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三百一十七章 迷神阵中迷神术
  • 第三百一十七章 迷神阵中迷神术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燃^文^书库][www].[].[com]    刘浪斜眼观瞧,看着朱涯却总有一种浑身不自在的感觉,越看越感觉哪里不对劲。【燃文书库(7764)】

        朱涯见刘浪一直盯着自己,似乎还有些害羞,微微低下了脑袋,声音中透着冰冷的说道:“喂,看什么,没见过帅哥吗?”

        朱涯这一句话,刘浪一拍脑门,瞬间明白了,指着朱涯的身上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艹,猪牙,我说怎么越看越别扭的,你怎么也跟你的吴师叔学起来了啊,哪里整了一身风骚的衣服,你那破道袍呢?怎么不穿了啊?”

        自从刘浪认识朱涯以来,朱涯一直穿着一身道袍,八百年都不换一次。可是,今天朱涯竟然破天荒的换了一套休闲服,脚下穿着一双运动鞋。

        这套衣服穿在朱涯身上,倒也有种英姿飒爽的感觉,可在刘浪看来,却是别扭非常。

        哎,看来先入为主的确太害人了。

        刘浪笑得前仰后合,根本不理会已经涨红脸的朱涯。

        朱涯一脸的不悦,白了一眼吴半仙,不满的说道:“吴师叔,我、我们有道袍不穿,干嘛穿这种怪衣服啊,你看,刘浪都快笑疯了。”

        刘浪不但快笑疯了,都快笑抽了。

        吴半仙冷哼一声,也横了刘浪一眼,高声叫道:“切,你别理他,让他笑。他知道个屁,我们这叫真正的入世,进入俗世,当然要有个俗世的样子。”

        “哈哈,哈哈,还俗世呢,我看起来怎么感觉那么俗呢?”

        “行啦,你不谈正事了啊?”

        吴半仙一句话,顿时遏制住了刘浪的狂笑。

        刘浪终于努力平复下了心情,看了看披着白毛巾的吴半仙,又看了看穿着休闲服的朱涯,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可脸却憋得通红。

        “好、好好好,快说,你究竟知道些啥?”

        朱涯一屁股坐到了旁边的按摩床上,从床下的一个抽屉里往外拿东西。

        宝剑,符纸,红绳子,然后将宝剑背到了身后,将符纸和红绳揣进了口袋,本来已经有些怪异的样子,看起来更加的不伦不类。

        刘浪本来已经不笑了,可看着朱涯一本正经的收拾着那些抓鬼的道具,然后往休闲服上佩戴,再也忍不住又哈哈大笑了起来。

        “咱能不能穿回道袍啊?你这模样,是扮小丑啊,还是演唱戏的啊?哈哈,哈哈……”

        ……

        正当刘浪在跟吴半仙和朱涯商量着如何破解别墅的迷团之时,何诗雅已带着两张附着小鬼的符纸回到了家。

        因为何尚已作为刘浪的密探潜入了雁氏集团,而何其志暂时送进了养老院,整个何家此时只剩下何诗雅一个人。

        何诗雅进门之后,再次确认了一下房间里面的确没有其它的人,回身将门锁了好几道,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将两张符纸随手扔到了地上,何诗雅阴森森的笑了起来:“哼,原来刘浪这个傻小子这么好骗,真是没想到,他竟然会想着对我掏心掏肺。哈哈,看来,这迷神术的威力的确很强悍啊。”

        锁鬼符可将鬼物锁在其中,如果没有施咒人驱动,里面的鬼物不但看不见外面的东西,而且也听不到。

        何诗雅显然对这些都知道,倒也不担心会被两只小鬼听见。

        何诗雅站在房子的中间,左右环顾了一圈,然后将身上的衣服扒了个精光,露出了美丽诱人的躯体。

        正当何诗雅准备进洗手间冲下澡的时候,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

        何诗雅一愣,连忙拿起电话一看,脸色却瞬间变了数遍,立刻一脸的严肃,恭恭敬敬的接起电话,压低声音说道:“教主,您有什么吩咐?”

        电话那头传来了嘶哑的声音,像是破锣一般,阴森恐怖。

        “玉面,怎么一直不跟我联系,是不是在何家的日子过得很爽,忘了我交给你的任务了啊?”

        何诗雅一哆嗦,连忙摆头道:“没有没有,教主,属下不敢,只是如今时机不成熟,刘浪那小子只是陷入了迷神阵中两次,此时下手还有点太早。”

        “哼,玉面,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耍心思,否则,会死的很难看。那种万虫穿心的感觉,相信你是知道的吧?”

        何诗雅一哆嗦,连忙说道:“不敢不敢,属下就算是有天大的胆子,也绝对不敢对教主有任何异心,只是……”

        “只是什么?”

        何诗雅迟疑了片刻,眼珠忽然间转了转,低声道:“哦,教主,我只是担心,这迷神阵中虽然将何诗雅的七魄困住,让刘浪以为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可我担心,会不会被他发现啊?”

        “哼,这有什么好担心的?迷神阵集合五毒之术,每进入一次毒性就会加重一分,而对方却完全不知情,还以为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如果五毒全部侵入了其中,就算是大罗神仙恐怕都救不了他了。到时候,只要你想,他就完全可以受你摆布,根本不可能辨别出到底是幻境,还是真实的了。”

        “教主,我知道,所以玉面现在让刘浪以后自己占了何诗雅的身子。没想到,他竟然真的如痴如醉,再用不了几天,五毒应该就能全部侵入刘浪的体内了。”

        “哈哈,好,很好,可是,我再提醒你一点儿,虽然如今我断了一只胳膊,可依旧是你的教主,如果你敢动任何贪念的话,我保证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敢不敢,玉面不敢。”

        自称玉面的女子挂了电话,嘴角却勾起一丝诡异的笑容,看了一眼刘浪放乱神术的大相框,冷声哼道:“乌不骨,你差点死在了茅山,却还对乱神术死心不改,竟然不惜损耗自己的修为也要布置这个迷神阵,使用什么迷神术。哼,既然我得到了乱神术,等我修炼有成,恐怕到时候,也由不得你在我面前嚣张了吧?”

        “哈哈,哈哈……”

        玉面癫狂的笑了起来,似乎已经胜券在握。

        扭动着婀娜的腰肢,玉面推门进入了洗手间。

        里面传来了哗啦哗啦的水声,雾气升腾,很快将整个窈窕的身影笼罩了起来。

        任谁也没法想到,刘浪口口声声要誓死保护的何诗雅,竟然是黑巫教与千叶平起平坐,懂得易容术的玉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