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三百六十章 武当阴寒洞
  • 第三百六十章 武当阴寒洞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一脸的无奈,本来想要拒绝,可那对大篮球不停的在自己的身上蹭来蹭去,蹭得刘浪心火直冒,两条腿不听使唤的跟着沈菊花走了。(шщш.щ舞若小說網首发)

        沈菊花一直拽着刘浪跑出了老远,然后突然间停住脚步,笑嘻嘻的说道:“老同学,今天我心情好,进去洗个澡吧。洗完澡请你吃饭。”

        大白天洗澡?

        刘浪疑惑的抬头,顿时脸涨得通红无比。

        我靠,这里怎么会有这种地方啊?

        沈菊花把刘浪拉到了一家洗浴中心。门口挂着一张巨大的宣传画。画上画着赤身相对的一男一女,那画面勾人不已。

        门口的最上面挂着一张匾额,上面写着三个字,鸳鸯浴。

        就算是傻子看到这种情景也明白了啊,里面是专门供有情调的鸳鸯们洗澡的地方。

        脱光光看光光,然后在水里面干点羞羞事儿,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刘浪瞪着双眼,盯着画面上女人的胸前,又不自觉的扫了扫沈菊花的大篮球,忍不住心想:“啧啧,如果这家店让沈菊花做模特,肯定会招揽更多的男性顾客。”

        见刘浪一直发着愣不吭声,沈菊花哈哈大笑了起来:“老同学,咋了,你看你那样子。走啊,今天我请客。”

        “我、我、我艹……”

        刘浪哪里还不明白,这是要被上的节奏啊。

        不行不行,自己还一堆事呢,怎么能这么草率。

        心里这么想着,可刘浪却还是止不住迈出了步子,两只脚也变得轻飘飘的,嘴中还不停的嘀咕道:“不对不对,老同学,你不是要看你干爹吗?我们干嘛来这里啊?”

        “哈哈,老同学,我看或者不看,干爹都在那里,好不了也坏不了。反正看不见,正好碰到了老同学,当然要好好招待招待喽。”

        “招、招待,竟然还用这种招待方式?”

        刘浪结巴着,还是被生生拽了进去。

        一进鸳鸯浴的店里面,刘浪的眼睛瞬间就不够使的了。

        里面的迎宾小姐都穿着比基尼泳衣,个个身材爆棚,一见俩人进来,竟然恭恭敬敬的弯腰行礼。

        而一弯腰,刘浪的鼻血差点儿就喷出来了。我擦,这跟没穿泳衣有啥区别啊。

        刘浪顿时愣住了,两条腿此时跟灌了铅一般,任由沈菊花又拉又拽,就是迈不动半步。

        那些迎宾小姐见刘浪不动,竟然不停的弯腰、直腰、弯腰、直腰,动作不停的来回往复,看得刘浪血脉膨胀,某个部位像是着了火一般,就快要烧起来了。

        沈菊花在一旁看着刘浪的模样,笑得花枝乱颤,篮球胸犹如波涛一般上下颤抖。

        “哈哈,哈哈,老同学,让你来你还不来,怎么样?这家店好吧?嘿嘿,一会儿还有更好的呢。”

        说完,沈菊花一摆手,对着一个迎宾小姐说道:“麻烦带这位先生去包间,钱算在风尚礼仪的账上。”

        那个礼仪小姐同样长得如花似玉,脸上虽然扑着浓妆,但不得不承认也是一个美女。

        她伸手上前,一把拉住了刘浪的手,胸脯跟着往前一抖,在刘浪的面前晃了晃。

        刘浪一看,立刻瞪大了眼睛,我擦,都快赶上沈菊花的那般大了。

        像是完全着了魔一般,刘浪被拉着往店内走去,转了好几个圈来到了一个包房里。

        进去之后才发现,包房里面竟然有一个大游泳池,热水正在慢慢蒸发,颇有一种仙气萦绕的感觉。

        更让刘浪心潮澎湃的是,那足有半个篮球场般大的游泳池,水面上竟然还飘着花瓣。

        这种只有电视上看到那些美女洗澡的时候才有的情节,竟然被这里用上了。

        刘浪干咽了一口唾沫,被身后的礼仪小姐推进了包间之中。

        礼仪小姐拉着刘浪坐到了泳池旁边,然后跪在刘浪的身边,犹如女仆一般开始给刘浪脱衣服。

        这一下,刘浪终于清醒了过来,心里也有些慌了,连忙结巴道:“不、不用,我、我自己来就行了。”

        礼仪小姐莞尔一笑道:“先生,您在这里就是为了接受服务的。一会儿我跟几个小姐妹还要陪您一起下水洗澡呢。”

        “啊?陪、陪我,你、还有几个……”

        刘浪顿时大脑一片空白,这、这是什么节奏,我的贞操啊……

        刘浪心中暗暗惊呼。

        ……

        正在此时,武当山的一处暗洞之中,光线昏暗,只能勉强视物。

        暗洞占地一亩有余,周围墙壁上挂着几只火把。

        火把无风而动,给了大洞一点儿微光。

        在暗洞的中央摆着一口巨大的黑棺材。

        棺材比正常的棺材还要大上一倍,周围画着密密麻麻的道家符咒,上面的棺材盖被钉得死死的。

        一个长得贼眉鼠眼的老头正站在棺材的旁边,一脸笑意的盯着棺材。

        老头的身后,同样站着一个拄着拐杖,脸上的皮肤犹如树皮一般的老女人。

        “玉面,你怎么变成了这副德性了啊?”

        老头一只手扶着棺材,低沉着声音问道。

        老太婆战栗着身体,给人一种风一吹就会倒的感觉。

        “师兄,本来计划的非常周密。可我没想到,竟然半路杀出了那个叫刘浪的小子。他不但将雁氏集团一锅端了,而且,还破坏了我的迷神阵,显出了藏在其中的五鬼抬棺阵。”

        “又是那个刘浪?”老头阴沉着脸道。

        “是啊,上次在茅山的时候,你不是也败在了他的手下嘛。”

        “玉面,这件事用不着你说,我自然知道!”

        老头忽然间怒吼了一声,重重的拍了一下棺材。

        “玉面,这个刘浪三番五次坏我们的好事,到底是什么来头?”

        老太婆摇了摇头,沙哑的声音听起来让人非常不舒服。

        “不知道,可是,我感觉他的身份并非一般,似乎跟阴司都有瓜葛,师兄,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哼,怎么办?这次我们损失惨重,只能静观其便,一个字,等!”

        老头阴森森的笑着,缓缓抬起头来,那模样,赫然就是当初被刘浪打败的安玉桥。

        那个长得跟老巫婆似的老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从燕京市逃走的玉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