪想了一会儿,还是问道:“那家废弃的工厂在哪里”

        老熊说。当时晚上去的时候,工厂的大门口还挂着一张大牌子,是有些年头的那种牌子。牌子上写着五个字:开源啤酒厂。

        “开源啤酒厂”

        刘浪转头看了看牛大壮,牛大壮立刻会意,点头道:“兄弟,这个地方回头我查查,有消息就告诉你。”

        刘浪本以为牛大壮说帮忙只是说说而已。可此时听他这般说,不禁有些感激,点了点头,随口问道:“牛哥,吴警官怎么样了啊”

        一听到刘浪提起吴暖暖,牛大壮的脸立刻阴沉了下去。叹气道:“哎,兄弟,暖暖姐依旧还是那个样子,用x射线照过了,骨头基本已经破碎,可心跳却一直若隐隐显的存在着,恐怕”

        刘浪知道牛大壮的意思。也是一脸悲伤的说道:“牛哥,无论如何,一定不要让人把吴警官接走,一定要等两天,等我这边的事情忙完之后过去看看。”

        牛大壮一听,双眼立刻放光:“怎么兄弟,你有办法救暖暖姐”

        刘浪对那种白巫术中所教的生骨之法并没有多少把握,但看着牛大壮一脸的真诚,只好点头道:“牛哥,我也不知道行不行,可是,我一定会竭尽所能帮助吴警官的。”

        “啊真、真的你真的有办法”

        骨头碎成数块,而且心跳微弱到几乎不存在,任谁也无法想象还会有救回来的可能。

        可是,在牛大壮的心里,这个刘浪兄弟无所不能,是专门用来创造奇迹的。

        听到刘浪的话后,牛大壮竟然激动的一把抱住了刘浪,发誓赌咒般说道:“兄弟,就算有人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也不会让任何人把暖暖姐带走的,除非我死了”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刘浪的心情简直是糟糕透顶,给老熊的父母打了电话,然后又给同宿舍的几个兄弟打了电话,将老熊的事情说了。

        眼镜的电话依旧没有打通,而排骨听到老熊出事了之后,立刻挂了电话,说要去医院看老熊。

        可是,让刘浪奇怪的是,当电话打给老熊的父母时,俩人似乎非常冷淡,竟然没有嘘寒问暖,甚至连哭都没哭一声。

        后来刘浪才知道,老熊已经十多年没有回家了,而自从上学以后,跟自己父母之间的关系除了每月的生活费外,竟然基本上很少联系。

        开始时刘浪还不能理解,怎么可以跟自己的父母搞成这样

        可是,在见到老熊的父母之后,刘浪才终于明白了。

        老熊的父母并不富裕,发生了这种事情,恐怕悲伤之外,更多的是经济压力。    刘浪见到这种情景,除了叹息,竟然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当天离开医院之后,刘浪再也无心去其它的地方,直接回了花圈店。

        花圈店大门紧闭,刘了好几声,却没有人开门。

        “不对啊,这千叶不在家去哪儿了呢”

        暗自嘀咕着,刘浪边开门,边给千叶打了一个电话。

        过了好大一会儿,千叶才接起电话,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兴奋:“刘、刘兄弟,我今天请天假。”

        刘浪一听,不禁有些狐疑,忙问道:“你请什么假啊现在在哪儿”

        千叶不会说谎,犹豫了片刻,还是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在快活土菜馆,赛老板这里呢”

        我艹,千叶这家伙,还真是个骚包啊

        刘浪一听,顿时愣住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