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八十二章 蛊血再生之法
  • 第二百八十二章 蛊血再生之法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给所有人的震撼太过剧烈,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出手阻拦。 >

        刘浪走后没多久,武当弟子就将安玉桥抬走了,而安玉桥很快也转醒了过来,连招呼都没打,虽然身上还有重伤不能自己行走,却让自己的弟子抬着自己灰溜溜的走了。

        安玉桥走的时候,有人向万义良通报,但万义良只是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了一句:“走就走吧。”

        装作不知道一般,连送都没送。

        龙虎山的人也宣布不再参加最后的比试,其余门派自知无法与茅山抗衡,再加上被刘浪给吓怕了,也纷纷告辞。

        一时间,本来闹得沸沸扬扬的道门大会,竟然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没有人去理会奖金,更没有人敢提一句游尸血了。

        再说朱涯跟饶九妹带着刘浪去见了千叶之时,千叶整个人已瘦了整整一圈。

        千叶手脚全部被捆着,绑在了一间黑漆漆的小屋子里,躺在一张硬床板上,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张着嘴,却发不出声音。

        刘浪看着千叶的惨样儿,不禁皱了皱眉头,转头问朱涯:“怎么,这些天你们根本不管他吗”

        朱涯摇了摇头,低声道:“他是黑巫教的人,不杀他已经够仁慈的了,为什么要管”

        “可是,他毕竟是一条人命啊”

        刘浪想辩白,见小屋门口又涌进了很多茅山弟子。那些弟子没有去看千叶,却纷纷看着自己。

        刘浪张了张嘴,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自己现在已经被做实了邪教的身份,说再多反而更是适得其反。

        刘浪无奈的摇了摇头,摆手道:“你们都先出去吧,我看看他。”

        没有人动,依旧盯着刘浪。

        刘浪顿时睁大了眼睛,大吼道:“怎么,难道还怕我带着他跑了不成”

        饶九妹想说什么,但还是没有吭声。看了朱涯一眼,低声说道:“我相信他”

        朱涯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对着门口的那些弟子挥了挥手道:“都不要在这里了,如果再出什么事,我担着。”

        朱涯跟饶九妹并肩走了出去,只将刘浪留在了小屋子里。

        弟子们站在小黑屋的门口。依旧不肯离开,紧紧把守着。似是生怕刘浪真的会跑掉一般。

        离小黑屋百步之外,万义良和吴半仙站在一起,静静的看着小黑屋。

        “师弟,这个刘浪到底该怎么办”万义良问道。

        吴半仙也皱着眉头,长长叹了一口气道:“哎,师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是啊,没想到,这小子竟然真的身负黑巫之术。如果我们放他走了,恐怕难以向天下道门中人交待,可是”

        “师兄”吴半仙打断了万义良。

        吴半仙忽然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压低声音说道:“师兄,无论如何,刘浪不能死,无论结果如何。你都对外宣称这件事跟茅山没有关系,只是我吴得钱的个人行为。”

        “啊师弟,你想干嘛”

        “师兄,我自有主张”

        吴半仙没有再说话,而是轻轻摇了摇头,背起手来。缓走朝着远处走去。

        万义良看着吴半仙的背影,长长叹了一口气,一脸无奈的说道:“哎,师弟呀,这个刘浪到底是什么角色,你为什么如此护着他啊”

        话说朱涯跟饶九妹守在门口,任何有想进小黑屋的弟子都被挡在了外面。

        屋内。刘浪看着千叶,目光变得有些阴戾。

        “千叶”刘浪问道。

        千叶眼神中透过一丝惊恐,但还是点了点头,使劲张了张嘴,可口中发出的声音却含糊不清。

        “你后悔了吗”

        千叶没有回答,眼中却慢慢滚出了两滴泪来。

        刘浪知道,这个千叶应该根本没有想到自己追随的乌不骨,竟然会将自己如此轻易的舍弃,甚至可能从来都不知道,其实自己连条狗都不如。

        刘浪自从喝掉游尸血之后,对黑巫术也有了一定的了解,知道此时千叶虽然被符咒震成重伤,但并非是无药可救。

        “千叶,你想活吗”

        刘浪又问了一句。

        千叶瞬间睁大了眼睛,一脸期待的盯着刘浪,挣扎了两下,可根本动弹不得。

        无论人或动物,在最后的生死关头,都会有本能的求生欲。

        看着千叶的反应,刘浪微微点了点头,又问道:“如果我救了你,你还继续帮乌不骨作恶吗”

        千叶急急的摇着脑袋,那样子恨不得直接跪下给刘浪磕头,以表自己的忠心。

        其实刘浪这么问也是多次一举,相信被自已信任的领导狠心的抛弃,就算是再忠心的人,也会心寒,何况乌不骨还是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人。

        想起当时千叶也在洞中,听到了左言的话,刘浪知道应该再加一把火。

        “千叶,当时左护法的话你也听到了吧”

        千叶重重点了点头,眼神中闪过一丝敬畏之色。

        刘浪醒来的时候,听吴半仙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讲了,知道左言虽然救了朱涯跟露卡西,但却并没有救千叶。

        开始时刘浪还不太明白,但此时,刘浪似乎已经隐隐感觉左言已经预感到了今天发生的一切。

        千叶是乌不骨的手下不假,但被当成一枚弃子之后,再也不可能回到乌不骨的身边了。

        而左言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刘浪是黑巫教的教主,手中有乱神术,如此一说,相信乌不骨以后会专门对付刘浪了。

        正因如此,刘浪身边太缺少熟悉乌不骨的人,太缺少得力干将了。

        这就像是一条长长的画卷一般,在画第一笔的时候,就应该知道要画的是什么东西。

        也许,左言当时在揭开刘浪身份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结局。

        这个千叶,是左言专门留给刘浪救的。

        只要刘浪救活千叶,从今以后,千叶就会变成刘浪身边的一条再忠诚不过的狗了,恐怕就算是死,千叶也会为刘浪挡子弹的。

        刘浪不再问了,而是缓缓点了点头,割破了自己的左手手指,拿了一个小茶杯,使劲挤了半杯的血。

        端到千叶的面前,刘浪说道:“乱神术中有一种蛊血再生之法,我的体内被乌不骨下了褐壳蜈蚣的蛊毒,虽然毒性已解,但却也溶进了我的血脉之中,我用此法救你,从今以后,你只能对我言听计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