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六十八章 鬼毒中的蛊毒
  • 第二百六十八章 鬼毒中的蛊毒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只见露卡西瞪着两只眼睛,眼睛里全是黑色,没有眼白,而眼圈周围像是化了浓装一般,浓黑一片。 敬请记住我们的址:匕匕小a href"f:xin" ">f:。

        露卡西嘴唇发紫,脸色却白的吓人,身体表面本来白皙的皮肤像是正在缓缓衰老一般,慢慢出现了皴裂的迹象,正在一点一点长出了皱纹。

        经过这段时间对蛊毒的一些了解,刘浪一看到露卡西的样子,知道,她绝对不仅仅是了鬼毒那么简单。

        鬼毒跟蛊毒完全是两个概念。

        鬼毒大都以阴气入体为主,通过吞噬人的阳气,让人不断体虚衰弱,轻则失眠生病,重则直接死掉。

        而蛊毒相对来说要复杂很多,因为蛊毒的千变万化,自然也有千万种解毒方法,万一错了,不但解不了毒,反而会加速蛊毒的爆发,直接导致人一命呜呼。

        看着万义良为难的样子,刘浪知道,这些人虽然道法高深,但根本不了解蛊毒,更何谈解毒。

        一时间,刘浪陷入了两难的选择。

        看着露卡西的样子,其体内的蛊毒显然借助还魂鬼的鬼毒已经侵入了很深,再拖下去恐怕真的性命难保。

        但自己现在根本不知道如何去解,必须要去翻看一下乱神术。

        可如果自己帮忙解开了,自己有乱神术的事情大有可能也被会发现。

        怎么办

        刘浪突然间不吭声了,连万义良跟吴半仙都不再说话了。

        过了良久,吴半仙突然开口问道“师兄,如果这真是蛊毒的话,难道我们还要让他出来帮忙”

        “什么不可能,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当年的事情该怎么办不可能。”

        万义良连连否定。

        可是,吴半仙此时也有些纠结,重重叹了一口气,然后拉着万义良走到一边,悄声说着话。

        吴半仙说了一会儿,万义良连连摇头,到最后,不知道吴半仙说了些什么,万义良长长叹了口气,终于点了点头道“师弟,你真相信这小子能行”

        “哎,此时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这个洋妞是我带来的,总不能让她死在茅山吧”

        两人边说着,又走了回来。

        刘浪赶紧问道“吴半仙,你不是自称半仙吗有什么办法没”

        吴半仙摇了摇头,似是不经意的说道“哎,茅山为名门正派,怎么能懂得这种巫蛊之术啊,只是,有一个人”

        “师弟,行啦,别说了”

        万义良突然出言打断,可这一句话,立刻将刘浪给提醒了。

        对啊,自己算是看了乱神术,也不一定能解得了露卡西的蛊毒,但那个白衣书生左言,却是曾经的黑巫教左护法,肯定有办法。

        想到这里,刘浪不禁心头一喜,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转念一想,不对啊,那个地方已经被变换了位置,根本找不到了啊。

        正想着,万义良却是摇了摇头,无奈的叹了口气,忽然拍了拍一直不说话的朱涯,冷声道“朱涯,回头你去看看那几个家伙,别让他们跑了。”

        朱涯一愣,连忙点了点头,道“是,师父。”

        “师弟,我们也没有更多的办法了,只能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说完,万义良背起了手,缓缓走出了门外。

        吴半仙此时完全没有了那副吊儿郎当的骗子模样,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忧心忡忡的看着露卡西一眼,叹道“露露,我吴半仙虽然平时喜欢吹牛,但并没有害你的意思,如果你真的死了,算做鬼,千万不要来找我啊。”

        说着,也不管刘浪怪的看着自己,摇了摇头,竟然也出去了。

        看着这俩老头怪的模样,刘浪不禁有些好,心道妈的,两个老不死的,明明知道有人可以救,却偏偏不让人去救,这俩人跟左言之间肯定有什么猫腻。

        咦,对了,刚才听万义良的意思,好像朱涯也知道他们被关在哪里呢

        朱涯虽然表面很冷,但绝对不会是个见死不救的人,而且,刘浪跟朱涯一起拼过生死,对朱涯这人也有一定的解。

        好,从朱涯这里下手,想办法把左言弄出来,帮助露卡西解毒。

        想定此节,刘浪立刻嬉笑了起来,眯眼看着朱涯,问道“猪牙,刚才试的结果怎么样是不是把那个小娘们给打得哭爹喊娘了啊”

        刘浪本想拍马屁,甚至根本没想过朱涯会败在饶九妹的手里,结果,这一下子马屁没拍成,反而拍到蹄子了。

        朱涯冷哼一声,没有理会刘浪,而是盯着露卡西,说道“她了蛊毒”

        “废话,你没看万义良跟吴半仙都没有办法吗哎,可惜我们这里没有懂巫术的人,否则,定然能帮她解了毒。”

        刘浪长长叹了一口气,满脸的悲痛,可眼神却不自主的扫着朱涯。

        朱涯没有理会刘浪的表情,忽然间说道“我们这里有。”

        “有有什么”

        “有懂巫术的人。”

        “啊猪牙,生死时刻,你可能瞎开玩笑啊”

        刘浪脸全是惊诧的表情,可心却是狂喜不已,心道“猪牙啊猪牙,你可真是我的好猪牙,正愁着不知该怎么开口,你竟然主动说出来,妈的,真是一个面冷心热的家伙。”

        朱涯神色异常的凝重,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道“你不懂,算那人懂得巫术,可根本不能放出来,否则,被师父跟师叔知道了,肯定会将我赶下山的。”

        “球妈的,死猪牙,人命关天,是你被赶下山重要,还是她的命重要”

        刘浪顿时急了,不等朱涯回答,又叫道“如果你不敢,带我去找那个人,责任我来负”

        朱涯幽幽的转过头,看着刘浪,眼神却极为复杂。

        “你真想救她”

        “废话,这是一条人命,而且背后可能还有什么阴谋,你告诉我,到底是你这个弟子的身份重要,还是人命重要”

        朱涯被刘浪吼得脸色变了数遍,皱眉道“可是,算我不管师父会怎么惩罚我,我怕那人也不会帮忙的。”

        “为什么”

        “因、因为,他是茅山的重要囚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