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暗藏祸根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暗藏祸根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何尚口中的姐夫虽然不太值钱,但关键时刻还是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

        何诗雅很自然的搂住了刘浪的胳膊,然后含情脉脉的看着刘浪,深情的说道:“雁二公子,其实我跟刘浪在一起很长时间了,只是没来得及告诉你。”

        雁西脸上终于有点挂不住了,面露尴尬之色,勉强笑道:“呵呵,诗雅,真是恭喜你了,我就怕以前我哥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本来还想着我来弥补,看来我还是多虑了呢。”

        “哪儿有啊,雁二公子,看你说的,你是你,你哥是你哥,再说,都过去了。”

        雁西笑了笑,不再谈论这个问题,而是问道:“诗雅,我听说你辞职不当老师了,这次来就是想问一些有没有兴趣去我们公司,我没别的意思。”

        刘浪一听,心里不禁暗骂了一句:靠,原来在这儿等着呢,这小子果然比雁东阴险的多,还说不上心,竟然连阿雅辞职了都知道。

        不过刘浪既然在何家站稳了脚跟,自然没有必要生什么气,刚想张口,却听何诗雅道:“哦,雁公子,您真是费心了,这件事刘浪自有安排。”

        “啊他他不是还在上学,而且还没工作嘛”

        我艹你二大爷,原来你早就知道了,看来,你这小子不老实啊。

        刘浪此时哪里还不明白,雁西似乎在暗中讥讽自己没钱呢。

        刘浪本来心情不错,想着雁东还算识相,没必要跟你闹翻,结果这么一听,顿时火冒三丈,强压着怒火嘿嘿笑道:“哦,雁公子,你可真有心啊,工作的事情我不用愁,而且养活阿雅也没有问题。我哥们儿多,随便找个地方都能有口饭吃。”

        说完这话,刘浪还感觉不太够分量,又加了一句:“哦,对了,如果你们公司有什么问题的话,无论黑~道还是白~道。找我就是了,说不定还能帮上你的忙呢。”

        一时间。火药味瞬间浓烈了起来。

        雁西轻蔑的看着了刘浪一眼,嘿嘿笑道:“这样啊,好吧,看来我多此一举了,那我先回去了。”

        说完,雁西从怀里拿出一张名片,放到了桌子上,然后说道:“对了,这是我的名片。如果需要帮忙的话,可以给我打电话啊,诗雅”

        雁西嘴角一勾,诡异的笑了笑,似是无意中瞟了刘浪一眼。

        刘浪看在眼里,心中不禁暗骂:他娘的,这小瘪三表面无惊无澜。比他的死鬼老哥阴险的多了,看来,还是小心点儿为好。

        没有人挽留雁西。

        雁西自讨了个没趣,转身离开了何家,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问何尚:“对了。何尚,我们公司缺个副总的位置,你有没有兴趣啊”

        何尚一听,张了张嘴巴,顿时一脸的愕然,眼中立刻闪过一丝贪婪,可还没有回答。何诗雅直接拒绝道:“不用了不用了,我们家何尚还小,而且根本不懂管理,雁公子真是费心了。”

        雁西看了一眼何尚,微微一笑,却是说道:“好吧,不过,何尚,如果想通了的话,随时给打电话哦”

        说完,雁西阴险的一笑,走了出去。

        门一关上,刘浪一屁股坐了下去,脑海中却开始翻滚了起来。

        妈的,雁西说的比唱的好听,但明显还是在针对自己,看来当时雁东的死他查出了点端倪。

        先不管这雁西到底有没有别的企图,但既然姓雁,指定就不是好东西。

        一想起雁西那自信的眼神,一副我有钱我怕谁的表情,刘浪不禁气极,心中暗想:“妈的,老子只顾着抓鬼,匡扶人间正义,并不代表不会赚钱,如今既然要保护自己的女人,光是能打能杀还是不行的,看来还得有钱。”

        暗暗下定决心,刘浪有了目标,心中一缓,刚抬起头来,却见何氏姐弟四只眼睛正盯着自己。

        何诗雅跟做错事的小孩子一般,战战兢兢的问道:“刘浪,你没事吧”

        刘浪哈哈一笑,道:“我能什么事”

        转头看着何尚,刘浪道:“对了,何尚,既然你叫我一声姐夫,那以后有什么事情自然有我罩着,知道吗”

        何尚挤出一丝微笑,脸色上却闪过一丝落寞,点了点头,道:“嗯,我知道,自从父亲变成这样之后,我在学校里那些小跟班也都不理我了,我真正体会了人情的冷暖,而且,这段时间我姐也”

        “哎,不说了,都过去了,如今有你在,感觉我们家又有点儿人气了。”

        边说着,何尚竟然流出了泪来。

        刘浪一看,不禁心头一动,似乎何尚有什么话没说,忙问道:“怎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有没有,哪儿能啊,只要我姐没事就好了,我一个男人能有什么事啊”

        何尚连忙转过头去,不肯再说。

        何诗雅似乎也看出了不对劲,忙追问道:“何尚,到底怎么了你快说”

        何尚被何诗雅一追问,竟然低下了头,呜呜的哭了起来,“姐,我不想上学了,我好怕,我好累,以前我做了很多混蛋事,可是,我真的改了,但是、但是”

        何尚边说着,似乎心里有着极大的委屈,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

        在何诗雅的追问之下,何尚终于边哭着,还是将心中的苦闷倒了出来。

        听完之后,何诗雅却是一脸的哀怨,竟然怔怔的说不出话来,不停的叹着气:“哎、哎、哎”

        刘浪听完之后,不禁非常气愤,沉声问道:“何尚,你想怎么样”

        何尚抬起头来,眼中还挂着泪珠,看着这个跟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姐夫,无奈的说道:“我还能怎么样以前父亲是校长,我可以胡作非为,可现在,我只能夹着尾巴做人,还能怎么样”

        “狗屁,何尚,你少说这种屁话既然你姐是我的人,谁敢欺负你,就是欺负我,还夹着尾巴做人你太他娘的混蛋了,你给我仰起头做人,老子今天非给你做主不可”

        说完,刘浪直接拿起电话,打给了赵二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