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女人是祸水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女人是祸水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也立刻闭上嘴,跟在千叶身后出了电梯。彩虹文学网,一路有你!

        电梯外面是一条左右横向的过道,左边看样子应该是类似餐厅的地方,右边像是活动休闲的地方。

        刘浪正不知该往哪边走的时候,右边忽然闪出一个人影。

        人影穿着一身黑西装,戴着一副墨镜,一米七的个头,可却长得非常壮。

        刘浪一愣神间,右边又闪出一个同样壮的大汉,上前一把揪住刘浪,架起来就走。

        “喂,你们这是干嘛?”

        刘浪大叫了一声,千叶一转头,又闪出两个人来,上前也架起了千叶,拖起来就往右边走去。

        几个大汉的力气非常大,千叶竟然挣脱不动。

        刘浪开始时还挣扎了两下,本想直接将两个大汉撂倒,可转念一想,又放弃了挣扎,扯着嗓子叫了起来:“喂,你们是什么人,要带我们去哪里?”

        四个大汉没有吭声,直接架着刘浪跟千叶朝着走廊右侧走去。

        走廊呈半圆形弧度,一直往前行进了十多米,走到一间房门前。

        门是自动感应的,见几人上前,嘀的一声响,自动打开了。

        “扑通!”

        “扑通!”

        刘浪两人直接被扔进了房间里。

        “妈的,你们找死!”

        千叶被重重摔到了地上,就地一翻滚从地上站了起来,破口骂了一句。

        刘浪也顺势来了一个驴打滚,可并没有站起来,而是起来之后直接半蹲在地上,快速的朝着四周打量了两眼。

        刘浪四下一看,不禁刷的出了一声的冷汗。

        “妈的,果然女人是祸水。看刚才见那个叫鬼鬼的娘们态度,我还以为不会有什么事发生呢。怪不得她自己不上来呢,原来这里早就设好埋伏了。”

        整个房间并不大,只有四五十平米左右,周围除了几张凳子之外,什么也没有,显得有些空旷。

        可是,这个不大的房间里,竟然整整站了十几个黑衣大汉。

        那些大汉个个膀大腰圆,戴着墨镜,面无表情的看着刘浪二人。

        刚才架住刘浪跟千叶的四个大汉,有两个站在了门外,另外两个站在了门内的门口处守着。

        在正对刘浪五六米远的地方,一张椅子上正五花大绑的绑着一个人。

        那个人被绑得结结实实,耷拉着脑袋,脚边还躺着一块手机。

        看到被绑之人,刘浪眼皮一跳,不由得火往上涌:“妈的,这帮人竟然把老熊给绑起来了。”

        刘浪连忙站起身来,朝着老熊跟了一句:“老熊,你怎么了?怎么回事?”

        老熊听到刘浪的声音,身体轻轻动了一下,似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慢慢抬起头来,一看是刘浪,本来浑浊的目光立刻亮了起来。

        只见老熊嘴角流着鲜血,腮边有些泛青,微微肿起,显然是被打过。

        看到老熊的样子,刘浪强压着心中的怒火,左右看了看那些大汉。

        在离老熊斜对面不远处有另一张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年约三十上下,面色白净的,一脸邪笑的男人。

        男人下衣穿着西裤,上身穿着衬衣,衬衣上打着领带,脑袋上还梳着中二的分头,一脸阴笑的盯着刘浪。

        刘浪一看到这个男人,不禁冷不丁打了一个激灵,颤声惊道:“啊?文、文老三?”

        那个人刘浪认识,不是别人,正是以前跟哈巴狗一般跟在刀疤身后的文老三。

        这家伙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呢?

        刘浪猛然间记起了早晨刚刚碰到过的刀疤脸,见他一直吞吞吐吐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难道这其中有什么猫腻不成吗?

        刘浪强忍着惊奇,如无其事般哈哈笑了起来,朝着文老三一拱手,朗声笑道:“这不是文老三吗?我还以为是谁呢?怎么,我这位兄弟不知哪里得罪了你,为什么把他打成那样儿?”

        刘浪指着老熊,两只眼睛跟刀子一般扎向文老三。

        文老三此时的打扮人模狗样,打眼一看倒跟个富家公子一般。如果不是以前认识,刘浪打死都不会相信这家伙曾经是跟在别人屁股后面的小混混。

        文老三翘着二郎腿,并没有站起来,嘴角勾起一丝阴险的笑意,指着老熊恶狠狠的说道:“呵呵,小子,你我也算是老相识了,我也没有必要跟你遮遮掩掩的。这家伙竟然敢来我的地盘抢人,我不收拾怎么能行?”

        “浪人刘,别听他胡说,是他们先将彩云骗来的!”

        老熊挣扎了两下,可身上的绳子绑得太紧,竟然连动都动不了。

        老熊的眼中就像是要呲出火一般,怒视着文老三,疾声吼道:“以前有个家伙把彩云骗到了这里,今天我来找彩云,想带她走,可这帮家伙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将我打了一顿。妈的,竟然还、还当着我的面把彩云……”

        老熊说着说着,粗犷的脸上竟然显得十分委屈,眼泪也吧嗒吧嗒滴了下来。

        文老三听到老熊的诉说,哈哈大笑道:“哟,你这是在向你这哥们诉苦吗?”

        文老三站起身来,抽出一根烟,后面立刻有个大汉上前将烟点上。

        “咝……”

        文老三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然后摇摇晃晃的走到刘浪面前。

        刘浪这才发现,文老三走起路来一崴一扭,竟然瘸了一条腿。

        我靠,这才多长时间没见啊,这家伙跟刀疤脸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刘浪面露疑惑,两只眼睛毫不畏惧的死死的盯着文老三。

        文老三走到刘浪面前,将口中的烟吐了一口,直接喷到了刘浪的脸上。

        “小子,以前我跟疤哥混的时候,你没少欺负我。呵呵,没想到,今天你竟然落在了我的手里,咱们新帐旧帐一起算好了。”

        刘浪咬牙切齿的盯着文老三,挥了挥手,将前面的烟驱散掉,冷冷的笑道:“呵呵,你是条狗,以前跟着刀疤是条狗,现在穿得人模人样依旧是条狗。”

        刘浪说着,朝着地面上啐了一口,讥笑道:“呸,既然是狗,永远都只有吃~屎的份,我虽然不知道你怎么爬到了这里,但以前能跪在我面前,今天照旧!”

        “哈哈,哈哈,好小子,有胆气!”

        文老三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可眼神中,却尽是不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