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七十五章 最后一场比试
  • 第二百七十五章 最后一场比试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山有百丈高,山下黑压压一片,密密麻麻挤满了人影,足有万之众。 新匕匕首发

        刘浪只能看到那些模糊的影子,却看不到那些影子究竟长得什么模样。

        刘浪轻轻一动,山下的那群人影忽然间高声呼喊了起来,“嗷”

        吼声雷动,惊得刘浪大叫一声,猛然间睁开双眼,清醒了过来。

        妈的,这算什么梦

        刘浪摸了一把额头,全是汗水。

        坐在刘浪床边的,只有朱涯跟露卡西,两人似乎都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脸慢慢浮现出了红润。

        看着刘浪醒来,露卡西连忙往刘浪身边坐了坐,焦急的问道“浪人道长,你终于醒了啊,我还以为你又睡过去了呢。”

        刘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迷迷糊糊睡着了,还做了一个怪的梦。”

        “啊你又做梦了啊”露卡西惊讶的看着刘浪。

        刘浪猛然间一个激灵,急问道“啥叫又做梦了啊”

        露卡西一怔,似乎忽然间想到了什么,竟然脸一红,娇羞的低下了头,连连摇着脑袋说道“哦,我、我忘了,那天晚是我做梦了,不是你”

        “额”

        刘浪是彻底无语了,想起那天晚露卡西钻进自己的怀里,大声尖叫的样子,不禁皱起了眉头,心道看来,这个洋妞也有心事啊。

        朱涯只是静静的看着,一直没有吭声。

        露卡西聊了一会儿便走出了房间。趁着露卡西出去的间隙,朱涯忽然问道“刘浪,你真的懂巫术”

        刘浪脑门刷的滚出汗来。

        “猪牙,你、你瞎说什么呢。”

        朱涯摇了摇头,微微一笑,道“呵呵,我只是不想你走入歧途。”

        刘浪刚想争辩,朱涯忽然间话锋一转,说道“看你身体的样子,应该这两天能好了,最后的决赛,还等着你去参加呢。”

        不知为何,自从自已清醒之后,刘浪老感觉身边的人都怪怪的。

        难道是错觉

        刘浪无奈的摇了摇头,暗自叹息了一声。

        三天后,刘浪的身体恢复如初,甚至刘浪都感觉自己的身体之前要更强壮了。

        刘浪知道,这可能是有游尸血的原因。

        可不知为何,在刘浪感觉自己身体之前更健壮的时候,却莫名感觉体内不时会传来阵阵阴冷。

        阴冷感总是在刘浪不经意间出现,而短暂的瞬间后很快会消失。

        刘浪没有放在心,在身所有的束缚都拆干净了之后,便迫不及待的跑到了试场地。

        各门派似乎并不知道茅山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依旧神色紧张的盯着试场,摩拳擦掌的想要参加这一轮最后一局的试。

        武斗已经到了最后一天,该淘汰的也淘汰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一些最有希望能够获胜的门派。

        刘浪刻意留意了一下,见麻衣派已经不见了,应该是因为乌不骨的原因,已经下山了。

        最后一轮的规则非常简单,只要敢迎战,或者体力够好,跟打擂台似的,可以一直打下去。

        此时站在试台的是步知非,只见步知非一脚将一个弟子踹倒,拍了拍手,高高扬起了头,高声问道“还有谁”

        台下一阵唏嘘,蠢蠢欲动之声不绝于耳,可没有一个人敢再前。

        “哎,武当果然是名门正派,这个步知非已经接连打败了十几个人了,竟然还没有丝毫败退的迹象,看来,这一轮很有可能被他拿下了啊。”

        “是啊,你看他的招式,恐怕连那些门派的掌门都不过如此吧”

        “长江后浪推前浪,看来,此番试,武当最有希望能赢了。”

        场下的所有人都在交头接耳,却没有一个人敢前。

        安玉桥眯着眼睛,微微的点着头,脸却跟炸开了花儿一般,得意的笑着。

        巫毒的事情既然跟武当没有关系,那安玉桥自然也没有了麻烦,眼全盯着那最终获胜者的奖励了。

        虽然第一轮安玉桥本以为安可希会稳赢,但到头来却被刘浪夺了头筹。

        如今刘浪几天未见,肯定是对道法试胆怯了,不敢露面了。

        安玉桥笑呵呵的看着步知非,怎么看怎么顺眼,不经意的一歪头,两只眼睛顿时瞪得老大,“这小子怎么又来了”

        安玉桥不知道刘浪昏迷的消息,看着刘浪站在一边微笑的看着台,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

        说实话,安玉桥对步知非倒是非常自信,但对这个刘浪却有点琢磨不透。

        虽然安玉桥不认为刘浪有打倒步知非的本事,但却不知为何,心里总有点不舒服,尤其是看到刘浪这个人,总忍不住想骂两句。

        这倒不是刘浪招人烦,实在是刘浪在符咒术对安玉桥的打击太大了。

        步知非在台站了五六分钟,依旧没有人去。

        正当大家以为这一轮试这么结束的时候,龙虎山那边忽然传来一声高喝,大叫道“龙虎山饶万春讨教高招。”

        一个高大的身影犹如猿猴一般,纵身一跃,直接跳到了足有两米多高的高台之,稳稳站到了台边。

        饶万春大跨步走到步知非面前,一拱手,朗声笑道“步师兄,领教了。”

        步知非也跟着一拱手,眼神闪过一丝傲慢,也跟着说道“饶师兄,请”

        两人面色均是一冷,身体同时往后退了半步。

        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别看饶万春人高马大,看似行动有些笨拙,但脚步腾挪之间,却身轻如燕,快速的与步知非游走在了一起。

        两人都使得是宝剑,几招下来,竟然不分下。

        步知非求胜心切,见龙虎山的剑法不武当剑法差多少,又想起自己之前的试全用武当剑法取胜,可能会被对手窥见了招式。

        心头一动,步知非虚晃一招,身体快速后移,猛然间探手入怀,急速拿出一物,朝着饶万春甩了过去。

        那物小巧,带着一阵呼啸的疾风,嗖的一声飞向饶万春的面门。

        站在台下的饶九妹见此,不禁大惊,大叫一声“哥,小心,是桃木钉。”

        桃木钉是道士对付鬼物的常用物品,可因为现在大多数道士都不以抓鬼为生,很少有人身会带着这种东西。

        任谁也没想到,步知非身竟然带着桃木钉,而且看他的手法,似乎也极为熟练。

        台下一片哗然,纷纷变色,有人失声叫道“完了,龙虎山的人肯定得输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