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八十三章 阴阳鱼玉佩
  • 第二百八十三章 阴阳鱼玉佩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千叶一愣,似乎听过这种蛊血再生之法,眼神中闪过一丝挣扎之后,重重点了点头。

        蛊血再生之法相当于是一种契约关系,如果有人中了蛊毒没死的话,体内残存的鲜血中会依旧含有蛊毒,而借助这种蛊毒溶进别人体内,那被溶之人就相当于蛊虫的存在。

        主生则蛊生,主死则蛊亡。

        也就是说,如果刘浪死了,千叶也会死去,而且这只是单向的契约关系,就算千叶死一千次,对刘浪却无半点影响。

        见千叶点头之后,刘浪没有再犹豫,而是将半杯血用指点沾了几滴,在千叶的额头、鼻眼耳朵五观以及四肢分别沾了一滴,边沾口中还念念有词。

        最后剩下一小口,刘浪送到千叶的嘴中,轻声说道:“喝了吧。”

        千叶不再犹豫,张口将最后那一点儿咽进了肚子里。

        刘浪将手抚在千叶的脸上,五指张开,口中吟诵着含糊不清的口决。

        令人惊奇的是,本来消瘦的千叶身体竟然慢慢鼓了起来,脸色也恢复了正常,不到三分钟的时间,整个人已跟受伤之前差不多模样了。

        刘浪对这种蛊血再生之法并没有多大把握,但看到千叶的变化之后,不禁也大为好奇,满眼的惊叹。

        乱神术果然神奇,竟然真的有如此功效

        刘浪大吃一惊,双脚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两眼直直的盯着千叶。

        又过了一会儿,千叶似乎也恢复的差不多了,挣扎了两下,却依旧被那些绳子捆得死死的,身不能动。

        “教主。”

        千叶生涩的叫了一声。

        刘浪没有回答,而是继续看着千叶。

        千叶身体忽然间抖动了两下,嘎巴嘎巴响了两声,本来壮大的身体竟然神奇的扭曲了起来,直接从绳子中绕出。

        刘浪张大了嘴巴。忍不住问道:“这就是缩骨术”

        绳子完好无损,千叶也完好无损。

        这就跟变魔术一般,但刘浪知道,这绝对不是魔术。

        千叶从床板上走了下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咚咚咚磕了三个头,然后抬起头来。哽咽道:“教主在上,黑巫教暗香堂堂主千叶拜见教主”

        千叶像是从来没有受过伤一般。说话掷地有声。

        刘浪一听,不禁愕然,问道:“堂主”

        “对,黑巫教自教主之下分左右护法,护法之下分七大堂,共设七堂堂主,我就是暗香堂堂主,跟我一起的那个穿旗袍的女人叫玉面,是凤起堂堂主。最为拿手的本事就是易容术。”

        听到千叶的话,刘浪立刻就明白了,怪不得那天安可希说碰到了一个女道士,肯定就是这个玉面所为。

        刘浪缓缓点了点头,神色凝重的说道:“行了,你比我年纪大,以后直接叫我的名字好了。我叫你叶哥,你没意见吧”

        千叶一听,顿时一愣,慌乱的拜服在地,惊恐的说道:“属下不敢,属下不敢。”

        刘浪脸皮一紧。沉声道:“叶哥,就这么定了,如果你再如此,别怪我不客气。”

        说话间,刘浪的身上也莫名散发出了一股威严的气势,惊得千叶连连点头道:“是,属下遵命”

        等刘浪带着千叶从小黑屋出去之后。所有的茅山弟子一涌而上,个个手拿宝剑,将刘浪团团围住,但却并不敢靠前。

        刘浪嘴角微微一动,看着这些弟子愤怒的眼神,个个咬牙切齿的样子,不由得长长叹了一口气,轻蔑的笑道:“怎么,难道你们真以为自己能对付得了我吗”

        刘浪擂台一战,已让所有人记住了刘浪的名字,而在这些弟子的心目中,刘浪却成了黑巫恶魔的代名词。“

        其实刘浪也不知道当时自己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愤怒像是把体内的什么力量调动了起来,而将安玉桥打倒之后,那股力量也瞬间消失不见。

        此时的刘浪除了身体比之前更为强壮之外,恐怕也就是右手手指的仙脉可以一战了。

        如果真要跟这些茅山弟子打起来,胜负难料。

        千叶一看到这些弟子围了过来,立刻冲到刘浪的面前,挡住刘浪,高声喝道:“你们想干嘛”

        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难以置信的看着千叶。

        这、这个人不是快要死了吗竟然又救活了

        朱涯跟饶九妹同时也有点不可思议。

        朱涯对着茅山弟子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随意动手。

        这些茅山弟子当然不敢随意动手,只是围着刘浪跟千叶,等着有人去通报掌门。

        朱涯走到刘浪身边,看着他问道:“你真决定带这个黑巫教的人走”

        “有何不可”刘浪微微一笑。

        “可是,如果你这么做了,那你再也无法洗掉自己邪教的身份了啊。”

        “哈哈,今天的事情你应该已经看到了,什么是正邪难道那所谓的名门正派真的就是正派吗我感觉,他不比黑巫教强多少”

        刘浪冷冷的说着,扫视了在场的所有弟子一眼,高声喊道:“诸位,我知道我如今说什么也不会有人相信,但是,我要告诉大家一句,武当那个人跟我没有半点关系,是安玉桥那个老贼给自己的弟子动了手脚。”

        “刘浪,你别狡辩了,安掌门怎么可能”

        “对,身为一派掌门”

        刘浪失望的摇了摇头,直接将对方的话打断,冷声道:“够了,信与不信我毫不关心,该说的我也说了,如果你们今天谁敢阻拦,休怪我不客气”

        茅山弟子都吓得面如土色,相互对视着,却并不敢靠前。

        饶九妹站在一旁,一直没有吭声,只是静静的盯着刘浪,心中却是波涛汹涌了起来。

        饶九妹心道:爷爷不是告诉我,那个跟我订亲的人根本不可能活太久的吗而且,那个人体内阴邪太重,必须要刻意压制的吗

        怎么可能怎么会是他

        饶九妹的心中翻江倒海,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从小自己的爷爷说的一切,竟然全是真的。在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还有另外一块阴阳鱼玉佩

        而拥有这块阴阳鱼玉佩的人,却是这个看似没有本事却偏偏喜欢逞强,如今竟然为了救自己,连整个道门都得罪了的刘浪。

        天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