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三百零八章 计谋开始
  • 第三百零八章 计谋开始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燃^文^书库][www].[].[com]    刘浪刚到何诗雅家的门口,正想按门铃,大门却直接被从里面打开。【燃文书库(7764)】

        刘浪抬头一看,见是何尚。

        只见何尚一身西装,打扮得人模人样,头上还喷着发丝,一看到刘浪,连忙恭恭敬敬的问道:“姐夫,你来了啊?”

        刘浪点头,对何尚的小嘴这般甜是越来越喜欢了。

        “怎么?要去雁氏集团?”

        “嗯,昨天我想了一晚上,如果能帮得上姐夫的忙,而且还有钱赚,一举两得的事情,还是可以做的。”

        刘浪哈哈大笑了两声,拍了拍何尚的肩膀,朗声笑道:“嗯,我现在正在筹划着开个KTV,你在那边不仅只是为了监视,还要学习一些实打实的东西,到时候你可以帮忙管理一下KTV的。”

        何尚一听,顿时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盯着刘浪,似乎对刘浪的话还有所怀:“姐夫,你、你有那么多钱?”

        刘浪摇了摇头道:“钱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不过……”

        刘浪想起了李二狗的事情,往前凑了凑,小声说道:“何尚,李二狗死了。”

        何尚大惊失色,脸上刷的就冒出汗来,震惊的盯着刘浪,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战战兢兢的问道:“姐、姐夫,你、你把他给杀了?”

        按照何尚的意思,出口气也就得了,可没想到,李二狗竟然死了。

        何尚开始再一次审视着自己这个姐夫,感觉自己越来越看不透了。

        刘浪摇头道:“没有,他是被别人杀的,这件事背后可能还有人,开学后你留意你们学校的冷校长,抽空叫上我,我去会会那个冷校长。”

        刘浪似乎已完全把自己当成了何家的主人,说话间也硬气了不少,不像是在征询,反而更像是在吩咐。

        甚至就连何尚听到刘浪的话,却没有任何的不妥,可眼中的惊奇却溢于言表。

        “姐夫,你、你怎么知道新来的校长姓冷的?”

        刘浪嘿嘿一笑道:“行啦,哪儿有那么多为什么啊,反正以为不会有谁敢再欺负你了,你如果想在学校张狂一点儿也没有关系,但如果再敢干些恶事,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何尚脸上都笑开了话儿,似乎自从何其志从校长的位置上退下来之后,从来没有笑得这么开心过,连连点头道:“姐夫,你放心好了,我知道自己以前做了很多混蛋事,以后不会了,而且,我还要帮着姐夫打天下呢。”

        刘浪重重捶了一下何尚的胸膛,笑骂道:“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何尚突然有一种感觉,自己有了刘浪这个姐夫,不但会前途无量,就连钱途也是,而且,在经历了一些世态炎凉之后,似乎很多事情都看得比以前更加明白了。

        以后,谁敢对刘浪不敬,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他的。

        何尚暗暗下了决心,更是坚定了帮助刘浪调查雁氏集团的决心。

        看着何尚远去的轻盈的脚步,刘浪也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

        让身边的人开心,舒心,原来是件如此畅快的事情呢。

        推门走进何家小洋房,刘浪这捏手捏脚直接摸进了何诗雅的房间。

        一进何诗雅的房间,刘浪瞬间感觉自己浑身燥热,空气像是发生了什么不易察觉的变化一般。

        此时何诗雅正半躺在床上,身上只盖了一条毛毯,雪白的大腿露在外面,而胸前一起一伏,性感的小嘴微微半张着,两只眼睛闭着,睫毛还在不停的颤抖着。

        看何诗雅的样子,似乎挂了电话之后又睡着了。

        这段时间何诗雅恐怕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此时有了男人依靠,心里终于踏实了。

        看着何诗雅的睡姿,刘浪咽了一口唾沫,忍不住心道:“人家都说少妇更有味道,这何诗雅本来已经够撩人的了,结果现在比昨天晚上更让人……哎……”

        刘浪长长叹了一口气,悄悄把鞋脱掉,然后是裤子和上衣,一头扎到了床上,顿时繁花绚烂。

        何诗雅朦朦胧胧中一看是刘浪,半推半就中的呻吟声犹如勾魂锁魄一般响了起来。

        呢喃轻语,晨曦初光,太阳拨开了清晨的云朵之后,两人气喘吁吁的躺在床上。

        何诗雅已是轻车熟路,让刘浪犹如陷入了巫山不知归路一般。

        “刘浪,你、你太坏了,大清早的……”

        “呵呵,阿雅,你不是说有的是力气嘛,现在怎么样?看你累的那个样儿……”

        “哼,谁叫你如狼似虎的……”

        “哟哟哟,还好意思说我,好像刚才是你如狼似虎吧?”

        何诗雅一脸的娇羞,再次钻进了被窝里,蒙着被子哼哼道:“就你坏,我懒得跟你说了。”

        刘浪本就有点大男子主义,非常享受何诗雅这种小女人的姿态,甚至有时候还有种莫名其妙的想法,要不要带着何诗雅回家给自己的老爹老娘见见面啊。

        又腻味了一会儿,何诗雅终于从被窝里钻了出来,本来想洗漱一下,却正好看到了刘浪扔在地上的衣服。

        那些衣服随意被扔在了地上,乱神术跟碎了的手机也掉在了外面。

        何诗雅眼角急跳了两下,迅速摆出一副好奇的样子,拿起乱神术,刚翻了两页,刘浪立刻就看到了。

        刘浪吓得直接从床上弹了起来,一把将乱神术抢了回来,大声叫道:“阿雅,这东西你不能看。”

        何诗雅见刘浪反应如此激烈,一脸的茫然,问道:“为什么啊?”

        “这是一本邪书,我看就行了,你坚决不能看。”

        刘浪说得非常坚定。

        何诗雅只好点了点头道:“好吧,你不让我看我就不看,不过,你可不能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否则,我就死给你看!”

        何诗雅银牙轻咬,直勾勾的盯着刘浪。

        刘浪呵呵一笑,盯着何诗雅的胸前,眼神中闪过无尽的贪婪,含糊道:“当然喽,我有什么事情自然要跟自己的阿雅说喽。”

        何诗雅看着刘浪的眼神,一低头,才恍然竟识到自己竟然没有穿衣服,连忙将毛毯扯了过来,将自己诱人的身体包了个严严实实,娇怒道:“哼,看你那熊样儿!”

        说完,转身进了洗手间。

        刘浪嘴角挂着满足的微笑,手里拿着乱神术,躺在床上,环顾着四周,想着该把乱神术放在哪里。

        整个房间除了有一张书桌和一组软沙发之外,倒也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墙上挂着几张何诗雅的放大照片。

        刘浪蹙起眉头想了一会,然后站起身来,走到侧面墙边,抬头看着那张足有真人大小的放大相框。

        不知为何,自从昨晚跟何诗雅有过之后,刘浪虽然感觉到了畅快淋漓,可却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一切像是在梦中,但又怎么可能有这么真实的梦啊?

        只隔了一个晚上,刘浪两度进入何诗雅的房间,可每次踏入门口的瞬间,总像是有些梦幻似的。

        嗨,瞎琢磨啥啊,自己难道还想逃避责任不成吗?

        刘浪轻轻叹息了一声,自嘲般摇了摇头,再次抬头看着相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