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化泪救父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化泪救父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燃^文^书库][www].[].[com]    影子婀娜窈窕,刚刚成型,忽然间一闪,一下子没入七魄之中霎时间消失不见。【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何尚终于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震惊,失声叫道:“姐……”

        刘浪指决轻掐,口中念念有词,朝着七张引魂符一指。

        七张引魂符像是受了一股力量牵引一般,竟然缓缓飘了起来,护在何诗雅的周围。

        何诗雅也慢慢抬起头来,双目微微张开,闪过一丝灵动,长呼一声:“刘浪……”

        听到何诗雅的声音,刘浪的心里猛然间一个急跳,眼角不觉也有些湿润。

        此时刘浪突然不知该如何称呼何诗雅,喉头干涩,不觉哽咽了起来,“你、你现在怎么样?”

        何诗雅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眼神中闪过一丝留恋,看了何尚跟何其志两眼,眼中竟然滚出了两滴泪来。

        魂魄无形本无泪,可是,令刘浪惊奇的是,何诗雅眼中的两滴泪竟然凝聚成形,滚落而下,犹如珍珠一般滴到了方桌上,却是聚而不散,实质成形。

        刘浪难以抑制自己的震惊,颤声问道:“阿、阿雅,你、你到底怎么?”

        何诗雅摇了摇头,叹息道:“刘浪,我本想报仇,让父亲再次精神起来,可是,我却没想到,活着没有达到的愿望,却在死后实现了。”

        “姐,你说什么话呢?你到底怎么了?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何诗雅看了何尚一眼,微微一笑,眼神中尽是不舍。

        “也许从我建那个诡店开始,我的命运就已注定,而那个害我的人,也正是通过诡店找过来的,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

        何诗雅边说着,轻轻的一抬手,那两滴泪水竟然也跟着缓缓飘了起来,悬浮在自己的手心。

        何诗雅继续说道:“在我的魂魄分散这段时间,我明白了很多事情,万事万物自有定数,强求不得,父亲犯下的罪过只有做女儿的来偿还了。”

        说着,何诗雅将手一挥,那两滴泪珠竟然听话的朝着何其志的双眼飞去,一闪即没,落入了何其志的双眼之中。

        何诗雅微微一笑,对何尚说道:“阴间的鬼差已经到了,有什么话就问父亲吧,我再也没有什么牵挂了。”

        说完,何诗雅又转头看着刘浪,微微一笑,幽幽的说道:“刘浪,谢谢你!”

        “阿雅,你、你到底怎么了?”

        何诗雅摇了摇头,缓声说道:“刘浪,如果有缘,也许我们还会再见,也不要再找我的肉身了,你们找不到的……”

        话音刚落,何诗雅的身影忽然间慢慢变淡,而本来安静的房间里竟然传来了哗啦哗啦锁链撞击的声音。

        “姐……”

        何尚再也忍不住大哭不止,上前扑到方桌之上,可却抓了个空。

        锁链撞击声很快消失,何诗雅的身影也完全消失不见,与此同时,何其志忽然间从轮椅上站了起来,失声叫道:“女儿……”

        刘浪一转头,却见何其志已是老泪纵横……

        任谁也没想到,何诗雅消失之前的泪水,竟然让何其志恢复了正常,而何志其却也突然间满头白发,像是瞬间苍老了很多一般。

        何尚趴在方桌上痛苦不已,此时亲眼所见,哪里还不明白,自己的姐姐,死了。

        一听到何其志的声音,何尚回头一看,看到何其志怔怔的发着愣,心头一紧,急问道:“爹?”

        何其志点了点头,摸了一把眼泪,拉着何尚,忽然间朝着刘浪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刘浪还没有从何诗雅死去的悲痛中缓过劲来,而且何诗雅临走前说的话也让刘浪更加迷惑。

        刘浪喃喃自语道:“为什么她不让找她的**?为什么说我们有缘还会再见?难道真的可以吗?”

        正怔怔的想着,突然看到何其志拉着何尚跪在自己面前,刘浪一愣,连忙上前拉起何其志,急急的说道:“何校长,你、你这是干嘛?”

        何其志的脸上已被泪水覆盖,抽泣声夹杂着无尽的悔恨,痛心疾首,捶胸顿足道:“刘浪,以前是我错了,我对不住你,谢谢你帮我们何家做的一切,谢谢你帮诗雅做的一切……”

        “何校长,你、你说什么?为什么要这么说?”

        刘浪听得云里雾里,不明所以。

        可是,何其志根本没起身的意思,又重重磕了三个头,才抬起头来,看着刘浪。

        刘浪吓了一跳,连忙一用力,将何其志跟何尚一把拉了起来,扶到床边坐下,急急的问道:“何校长,你到底知道什么,快点告诉我啊?”

        何尚此时又惊又奇,心情犹如过山车一般,还没从何诗雅消失的悲痛中走出来,却突然又发现何其志竟然恢复了清醒。

        这种感觉犹如冰火两重天一般,让何尚整个人显得木讷了很多,甚至眼神都有些涣散。

        “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快告诉我,还有我姐,她到底怎么了啊?”何尚问道。

        何其志抬起胳膊,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努力稳了稳心神,才缓缓的说道:“我、我也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但是,就在诗雅那两滴泪水进入我的眼睛的时候,我似乎听到了诗雅的声音。她告诉我,让我好好谢谢刘浪,谢谢他做的一切,还有、还有,她说……”

        刘浪见何其志不紧不慢的说着,不禁大急,催促道:“何校长,还有什么?你快说呀!”

        何尚同样点头,一脸期待的盯着何其志。

        何其志深吸了一口气,似乎为了平复自己的情绪,声音中还带着沙哑的颤抖,缓声说道:“诗雅已经死了,也没有可能再活过来了。可是,她却告诉我,因为刘浪的那几道招魂符,阴间的鬼差似乎极为敬重,将她的肉身也拖入了阴间……”

        “咝……”

        刘浪跟何尚相互对视了两眼,均是满脸的疑惑。

        刘浪心道:我根本不认识阴间的鬼差,他们为何要看我的面子呢?

        而何尚更是震惊无比:刘浪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跟阴间的鬼差都有联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