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六十章 花老头身死
  • 第二百六十章 花老头身死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在将白巫教歼灭之后,一代黑巫教主也因为重伤过重,一命归西,整个黑巫教便交到了当时任黑巫左护法花人贵的手里。复制网址访问 :>

        当时跟花人贵一起任黑巫右护法的,正是乌不骨,也是刚刚在林子里碰到的那个阴险的老头。

        乌不骨为人狠毒,阴险毒辣,与花人贵完全是两种极端。

        甚至在一代教主死时,乌不骨本以为自己可以接任教主之位,却没想到,教主当时说了一句话,一句忏悔的话,将教主之位传给了花人贵。

        当时教主说杀戮太多,黑巫早晚重蹈白巫教的覆辙。

        说完之后,任教主拉住花人贵的手,眼滚着泪死了。

        花人贵接任教主之后,隐姓埋名,慢慢搜集逃走的白巫教的人,想化解干戈。

        可黑巫教几乎将白巫教的人全部杀光了,如此干戈怎么能说化化。

        渐渐的,花人贵知道自己这种想法太过异想天开,便开了一家花圈店,准备以此度日,了此终生。

        哪儿成想,黑巫右护法乌不骨一直怀恨在心,不但暗纠结黑巫教的其他人四处捕杀逃掉的白巫教的人,甚至还威逼利诱花人贵交出教主的位子。

        花人贵知道乌不骨的势力越来越大,只得使了缓兵之计,将祭炼了多年的褐壳蜈蚣拿了出来,告诉乌不骨,这是自己的本命蛊,蛊死人亡。

        这个小小的举动无疑于把自己的性命交给了乌不骨。

        哪儿成想,乌不骨在得到这只褐壳蜈蚣之后,竟然没有直接将其杀死,而是将其提炼出了蛊毒,用在了刘浪的身。

        刘浪听得张大了嘴巴,可疑惑并没有全消,依旧非常的气愤,低吼道“哼,花老头,你把自己说的那么伟大,那么可怜,那你为什么要用韩晓琪来威胁我”

        花老头身体微微一颤,说道“刘浪,你不用急,这正是我要跟你说的另一个方面。”

        花老头深吸了一口气,缓声说道“其实,从你第一天来花圈店的时候,我感觉你跟其它人不一样,可具体哪里不一样,我也说不清楚。”

        “可是,自从那只女鬼跟着你回来之后,我似乎隐隐感觉到了什么,你的身,有一种东西,对鬼物有着天生的吸引力。”

        “什么花老头,你说什么屁话呀你、你别吓我啊。”

        刘浪听到花老头的话,猛然间也哆嗦了一下,只感觉脊背生凉。

        花老头微微摇了摇头,继续道“我没有吓你,开始我也想知道你到底为什么能吸引那些鬼物,可一直追寻了好长时间,我却并没有发生任何异常。”

        “可是,直到有一天,我终于发现,你的体内,竟然有着一股常人根本不可能有的力量”

        “咳咳、咳咳”

        花老头猛然间咳嗽了两声,那池内的金鱼竟然也跟着微微跳动了两下。

        刘浪一怔,追问道“花老头,你到底想说什么”

        花老头摆了摆手,示意刘浪不要说话。

        刘浪看着花老头漫不经心的样子,不禁急得满头大汗。

        花老头脸色愈加苍白,似乎身的血液已经被抽干了一般,白得吓人。

        “刘浪,你体内有东西压制着那股力量,是怕被人发现,可是,随着你修为越来越高,这股力量早晚会爆发的,到时候,谁也拦不住。”

        花老头深吸了一口气,突然话锋一转,断断续续地说道“你、你不用担心那只女鬼,她、她在花圈店里,封印在我卧室的一个牌位里,只要你回去将牌位打破,她自然会出来。

        “我这次想利用你救一个人,可没想到,我的本命蛊褐壳蜈蚣竟然死了,咳咳,我、我也活不了几天了。”

        刘浪这次听傻了,怪不得花老头一副死人模样,原来是因为自己将那只褐壳蜈蚣用游尸血杀掉的原因。

        可是,刘浪忽然间有些糊涂,不无疑惑的问道“用你的本命蛊控制别人,也是你教给那个乌不骨的”

        花老头点了点头,一脸无奈的说道“他一直想从我手里抢走乱神术,可我告诉他我根本没有,任教主从来没有交给我过,他不相信,一直想暗追查我,我只得将编造了我的本命蛊可以吞噬意识的假功法,没想到,哈哈,真是没想到”

        “咳咳”

        花老头又重重咳嗽了两声,“没想到他竟然用在了你身,而那褐壳蜈蚣竟然还被你杀死了,真是报应不爽、报应不爽啊”

        花老头眼神闪过一丝悲戚,忽然间转过身,严肃的说道“我想救人,可他却想杀人,那个曾经的黑巫左护法左言,据说被关押这茅山的某处。”

        刘浪此时脑海顿时豁然开朗,似乎将一切都想明白了。

        妈的,黑巫教这帮人想利用自己搅局,然后趁乱去救左言,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花老头想救人,可乌不骨想把左言杀害了,然后夺取黑巫教的教主之位。

        世事难料,刘浪却成为了这其关键的一节,为自保杀死了褐壳蜈蚣,却把花老头也给害死了。

        乱、还真是够乱的。

        “花老头,那、那”

        刘浪本想说有什么办法可以救他的命,可一想到马有德的死,想起了马大娘的悲惨,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当年黑巫教的恶行不能原谅。

        虽然花老头后来有悔过之意,但那又能如何

        该死的人还是死了,该受的痛苦也受了,难道花老头死在了自己本命蛊之下,不是应该的吗

        刘浪突然感觉心情很沉重,还想再说什么,花老头忽然哇的吐了一口黑血,直接喷到了院的池塘里。

        黑血发出咝咝的声音,冒着黑烟,里面的金鱼挣扎了两下,竟然肚皮一翻,全部死了。

        刘浪惊恐的张大了嘴巴,看着花人贵,惊叫道“花老头,你、你告诉我这些,到底是想干嘛”

        “刘、刘浪,我、我犯下的错,希望你能帮我弥补。”

        扑通一声,花老头竟然直接跪倒在刘浪面前,双眼熏黑,有泪却早已滴不出,“不、不要再让乌不骨错下去了”

        说完这句话,花老头脑袋一歪,咚的一声撞倒在地,两只眼睛睁得巨大,满眼全是不甘。

        “花大叔”

        刘浪大叫一声,刚想前摇晃,却见花老头的身体竟然在慢慢萎缩,一点点化成了浓血,像是被什么东西融掉了一般,然后浓血一点点渗进了泥土之,只留下一片散着腥臭气味的黑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