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三百六十二章 冥币
  • 第三百六十二章 冥币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心中一直对何诗雅心存愧疚,见是何尚打来的,语气也不自主的和善了很多:“何尚,有什么事吗?”

        “姐夫,您、您现在有时间吗?我有事想跟您说。【舞若小说网首发】”

        何尚吞吞吐吐的,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刘浪皱了皱眉头问道:“电话里不方便说?”

        “不、不是,只是我爸也想见见您……”

        “额,那过几天吧,这几天我还有事,行吗?”

        “那、好吧……”

        何尚似乎还有些失望。

        刘浪正想挂掉电话,何尚忽然间像是记起了什么般,连忙说道:“对了,姐夫,你上次不是提过我们学校的校长嘛,我听说他好像开学就要上任了。”

        “你是说冷羽?”

        “对对对,我爸以前毕竟是学校的校长,还算有点路子,找人打听了一下,也弄到了一点儿关于冷校长的信息。”

        “好啊,何尚,等过几天我这边忙完了,我去你们家。”

        “好好好,姐夫,那我跟爸在家等你。”

        何尚一口一个姐夫的叫着,听得刘浪心里更不是滋味,叹了口气,为难的说道:“何尚,以后不要叫我姐夫了,好吧?”

        “额,好吧……”

        挂了电话,刘浪心中很不舒服,可又没有办法。

        何诗雅的事不自己所能左右的,而且何诗雅魂魄临走前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让刘浪心里始终结着一个疑团。

        此时也没有时间多想,刘浪直接打了一辆车去了花圈店。

        千叶此时正在看着花圈店,跟一个买纸人的客户瞎侃。

        刘浪走到门口时,本来想直接进去,可听到两人的对话后,顿时停住了脚步,躲在门口处偷听。

        只听千叶道:“喂,大婶,我们这里纸人有国内的、国外的,小日本的,韩国的,还有……”

        “我说我就买个纸娃娃,给家里添添人气,我要国外的干嘛?”

        讲话的是位中年大妈,圆脸短发,头发已经有些发白,脸色蜡黄,听到千叶的推荐就有点不高兴了。

        千叶本来还乐呵呵的介绍着,听到中年大妈这一说,顿时一脸的不悦,声音也跟着抬高了几分:“我说大婶,我好心给你推荐,你不买就不买呗,干嘛阴阴怪气的啊。”

        “什么不高兴啊,我又不是老光棍,我买那些女人干嘛,我看你是神经病才对。”

        大婶嗓门也高了起来,甩手就要走。

        刘浪一看生意要黄,顿时急了,连忙从门口走出来,拦住中年大妈道:“大姐大姐,您先等等,他不会说话,您要买什么跟我说。”

        刘浪拉着中年大妈回到屋里,给她搬了一个凳子,瞪了千叶一眼,转头去拿小纸人。

        可是,刘浪眼神无意中瞟到千叶手中拿的纸人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只见千叶拿着一个女纸人。那个女纸人只穿着三点,脸上涂的红颜料,看起来倒是妖艳无比,而且,千叶那双大手直接抓在了纸人的胸口上,那动作简直不忍直视,太过粗鲁。

        刘浪这个郁闷啊,心中暗暗下定决心,等KTV那边弄好之好,坚决不能让他在花圈店待下去了,否则非得把这个花圈店给废了不可。

        刘浪挖了一眼千叶,可千叶浑然不觉,还一脸无辜的说道:“教……刘兄弟,我好心给她推荐纸人,你看她,脸拉的跟驴脸似的……”

        “行啦,叶哥,你别说了,我来弄好了。”

        刘浪吓得连忙打断了千叶的话,回头一看,本来气鼓鼓的中年妇女,此时脸色已经变得煞白,显然被气得不轻。

        刘浪算是彻底败给千叶了,连忙从他手中夺过了纸人,往旁边一放,催促道:“叶哥,你先去后院看看,这里我来好了。”

        “看、看什么?”

        “看花!”

        刘浪脾气再好,终于还是忍不住嗓门一高。

        千叶吓了一跳,立刻闭上嘴,灰溜溜的小跑着去了后院。

        刘浪无奈的摇了摇头,暗暗叹道:“看来还真是要人尽其才啊。这黑巫教的一个堂主,身负缩骨异术,在这种花圈店里干活,倒也真是委屈了。”

        一转头,刘浪从货架上拿下了两个纸娃娃,一男一女,送到中年妇女的面前赔笑道:“大姐,不要见怪啊,我那伙计不会说话,您看这俩行吗?”

        中年妇女本来还有些生气,可听到刘浪的话后脸色也缓和了一些,朝着刘浪手中的两个纸娃娃一看,顿时大喜,连连点头道:“可以可以,正好可以。”

        两个纸娃娃只有一岁多的模样,跟真人差不多,而且脸上涂着腮红,虽然说不上栩栩如生,但也甚为逼真。

        中年妇女一把将两个纸娃娃抓到了手里,像是生怕被抢走一般,紧紧抱着,颤抖着拿出一沓钱,塞到刘浪手里,转身就要走。

        刘浪不禁有些奇怪,“喂,大姐,还没找你钱呢。”

        “不用找、不用找了。”

        话还没说完,中年妇女急匆匆的抱着两个纸娃娃跑了出去。

        刘浪心中疑惑,摇了摇头,嘿嘿笑道:“还真是奇怪,这个女人好奇怪啊。”

        一不小心做了一笔大生意,刚才女人将钱塞到自己手里的时候,刘浪大体估计了一下,好像得有几千块钱,应该不少。

        见中年妇女跑出花圈店,刘浪心中窃喜,低头刚想看看到底赚了多少钱,可只看了一眼,刘浪脸色瞬间煞白。

        “啊?这、这是怎么回事?”

        刘浪手里哪里拿着什么钱啊,分明是给死人用的纸钱,上面画着阎罗王的画像,厚厚的一大沓。

        “我艹,怪不得跑这么急呢,玩我啊!”

        刘浪大骂一声,赶紧跑出花圈店,朝着外面的巷子看去,却连中年妇女的影子都找不到了。

        嗯?这个女人怎么跑的这么快啊?才这么一会儿工夫就不见了?

        刘浪疑惑的摇了摇头,只能自认倒霉,随手将冥币扔到了旁边的桌子上,朝着后院喊了起来:“叶哥、叶哥……”

        刘浪现在手头上虽然没有什么钱,但却是有房一族,而且还是一幢别墅。

        不论如何,找媳妇是不用愁了。

        也没将冥币的是往心里去,喊完之后,刘浪一屁股坐在懒人椅子上,等着千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