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七十七章 步知非咋了
  • 第二百七十七章 步知非咋了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饶九妹竟然比饶万春还要厉害,这是很多人都没有想到的。 >

        就连步知非都大吃一惊,眼见三枚桃木钉朝着自己飞来,那力度与速度竟然与自己不逞多让。

        “好厉害,看她的样子,似乎也对桃木钉极为纯熟。”

        步知非面皮一跳,猛然间举起手中的宝剑,快速的劈砍,剑影犹如结成了一张大网一般,呼呼的风声跟着旋起,将三枚桃木钉生生的接了下来。

        场下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几乎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激烈的比试,甚至连喝彩都忘记了,睁大了眼睛,直直的盯着两人,想看看接下来两人会有什么动作。

        饶九妹见桃木钉被接下,嘴角微微一勾,手中的宝剑往天空中一挥,左手迅速结成一个奇怪的手决,双脚跟着往前移动,猛然间朝着步知非扑了过去。

        步知非正琢磨着如何对付饶九妹,忽然见她冲了过来,不禁一惊。

        台下的安玉桥此时眼睛也睁得老大,死死的盯着饶九妹的身影,嘴角轻轻抽动了两下,喃喃道:“什么,难道这就是饶家的降龙术”

        相传当年龙虎山本不叫龙虎山,而上面也并没有道家门派。

        后来在大唐盛世的时候,有一位游方的道人行经这座山时,突然间天空阴沉。

        当时道人站在山下举头仰望,却见山顶上似是站着一只十余丈巨虎,而在巨虎的头顶上,竟然盘旋着一只巨大的黑龙。

        巨虎与黑龙似乎正在撕咬,引动着天空中雷鸣阵阵。

        道士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吓得身不能动,双脚发软,眼见龙虎斗了整整三天三夜,那巨虎终于斗不过黑龙,被黑龙一爪抓伤。

        巨虎受伤后想要逃窜,可无形中像是有一张大网包裹在周围一般。无论巨虎想往哪里逃,却终究离不开山顶。

        最后,巨虎被黑龙所杀,身体化为一只巨大的石像,守望在龙虎山上,而那条黑龙竟然摇身一动,化成了一道金光。也投向了石像。

        道士见此情景,老半天才缓过气来。可还是忍不住好奇,悄悄爬上山顶,却在山顶上发现了一片犹如鳞甲一般的东西。

        那片东西上赫然记载着一种道法,降龙术。

        这种降龙术虽然名为降龙,但不如屠龙术一般,只针对传说中才有的飞龙,对付其它的东西自然也威力无穷。

        道士得到这降龙术之后,便将此山改为龙虎山,并在山在上了一座道观。供奉起了那只巨虎跟黑龙。

        降龙术单人单代相传,已近千年的光景,一直没有真正传播开来。

        这倒不是那个道士不想,只是这种降龙术威力极大,一旦学不好,反而会走火入魔,浑身筋脉尽断而死。

        所以。后来只得筛选天赋异禀之人,单传降龙术。

        照如今的情形看,饶家这一代学习降龙术的人应该就是饶九妹,而并非饶万春。

        安玉桥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竟然真有传说中的降龙术。

        安玉桥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心跳不由得加速。紧紧盯着台上两人的比试。

        步知非似乎也感受到了饶九妹巨大的压迫感,两脚顿时扎实,正想迎面痛击,饶九妹小嘴一张,发出一声尖锐的犹如龙呤一般的声音,双手成掌,轰的一声直接拍在了步知非的胸口。

        步知非蹬蹬蹬连退好几步。嘴角哇得吐出一口鲜血,恶狠狠的瞪着饶九妹。

        “咝”

        场下有人猛然间深吸了一口气,声音显得突兀又刺耳。

        终于有人反应了过来,大叫一声好。

        “好”

        所有人都如梦初醒,叫好声不绝于耳,甚至鼓掌声更是此起彼伏。

        刘浪此时的心里说不出的滋味,目瞪口呆的盯着饶九妹,连连感慨道:“娘呀,这小娘们咋这么厉害幸亏我当初没招惹人家,否则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一想到自己跟朱涯为了对付子母煞伤成那副德性,刘浪心中就有点后悔。

        妈的,如果当初知道这个小护士是个隐藏的超级高手,那早请她帮个忙,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吗

        刘浪想归想,但子母煞那件事已过去太久了,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刘浪身负黄皮子的仙脉,甚至还控制着一只厉鬼,真要比起来,谁胜谁负还真说不清呢。

        而且,刘浪自从用游尸血解了蛊毒之后,总感觉身体跟之前不太一样了,可具体哪里不一样,却完全搞不清楚。

        步知非冷冷的盯着饶九妹,用力擦了一把嘴角的鲜血。

        安玉桥大吃一惊,本来必胜的希望瞬间被动摇,完全不顾自己掌门的形象,张口大骂道:“步知非,今天你要是输了,就别回武当山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一片哗然,就连安可希都难以置信的看着安玉桥。

        “爹,你说什么呢”

        “哼,我说什么,留个废物有什么用”

        安玉桥脸色煞白,根本不管别人的眼光。

        步知非听到安玉桥的话,眼中的表情愈加的阴寒,身体竟然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而瞳孔莫名其妙的放大,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慢慢爬行一般。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步知非的不正常,而刘浪对这种感觉却非常的清晰。

        “啊怎么回事这家伙怎么感觉身上的阴气如此之重,似乎体内藏着什么东西啊”

        安玉桥的脸色也变了数遍,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步知非,嘴角却急速的颤抖了起来,像是在念动什么咒语一般。

        步知非的双眼越来越黑,几乎没有了眼白,缓缓抬起头来,看着饶九妹,可眼神中却尽是茫然之色,根本没有了之前的灵动。

        饶九妹本来在等着步知非认输,却没想到他不但没有认输,竟然还要拼死一搏,而且看他的样子,似乎不太对劲。

        就在所有人都在等着步知非认输的时候,步知非忽然间疾吼了两声,身体犹如离弦的箭一般,飞速的弹跳而出。

        在飞奔的过程中,步知非直接将宝剑扔到了地上,两只手快速成爪状,在所有人的眼中,步知非的指尖竟然变得锋利无比。

        “啊他、他怎么了”

        哪里有人见过这种情景,所有人都惊恐的后退了两步。

        刘浪眼皮一跳,心中一动,暗叫一声不好:“妈的,这个步知非怎么这么像是僵尸啊,而且,似乎这种感觉,跟当时那个退役的士兵王言非常像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