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三百五十八章 负荆请罪
  • 第三百五十八章 负荆请罪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跟齐连山都在同一家医院,而且是专门为了一些犯人配备的医院。【舞若小说网首发】

        医院虽然不大,但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就连个苍蝇都飞不出去。

        刘浪看着牛大壮有些奇怪,跟在他身后穿过医院的走廊,来到了另一间病房。

        病房门口站着两个持枪的守卫,里面有人不时说话:“快起来,你这是干嘛?”

        一个闷声闷气的声音说道:“不,我要等我的恩人,他不来我就不起来!”

        听那声音,应该就是花和尚齐连山。

        刘浪满心的狐疑,走到门口刚想往里进,里面又传出一个声音:“你们不要拉我,我花和尚这辈子杀过人,舔过血,什么勾当都干过,可就是没有佩服过人,就连我的师父我都没有放在眼里。可这一次,我佩服的我恩人。”

        听到齐连山粗声粗气的话,刘浪的好奇心完全被勾了起来,看了牛大壮一眼,问道:“牛哥,咋了,这家伙醒了?”

        牛大壮点头道:“早就醒了,可身体还很虚弱,别人让他休息,他却死活不肯,说非要见你。”

        边说着,刘浪二人也推门进了病房。

        进去一看,里面还站着两个持枪的士兵,而医务人员也有四五个,中间围着一个光着脑袋和上身的大汉。

        大汉低着头,跪在地上,背上缠着一些犹如藤条一般的东西。

        刘浪一看,不禁更加疑惑,心道:“花和尚这是咋了,怎么还背着藤条啊?难道又在炼什么童子神功不成?”

        有护士似乎认识刘浪,一见刘浪进来,连忙闪开身,对齐连山说道:“好了好了,你快起来吧,你要见的人来了。”

        齐连山嗖的抬起头来,两只眼睛直直的盯着刘浪,瞅得刘浪一愣神。

        齐连山的眼神中闪着热切,犹如看到了炽爱的东西一般,死死的盯着刘浪。

        刘浪看着齐眼山的眼神,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只感觉浑身有些发麻,冷不丁打了一个寒战,环手抱胸,“你、你干嘛这么看我?”

        齐连山忽然间朝着刘浪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眼泪跟不要钱似的滚了出来,激动的说道:“恩人,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救我花和尚一命。我花和尚无以为报,只有负荆请罪,祈求你的原谅!”

        “吁……我还以为对我有啥企图呢。”

        刘浪长长出了一口气,不由得又上下打量了齐连山一番。

        只见齐连山除光着上身之外,下身依旧还穿着病号服,可病号服上却被刮破了好几个大洞,显得破碎不堪。

        看样子,这齐连山刚刚转醒,便偷偷跑了出去,折了一些藤条绑在身上,学人家负荆请罪呢。

        刘浪没有说话,突然感觉这家伙很有意思。

        上次这家伙听了燕小六的话,非要拼个你死我活,这次竟然磕头求原谅。

        呵呵,倒也是个性情中人。

        刘浪听完齐连山的话,一怔之后,连忙上前两步,扶住齐连山,一脸热切的说道:“不不不,齐大哥,看你说的,什么原谅不原谅的,我也是机缘巧合救你的,不足挂齿,不足挂齿啊。”

        刘浪嘴上谦虚,可心里却乐开了花儿了,心道:嘿嘿,看来这家伙还真是耿直的性子,还真没白救他呢。

        齐连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恩人,如果你不原谅我当初的莽撞,就算跪死在这里我也不起来。”

        刘浪被齐连山弄得苦笑不得,将手一甩,冷声道:“齐大哥,如果你不起来,那我就不原谅你,就当我从来没救过你吧。”

        说完,刘浪甩手要走。

        齐连山顿时愣住了,伸手使劲抹了一把眼泪,连忙爬了起来,下一刻笑嘻嘻的说道:“恩人,我现在起来了,你肯原谅我了吧?”

        刘浪顿时无语,怔怔的看着齐连山,却依旧满心的疑惑,不禁回头问牛大壮:“对了,牛哥,知道齐大哥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牛大壮看着花和尚的样子,也躲在后面偷偷地笑,听到刘浪的话,立刻抬起头来,摇了摇头,一脸严肃的说道:“周张也查过他的身体,只是在后背上发现了一个针孔而已,并没有被撕咬甚至抓伤的痕迹。”

        “什么?那你的意思是齐大哥可能被人暗算了?”

        齐连山刚才还沉浸在负荆请罪的情绪之中,此时听牛大壮一说,嗓门顿时就高了起来,嗷嗷道:“奶奶的,当时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虽然还有意识,但身体却像不属于自己的似的。”

        刘浪一听,顿时大疑,忙问道:“什么?齐大哥,你快将事情的始末说说。”

        齐连山立刻抱拳道:“是,恩人。”

        说这话时,齐连山一脸的严肃,那模样倒真似是江湖好汉一般。

        一旁年轻漂亮的小护士哪里见过这种莽汉,被齐连山逗得忍不住抿着嘴,偷偷笑个不停。

        齐连山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天晚上找了几个妞儿喝了一顿酒,回去之后就睡在工作室了。可睡到一半忽然间感觉浑身燥热,然后身体就不受控制了。”

        说着,齐连山似乎想起了当时痛苦的感觉,皱着眉头说道:“当时我就感觉自己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像是在看着另外一个人似的。我感觉自己就要下阿鼻地狱的时候,可没想到,恩人却出现了。”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说着说着,齐连山竟然眼圈一红,又要哭了。

        刘浪此时彻底是败给这个花和尚了。

        这家伙看起来凶悍无比,跟散打冠军的赵二胆都打成了平手,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武痴模样,此时竟然跟个小姑娘似的,说哭就哭,还哭起来没完了。

        刘浪有点无语了,上前按住齐连山的肩膀,缓声道:“齐大哥,好了,我知道了,你现在赶紧休息,当初我们的矛盾也只是误会,这件事等回头再说。”

        当时在风尚礼仪的时候,公司里面除了齐连山之外,就只有沈菊花跟燕小六俩人,也就是说,这俩人的嫌疑也最大。

        但刘浪毕竟不是办案人员,知道齐连山可能也被注射了类似僵尸液的东西,但到底是谁,又有什么目的却不得而知。

        将自己的想法跟牛大壮稍微一说,牛大壮连忙点头道:“嗯,回头我们会再调查一下的。”

        那模样,就像刘浪是自己的上司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