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三百一十一章 真有鬼啊
  • 第三百一十一章 真有鬼啊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李二狗横死,荷花死后身体竟然被炼制成尸傀。复制网址访问这一连串的事情背后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自打从茅山回来,刘浪甚至还没好好休息一下,除了泡妞就是打鬼,这一眨眼竟然过去了好几天了。

        好不容易破了处男之身吧,刘浪才发现,这种东西不是破了那么简单的,而是要担起责任。

        关键是这老处男身破的,总让刘浪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

        既然要了人家的身子,人家的事就得是自己的事,就算是别着脑袋上刀山下油锅都得去干。

        天下之大什么人都有。

        刘浪从来没想过有的男人睡完之后,拍拍屁股就会走人。

        在刘浪的心里,那种男人,根本算不上男人。

        老熊知道刘浪的有些手段,但对巫术这种东西还处于一知半解,一脸疑惑的追问道:“浪人刘,你可别吓我,什么巫术啊?”

        刘浪看着周围没有其它的人,吃了一口菜,又抿了一口酒,压低声音说道:“老熊,许多事情我一时半会儿跟你讲不清楚,荷花你知道吧?”

        老熊神色郑重,连连点头道:“知道知道,彩云的老乡啊。”

        “她在前几天死在了一家旅馆里,死相极为残,而且身时浑身上下只穿了一双红色无跟鞋。”

        “咝……”

        本来气得脸色煞白的老熊,此时瞪大了眼睛,面露惊恐道:“浪人刘,你、你可别吓我啊?”

        刘浪眯起了眼睛道:“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那家旅馆问问。”

        老熊哆嗦了一下,带着祈求的眼神说道:“那、那你得救救彩云啊。”

        刘浪一愣,狐疑的看着老熊,反问道:“你还不死心?彩云都不要你了啊?”

        “哎,浪人刘,你不知道,彩云是我第一个交的女朋友,而且。我的处男之身都交了出去,我、我能死心吗?”

        一旁的何诗雅一直没有吭声,刚喝了一口水,听到老熊的话,噗的一口全部吐了出去,脸涨得通红,强忍着没笑出声来。

        刘浪看了看何诗雅。又看了看老熊,再也憋不住。哈哈大笑道:“老熊啊,你这家伙还处男之身呢,是不舍得去云南花的那几千块钱吧?”

        老熊还想争辩。刘浪一摆手,正色道:“老熊,这件事我知道了,无论如何这不是你能管的了的,我会想办法去救彩云的,不过前提是她还得活着。”

        老熊此时对刘浪的话不再怀疑,重重点了点头道:“好。浪人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你随时找我,妈的,我就在想,彩云怎么可能说跟我分手就分手呢?”

        这家伙,还是不死心呢。

        跟老熊分开的时候。老熊的心情看起来好了很多。

        刘浪没有再去何家,而是带着何诗雅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

        这是刘浪第一次带何诗雅到自己住的地方,刚一进去,一股浓烈的潮湿与发霉的味道迎面扑来。

        何诗雅不自觉的捂住了鼻子,皱了皱眉头,问道:“刘浪。你、你就住这种地方?”

        刘浪不以为意,呵呵笑道:“当然喽,我一个穷学生,住这种地方已经不错了呢。”

        何诗雅张了张嘴,似乎有些难以启齿,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说道:“要、要不。你住我们家吧?”

        刘浪一听,顿时不乐意了,连连摆手道:“不行不行,哪儿怎么行啊,等我买了房子,你来住。”

        何诗雅还想再劝两句,可刘浪双眼一瞪,直接讲何诗雅的后半句话给瞪了回去。

        做男人,当然要硬气一些。

        拉着何诗雅走进了房间,刘浪一指凌乱的床沿,说道:“阿雅,你先随便坐坐,一会儿我给你看样东西。”

        何诗雅点了点头,似乎也适应了那股怪味,慢慢将手也松开,可眉头却一直皱着,似乎对刘浪住的这个地方极不满意。

        何诗雅看着刘浪将到处堆放的东西稍微收拾了一下,腾出了一块儿地方,然后将靠墙的破桌子搬到了中间,从床底下拉出一张黄布,铺在了桌子上。

        最后,刘浪将之前供奉韩晓琪的香炉摆到了桌子上,然后将朱涯给自己的锁鬼符拿了出来,摆到香炉的前面。

        看着刘浪熟练的做着这一切,何诗雅不禁疑惑不解,忍不住问道:“刘浪,你在干嘛?”

        “呵呵,你不是开了一个诡店吗?当然要有点真实的东西,这段时间你先帮我照看着两只小鬼。”

        说完,刘浪拿出两张黄符和毛笔。

        道法中绘制符咒大都用朱砂,但巫术中却大都是鸡血鸭血这种东西。

        刘浪本来也想着用这些东西,但考虑到自己是第一次用这种养鬼之法,而且乱神术中说,所有的血都及不上养鬼人自己的鲜血。

        既然这样,为了保险起见,当然先用自己的血试试喽。

        其实刘浪早就想好了,在锁鬼符中这两只小鬼可能受到了什么诅咒,既然如此,那重新投胎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

        把他们先暂时放在何诗雅的身边,一方面可以真正意义上让何诗雅了解什么是鬼,另一方面也让何诗雅在诡店里面寻找一些关于两只小鬼的信息,看看能否让他们回忆起什么来。

        何诗雅此时瞪大了眼睛,满脸好奇的盯着刘浪的一举一动。

        刘浪转头看了一眼何诗雅,轻轻一笑道:“阿雅,你不是一直想见鬼吗?今天我让你见见真正的鬼。”

        “啊?鬼?”

        何诗雅吓得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小嘴,身子往后一倒,差点跌倒在了床上。

        “不是,刘浪,那鬼不会害人吧?”

        刘浪看着何诗雅惊恐的样子,呵呵一笑,安慰道:“当然了,这两只小鬼也怪可怜的,之前被困在一个地方,现在出来了,不会再害人了。”

        边说着,刘浪狠心一咬牙,对着食指一口咬了下去。

        “兹……”

        指头被咬破,刘浪赶紧往外挤了挤,用毛笔沾了点鲜血,然后飞速的在黄纸上画了一道符。

        边画着,刘浪口中念念有词。

        符咒很快就画完,刘浪一口气画了两张,然后将锁鬼符用指尖夹了起来,往空气抛,口诵道咒,疾曰:“急急如律令!”

        “呼……”

        一阵阴风随之响起,两道青烟瞬间从锁鬼符中钻了出来,垂手立在刘浪两边。

        何诗雅啊的尖叫一声,登时吓得面色苍白,嗖的站起身来,一把抱住刘浪的胳膊,哆嗦道:“鬼、真有鬼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