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七十二章 化解
  • 第二百七十二章 化解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啊乌不骨,你个奸贼”

        左言忽然间惨叫一声,本来年轻的面孔几乎是在一瞬间苍老了很多,那模样,足足有七十多岁。 新>

        与此同时,关押四尾狐的铁笼完全崩塌,四尾狐咯咯狂笑着,猛然间从铁笼窜出,朝着洞外飞奔而去。

        “我艹,你耍我”

        刘浪一看,顿时大惊失色,急吼一声,却见四尾狐已窜到了洞口。

        可正在此时,四尾狐像是猛然间撞到了什么东西一般,咚的一声巨响,整个山洞跟个剧震了一下。

        四尾狐的身体直直的倒退而飞,正好跌落在了刘浪的面前。

        此时的四尾狐虽然是人的身子,可四条尾巴完全伸了出来,正挣扎着要站起来,刘浪大怒,猛然间前一步,一把揪住其一条尾巴,大吼道“言而无信的小人,今天,不留下一条尾巴,难道你还想走吗”

        刘浪再次强行运起仙脉,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只听刺啦一声响,硬生生拽下一条尾巴。

        “啊”

        一声尖锐的惨叫声炸空响了起来。

        四尾狐身的并没有鲜血溅出,但四尾狐却瞬间化成了白狐的模样,再次朝着洞外飞奔而去。

        这一次并没有受到什么阻挡,四尾狐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刘浪的视野。

        “臭小子,断尾之仇,老娘会找你算帐的”

        刘浪一个踉跄,再也支撑不住,扑通一声摔倒在地,整个人浑身虚脱,犹如身的力气完全被抽干了一般,再也没有了半分力气。

        朱涯同样倒在地,一只手撑着墙壁,另一只手捂着肚子,好不容易挣扎着站起来,将捂肚子的手缓缓抬了起来,用力一捏,只听一声尖锐的鸣叫声传了出去。

        “百里听”

        刘浪只感觉自己整个人混混沉沉的,再也支撑不住,直接晕倒在地。

        两只眼睛像是打架一般,慢慢变得模糊。

        而在刘浪昏迷的之前,刘浪只见有个人影飞速的从外面跑了进来,朝着乌不骨的身劈了一剑。

        一声惨叫之后,乌不骨整个人化成了一团黑烟

        刘浪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长时间,整个人像是散了架一般。

        这仙脉虽然好用,但强行使用了两次,差点要了刘浪的小命。

        再次醒来时,刘浪见自己躺在一间宽大的卧室里,松软的床铺,明亮的灯光。

        “咳咳”

        刘浪剧烈的咳嗽了两声,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可一动才发现,自己浑身下竟然打满了绷带,根本动不了。

        有人听到刘浪的咳嗽,连忙跑了进来,一见刘浪睁开眼睛,朝着外面大叫了一声“快点啊,他醒了”

        门外很快响起了嘈杂的脚步声,一个穿着道袍的女孩率先跑到了刘浪的面前,伸手去摸刘浪的额头,然后摇了摇头,冷声说道“哼,真不知你这个人怎么想的,没本事还这么喜欢逞能。”

        刘浪歪着脑袋一看,不禁舌头都打结了。

        “大、大眼睛小护~士”

        来人正是饶九妹。

        两次昏迷,竟然全部栽到了饶九妹的手里,刘浪冷不丁想起了次给自己打针的疼痛,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

        这个饶九妹护理手法厉害罢了,道法也厉害,竟然连朱涯都打败了,以后还是尽量少惹她的好。

        刘浪心里打着鼓,见陆续有人走了进来。

        露卡西跟朱涯也在人群。

        俩人虽然看起来脸色还有点苍白,气色也不太好,但明显之前也好了很多,显然身的蛊毒已经被解掉了。

        刘浪勉力抬头往人群观望,只看到了吴半仙跟万义良,却没有发现瞬间苍老的左言。

        张了张嘴,刘浪感觉自己的喉头有些干痒,说出的话都带着沙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饶九妹回过头,对着万义良拱了拱手道“万掌门,他应该没事了,再休息两天好了。”

        万义良点了点头,微笑道“嗯,谢谢你的,回头帮我谢谢饶掌门,他养了一个好女儿。”

        饶九妹面无表情,没有任何激动之色,也礼貌的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露卡西看着躺在床的刘浪,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的样子,可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吴半仙朝着朱涯摆了摆手,沉声说道“师侄,你先带着大家出去,我跟师兄有些话要对刘浪说。”

        朱涯点头,看了刘浪一眼,也走了出去。

        房间里很快剩下了万义良跟吴半仙,二人靠床坐下,两张老脸出现了羞愧之色。

        “师弟,要不你来说吧”万义良道。

        吴半仙似乎有些为难,还是点了点头说道“行,师兄,无论如何,这次多亏了刘浪,既然如此,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我来说”

        吴半仙正了正身子,看着刘浪的表情都有些严肃。

        刘浪狐疑的盯着这两个老头,一脸的茫然,“咋了,吴半仙,你有事情瞒着我”

        “哎,我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现在这一步,刘浪,哎”

        吴半仙长长叹了一口气,幽幽的说道“刘浪,你身本来还残留着一些的蛊毒,可在昏迷的时候已经被左护法完全解掉了,以后不会有事了。”

        “左言对了,他怎么样了”

        一想起当时左言被乌不骨下毒的情景,刘浪不禁担忧了起来。

        吴半仙看了一眼万义良,沉声道“他没事,心结也打开了,他不愿见你,已经走了”

        “为什么”

        “哎他跟我们茅山的渊源太深,我慢慢跟你讲。”

        “那乌不骨呢”

        “那个黑巫教的人冒充麻衣派掌门,被师兄及时赶到,砍断了一只胳膊,逃走了。”

        “啊逃走了”

        “是啊,我们本以为黑巫教的人不会找到那里,如果没有朱涯用百里听报信,恐怕我们还会被蒙在鼓里呢。”

        二人一问一答,刘浪也慢慢听出了一些端倪。

        此番吴半仙跟万义良脸均是忏悔的表情,似乎也并没有想着隐瞒刘浪什么,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说了。

        听完之后,刘浪不禁一阵唏嘘,连连感慨世事难料,情种难收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