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六十一章 露卡西做噩梦
  • 第二百六十一章 露卡西做噩梦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花大叔”

        刘浪直接扑到了那滩黑水的地方,大声喊了一句,可整个世界除了刘浪自己的声音,再也没有其它声响。 匕匕小說

        “咔嚓”

        空气响起了一声清脆的响动,像是什么东西碎裂开了一般。

        刘浪一愣,忽然发现整个院子灯火通明,四合院的每个房间都亮开了灯。

        紧接着,所有人都持剑冲了出来,大声喝道“什么人”

        刘浪一愣,似乎有点明白了,想来是之前花人贵摆了一个隔音的禁制,此时他人没了,禁制也破碎了。

        冲到最前面的是饶九妹。

        只见饶九妹穿着一件连身睡衣,一手拿着宝剑,脚下还穿着拖鞋,竟然直接冲到了刘浪的面前,嗖的把剑架在了刘浪的脖子,冷声喝道“什么人,竟敢闯到这里”

        刘浪颤巍巍的从地站了起来,转头木讷的看着饶九妹。

        饶九妹一看是刘浪,顿时大惊,手没动,却是往下压了几分,冷声道“是你大半夜鬼鬼祟祟不睡觉,在这里嚎什么”

        刘浪虽然感觉花人贵死有余辜,但毕竟也相处了这么久,说没有半点感情是不可能的。

        本来刘浪还对花人贵隐瞒自己的身份,甚至借助韩晓琪威胁自己,心怨恨,但算起来,花人贵却也间接死在自己的手里。

        人一死,百怨消。

        刘浪此时只感觉自己有点痛心,看了饶九妹一眼,伸出手来,将宝剑从自己的脖子拿开,缓声说道“我只是想叫两句,没必要反应这么大吧。”

        说着,也不管饶九妹狐疑的眼神,刘浪有气无力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饶九妹动也没动,看着刘浪的背影,发了半天愣。

        步知非也窜了出来,站在饶九妹不远处,见刘浪走后,双脚不自觉的朝着饶九妹迈了两步,“你、你是龙虎山的饶九妹”

        饶九妹有些失神,正想抬头看看步知非,可目光忽然间扫到了院子央的池塘里,顿时面色一变,惊呼一声“金鱼金鱼怎么全死了”

        所有人的目光纷纷投到了池塘之,看着一池黑水,金鱼翻着白肚皮漂浮在水面,均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然后,他们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刘浪的房间,眼神显过一丝异样的光芒。

        饶万春站在饶九妹的身后,低声问道“九妹,不会是这小子”

        “哥,我们回屋”

        饶九妹直接将饶万春的话打断,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饶万春也挠了挠头,朝着步知非点了点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步知非在听到刘浪喊叫的同时,冲出来的时间并不饶九妹慢,可看着饶九妹,他竟然愣了几秒。

        安可希也站在门口,看着刘浪的房门怔怔的发着愣。

        回到房间之后,刘浪见洋妞露卡西已经在自己的房间睡着了,而且睡得极香,还打个微微的呼噜声,胸脯轻轻起伏着。

        傲人的身姿带着迷人的诱惑,让人忍不住想要扑前去。

        可是,今晚对刘浪来说,犹如过山车一般,不但刺激,甚至很不是滋味。

        自从来到茅山,刘浪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再次被颠覆了。

        先是狐妖,又是黑巫教,甚至还冒出来一个前左护法。

        一想起那个左言,刘浪心不禁泛起了嘀咕。

        看起来那么年轻,竟然是花人贵资历还要老的黑巫教左护法,看来,这黑巫术也是博大精深,竟然能有驻颜之术。

        只是,平时无论是看小说还是看电视,大都是女人驻颜,此时看到男人竟然也有这种本事,刘浪不禁也有点接受不了。

        都说人死言忠,刘浪相信花人贵并没有骗自己。

        既然花人贵说的都是实话,那他口的乌不骨看来是野心非常,似乎怕左言会反对自己,才会暗下杀手。

        哎,为什么自己要陷入这种纷争之啊

        刘浪长长叹了一口气,没有办法,此时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倒头睡到了床,不到一分钟,刘浪身心俱疲,睡得死气沉沉的。

        半夜,露卡西朦朦胧胧从沙发爬到了床,钻进了刘浪的怀里。

        刘浪开始时只当是软绵绵的被子,可手往一拉,却捏到了弹力十足的东西,一个激灵,不禁睡意全无。

        睁眼一看,刘浪见露卡西竟然趴在自己怀里,跟小鸟般依偎着,眼角不知为何,竟然还挂着两滴泪珠。

        刘浪莫名其妙,正想将露卡西推开。露卡西忽然抱住刘浪的脖子,大声叫道“不、不、不要”

        “什么不要”

        刘浪被露卡西的尖叫吓了一跳,一愣神,却见露卡西渐渐放开手,又倒在床睡了过去。

        我晕,这个洋妞这是在做梦啊,大半夜的,没把我吓死。

        刘浪见睡得正香的露卡西,摇了摇头,将被子给她盖,自己捏手捏脚的到了沙发,再次卧下,却是再也睡不着了。

        明天是剑术试,可说白了其实还是道术试。

        经过稍微一了解,刘浪将心的担忧也抛掉了。

        道士大部分都在用剑,可却不仅仅拘泥于剑术,还可以利用一些符咒甚至其它道术进行试,只要能将对方打倒即可。

        刘浪剑术是弱项,可把人打倒还是不会心慈手软的。

        而且,自己手有黄皮子的仙脉,对付几个道士都没有问题,关键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厉鬼招出来,然后将试场地闹起来。

        虽然花人贵已经死了,但正因如此,刘浪反而更想着借此机会将左言给救出来了。

        这不仅仅是左言救了自己的命,更因为他竟然活了那么大把年纪,还跪倒给自己磕头,称自己为教主。

        光凭这一点,此人绝不是乌不骨那种小人所拟的。

        而且,将这么个人救出来,无论干什么,肯定会成为自己的一大助力。

        想定此节,刘浪还是决定该怎么办怎么办,既然事情事先已经安排好了,也不能让黑巫教那帮人觉察出自己在搞鬼。

        妈的,事情越来越复杂了,老子是操心的命。

        刘浪暗骂了一句,蜷缩着身子,倒在沙发缓缓闭了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