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六十九章 螳螂捕蝉
  • 第二百六十九章 螳螂捕蝉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朱涯的情绪完全被刘浪带起来了,甚至可以说,与刘浪相处久了,本来安分守已的朱涯,也慢慢变得有点叛逆了。 閱讀最新章節首发>

        会场当天的试渐渐落入了尾声,一天的惊涛骇浪也慢慢平息了下来。

        生怕露卡西出什么意外,刘浪专门找了几根拇指粗的麻绳子,将半死不活的露卡西困了起来。

        自从跟鬼打交道之后,刘浪现在不得不留个心眼,谁知道露卡西会不会爆走呢

        夜色很快笼罩住了整个茅山。

        朱涯对茅山的熟悉程度远非刘浪可,见茅山渐渐安静下来之后,朱涯便带着刘浪悄悄隐入了茅山的丛林之。

        这条路以前刘浪从来没有走过,让刘浪怪的是,这条路竟然走起来非常平坦,甚至没有乱石杂草。

        “猪牙,你要带我去哪儿”

        刘浪忍不住问道。

        朱涯在前面小心翼翼的走着,不时停一停,似乎在观察着什么。

        刘浪越看越好,见朱涯没有吭声,不禁再次问道“喂,猪牙,问你话呢。”

        朱涯一愣,将头一扭,狠狠瞪了刘浪一眼。

        刘浪吓了一跳,叫道“你干嘛”

        “什么我干嘛不是在找懂黑巫术的人吗”朱涯面无表情的说道。

        说完,朱涯再次转过头,两只手不停的左右指着,像是在试探什么,不时摸摸旁边的树,又不时动动地的石头。

        又往前走了一会儿,朱涯忽然说道“到了。”

        “啊这么快”

        刘浪狐疑的抬头一看,不禁更好怪,自言自语道“嗯,这不是正是那片断崖吗难道还是在这个地方”

        “怎么,你来过”

        朱涯忽然间转头问道。

        刘浪连忙摆了摆手,急道“没有没有,看你走的这么怪,这种地方我怎么可能来过。”

        “哼,我想也是,这种地方是师父亲自布下的四方阵,如果不懂阵法之人,怎么可能进得来。”

        刘浪一听,不禁来了兴趣,装作不经意的问道“四方阵什么鬼东西”

        “四方阵,是根据太极八卦演化,以东西南北为阵位,无时无刻不在变化,如果不知道阵法的旨要,根本分不清东西南北,别说是找到这个地方了。”

        朱涯不屑的看了刘浪一眼,那眼神明显是在说道术不仅是打打杀杀,还有高深的阵法,你懂吗

        刘浪最气不过朱涯这种臭屁的眼神,此时一看,顿时气极,冷哼一声道“屁,四方阵有什么大不了的,老子闭着眼都能找到。”

        “哦你有这么厉害”

        朱涯嘿嘿一笑,往前一跨步,竟然真的再次出现了那块铺着杂草的方石。

        刘浪心下一动,恍然大悟难怪啊,次肯定是万义良那个老头发现有人闯入之后,将这里布了一个狗屁四方阵,怪不得后来我再来找,反而找不到呢。

        阵法这种东西非常的神,刘浪自来接触不多,但小时候看三国时也见过诸葛亮使的一些阵法,以少胜多,甚至乱石困军,牛的一。

        只是此时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刘浪见朱涯真的带自己找到了地方,不禁有些激动。

        可是,他们两人并没有发现,在他们刚刚走出四方阵的时候,身后出现了三个人影。

        那三个人影不远不近的跟在刘浪二人身后,见刘浪二人潜入山洞,相互对视,嘿嘿一笑,也快速靠近了被打开的方石。

        掌门休息的寝室,万义良跟吴半仙盘膝而坐,面前煮着两杯清茶,正缓缓冒着热气。

        “师弟,你说朱涯那小子能帮助刘浪吗”

        “一定会的,在燕京市的时候,他们认识,凭刘浪的聪明,自然会猜出几分。”吴半仙肯定的说道。

        “可是,我担心,他们能否揭开那张乾坤八卦符,而且,算是揭开了,那个姓左的,会不会出手救人啊”万义良忧心道。

        吴半仙端起茶水,轻轻吹了一口,然后用嘴唇润了润,喝了一点儿,才缓缓说道“哎,师兄,该来的挡不住,这件事早晚是要了结的,此番借那两个小子之力,如果能保我茅山免遭浩劫,也算是一场幸事。”

        “可是,我怕左言桀骜不驯,出来之后,会大开杀戒啊。”

        “师兄,各门派这么多掌门在,你怕什么”

        “可是”

        万义良还想说什么,吴半仙摆了摆手,缓声道“师兄,此为我正一派的定数,当年犯下的错,是时候该偿还了”

        刘浪跟朱涯闯入山洞之后,刘浪轻车熟路,直接跑到了朱涯的面前,急冲冲的往洞内深处跑去。

        朱涯没有吭声,也是发力跟。

        俩人一口气跑到了四个铁笼子面前。

        刘浪直接冲到了白衣书生左言面前,气不接下气的问道“你、你能解蛊毒”

        左言本来还是一愣,见是刘浪,正想拜服,忽然间眉头一紧,冷哼一声“来了。”

        “什么来了”

        刘浪有些疑惑,可话音刚落,只听身后啊的传来的一声惨叫。

        刘浪回头一看,却见朱涯竟然蜷缩在洞角处,身体瑟瑟发抖,正一脸惊恐的盯着入口处。

        顺着朱涯的目光看去,刘浪眼皮一紧,大惊失色的叫道“啊是、是你”

        一看到来人,刘浪立刻记起来了,自己应该扮演傀儡,可还没有收拾好表情,来人却是嘿嘿阴笑一声,道“行啦,别装了,我知道那褐壳蜈蚣之毒已经被你解了,相信花人贵那老家伙也一命归西了吧”

        来人正是乌不骨,身后跟着两个人,一人山装,正是会缩骨功的千叶。另一人却是引诱刘浪的那个旗袍女子。

        刘浪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顿时面露惊恐,忙问道“你、你故意的”

        “哈哈,想我乌不骨修习黑巫术这么多年,难道真的连蛊虫死没死都不知道吗哈哈,哈哈,你以为自己很聪明,可是,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吧”

        乌不骨得意的笑着,目光越过刘浪,狠毒的盯着刘浪身后的那个铁笼子里,冷声笑道“左护法,别来无恙啊,怎么,这些年过得还算滋润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