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三爪乌鸦
  •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三爪乌鸦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本来有点微光的天空忽然间黑压压一片,犹如暴风雨就要来临一般。【舞若小说网首发】

        刘浪跟朱涯面色大变,看着那道惊雷正劈到了西山墓园的中央所在。

        烟尘滚滚,不知何处散发着一股焦糊的味道,二人正迟疑间,山上的墓地处忽然间传来一阵‘嘎嘎’的叫声。

        循着那叫声的方向一看,刘浪二人双脚不自觉的都哆嗦了两下。

        一片漆黑如墨的大云彩,正慢慢从地面上升腾了起来,一点一点汇集在了一起,然后又迅速的蔓延,朝着刘浪二人压了过来。

        “猪牙,什么东西?”

        刘浪没想到抓鬼还能碰到这种怪事,急得满头大汗,紧张的盯着朱涯一眼。

        可朱涯一动也没动,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块足有篮球场般大小的黑云,喉头轻轻一动,忽然间大叫道:“不好,是乌鸦!”

        说着,朱涯忽然间朝着刘浪扑了过来,一下子就将刘浪扑倒在地。

        刘浪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那团黑云已经逼近,嘎嘎的叫声像是索鬼的无常一般,惊得刘浪心中直发慌。

        好不容易翻了个身,一用力将朱涯推到了一边,刘浪躺在地上朝着半空中一看,顿时汗毛直立。

        只见在自己头顶上半米远的地方,密密麻麻的乌鸦几乎是贴着飞了过来。空气像是突然间静止一般,甚至有种窒息的压迫感。

        刘浪此时都能感觉出乌鸦身上散发出的腐臭气息,甚至令刘浪难以置信的是,那些乌鸦竟然个个长着三条腿。

        刘浪还以为自己眼花了,使劲揉了揉眼睛,再看时,乌鸦群已飞过去了大半,可是,那些乌鸦的的确确长着三只脚。

        通体幽黑,三爪乌鸦。

        刘浪的脑海中猛然间像是被什么东西电了一下般,忽然间记起乱神术中提过的一种妖物,鸦尸怪。

        传说中乌鸦跟猫头鹰一般,都是可以沟通阴间的鸟类。乌鸦大都行走于白日,哪里有死人它们就会在哪里聚集,甚至很多乌鸦以腐尸腐肉为食,会吃掉依旧残留在**上的魂魄。

        还有一种说法,就是那些依旧留恋人间的魂魄,会寄居在乌鸦的体内,过着行尸走肉的生活。

        猫头鹰亦是,虽然他们不似乌鸦一般以腐肉为食,但他们却能敏锐的觉察到新鲜魂魄的气息,甚至有人还说猫头鹰是阴间拘魂鬼差的通信使者。

        鸦尸怪是一种类似僵尸的存在,但却又不同于僵尸。

        这种东西非常罕见,甚至至今还没有人亲眼见过,只是有传言曾经出现过。

        鸦尸怪喜欢居住在阴暗潮湿的地方,害怕阳光,甚至还会害怕空气,但他们却偏偏喜欢以腐尸为食,所以往往会藏匿在尸骨较多的地方。

        这种东西因为常与乌鸦为生,故此得名。

        现代社会虽然一直提倡火化,但西山墓园自从几百年前成为全国的行政中心之后,就一直是葬人的地方,而且甚至在几个朝代轮转的时候,还成为了无数人埋葬的乱葬岗。

        这种地方别说是尸骨了,恐怕往下深挖十几米,并没有多少泥土,反而全是尸骨的堆积。

        刘浪跟朱涯趴在地上,大气不敢喘一口,而那些乌鸦越飞越远,嘎嘎之声也随之飘散,不一会儿工夫就没了踪影。

        “我艹,这、这是怎么回事?”

        刘浪心有余悸的从地上趴起来,看着乌鸦远去的方向,一摸脑门,顿时有一股粘糊糊的感觉。

        刘浪将那股粘稠的东西凑到鼻子上一闻,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丰富多彩了起来,奇臭无比。

        刘浪的脸色跟吃了苦瓜一般,转头一看朱涯,刚才紧绷的表情瞬间舒缓了开来。

        “哈哈,哈哈,猪牙,你、你是来开化妆舞会啊!”

        刘浪指着朱涯笑得前仰后合,完全忘了刚才惊恐的场面。

        朱涯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抬起头来看了刘浪一眼,冷哼道:“切,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德性。”

        刘浪一愣,低头一看,自己的身上除了乌鸦的屎尿,竟然就是乌鸦的黑羽毛,整个一只插满羽毛的鸟人。

        刘浪大,将脖子一梗道:“切,我说猪牙,我这副德性怎么了?我这是为了掩鸦耳目,怎么?哪儿像是你,鸟人一个,还不自知!”

        “哼,尽往自己头上戴高帽子。”

        朱涯不屑的哼了一声,偏头朝着西山墓园看去,本来嘲讽的表情瞬间凝固在了脸上。

        朱涯一脸的惊恐,急叫道:“刘浪,行啦,别贫嘴了,该干活了!”

        刘浪狐疑,转头朝着西山墓园的山上看去,这一看,表情立刻严肃了起来,甩手拿出铜钱剑,沉声静气道:“妈的,终于来了。”

        只见刚才还空空如也的墓地上,此时竟跟赶集一般,游游荡荡的飘出了数十道人影。

        刘浪看到那些人影的第一眼,立刻就瞅到了那些人影腰间挂着的鬼牌。

        鬼牌上的繁体字闪着淡淡的荧光,像是一只只夺目的明珠一般,照得刘浪内心莫名急跳了两下。

        那些人影跟之前的游魂不同,两眼看着前方,非常有秩序的从山上往山下走,两只脚没有动,但却一步步靠近了刘浪所布的阵法之中。

        引魂香被刚才的乌鸦一折腾,已经全军覆没,没有一根还燃烧了,而且,之前被朱涯插在泥土里的桃木枝也变得东倒西歪,还有几根直接从泥土中翻了出来,歪倒在了地上。

        好在那些红绳依旧还成八卦之形缠绕,可阵法之势明显已弱了很多。

        那些鬼井然有序的从山下飘了下来,慢慢飘进了阵法之中,一碰到了犁头铁,忽然间嗷嗷大叫了起来,有的挣扎,有的痛苦,大叫不已。

        对于这些阴间出来的鬼,刘浪本无心伤害,只是想弄几块鬼牌,如果碰到恶鬼的话,再抓几只倒是顺手之事。

        刘浪两只眼睛贼溜溜的盯着那些鬼一只只进入了阵法之中,心下窃喜无比,一只握着铜钱剑的手不由得抖动了起来,心内却是激动不已。

        “猪牙,怎么样?这些鬼进了阵中,已成了无头的苍蝇,想要几张鬼牌?”

        刘浪问道。

        朱涯没有吭声,一直绷着脸,目光直视着那些鬼的队尾,沉声道:“别高兴的太早了,恐怕,没那么容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