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心中有点忐忑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心中有点忐忑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此时疼得呲牙咧嘴,哪里有心情去欣赏美女,知道这东西有用,连忙又滴了一滴进去。 如您已阅读到此章节,请移步到 :匕匕小說Ыqi阅读最新章节

        那只褐壳蜈蚣发出了吱吱的响声,竟然有股淡淡的黑烟从刘浪的手心冒了出来。

        又滴了一滴,刘浪隐隐感觉褐壳蜈蚣挣扎的越来越缓,甚至像是要被化掉一般,也在慢慢变小。

        本来刘浪想着将整瓶子都滴进去算了,可转念一想,万一这东西有毒负作用,再把自己变成僵尸了,那可得不偿失了。

        滴了三滴之后,刘浪便将瓶子盖,观察着手心的变化。

        褐壳蜈蚣慢慢消失,而手心的疼痛也在缓缓减轻,甚至手心的伤口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愈合。

        这种愈合跟之前蛊时的愈合完全不同,带着丝丝微凉,让人非常的舒服。

        不到十分钟,伤口竟然完全消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一般,而且那手心的颜色,也变得正常,不再浮着淡淡的深褐色。

        刘浪长出了一口气,心道看来那个自称左言的白衣书生没有骗自己,既然如此,那有机会得去将他救出来。

        盯着手并未见少的那瓶游尸血,刘浪有些发愣了。

        书说游尸都跟人一般,具有灵识,可怎么看洞被关的那只游尸,除了有具游尸的之外,怎么根本不像是有灵识的啊

        想不明白干脆不想了,刘浪刚将游尸血收好,却听到露卡西哼哼唧唧的说起来说话来“热,好热啊。”

        露卡西躺在松软的懒人沙发,穿着性感的内衣,此时又翻了一个身,一只手伸到了前胸的边角处,用力往下扯着。

        刘浪本来想回到床睡一会儿,突然看到露卡西这个动作,顿时呆住了。

        本来没有完全包住的饱满,被露卡西自己这么一扯,大半个圆球已经露了出来,差最后那一点殷红了。

        刘浪再次紧张了起来,竟然傻愣愣的站在原处,是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

        不看吧,不舍得,看吧,压不住火。

        刘浪曾经看过一句话,说好男人的标准是坐怀不乱,任你大美女再调戏,也不会有任何动作。

        现在刘浪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纯属扯淡,能够坐怀不乱的人,只有一种可能,那是无能,根本没有冲动。

        刘浪此时很冲动,甚至已经快到了火山爆发的最后关头了。

        “刺啦”

        露卡西手劲很大,在刘浪快要撑不住的时候,忽然间一用力,直接将胸前的最后一丝遮掩扯了下来,霎时间,春光乍现

        刘浪顿时感觉裤子发紧,汗如雨下。

        如此大好的机会摆在自己面前,破了老处男的身份有何不可

        虽然人家是个洋妞,而且百分之九十已经不是嫩草了。但如此勾火,谁还在乎是不是嫩草啊,毕竟人家是友国的富二代嘛。

        为了巩固联邦友谊,自己这也不完全是冲动,而是为加深彼此之间的感情嘛。

        刘浪给自己找了一堆冠冕堂皇的借口,脑海再也抑制不住浮想联翩。

        妈的,怕啥,她自己送门的。

        刘浪直接将裤子往下一脱,低头朝着自己的某个部位瞄了一眼,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本来欲爆发的火焰山瞬间被浇了个通透。

        糟糕,怎么会少了个衣角

        刘浪此时一低头,正看到衣的衣角少了一块儿,而且是齐刷刷被斩断的,明显是被利器所划。

        刘浪顿时傻眼了,稍一思量也明白了,这绝对不是在山被荆棘草木折掉的,而极有可能是在洞时被安可希的宝剑所斩。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自己的衣角肯定还留在山洞之。

        完了完了,这下可惨了,吴半仙跟万掌门都进去了,肯定会发现的,这下可怎么办

        一时间,刘浪跟热锅的蚂蚁一般,急得团团转,看着露卡西惹火的诱~惑,却完全没了心情。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刘浪一直没有听到什么动静,便悄悄问茅山的小道士。

        “小师父,昨晚掌门有没有发火啊”

        那个小道士本来是给刘浪送早饭的,刚走进刘浪的房间,一眼看到了半赤身躺着、正睡得香的露卡西,两只眼睛立刻直了。

        这小道士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应该是刚山不久,哪里见过种架势啊,而且还是一个发育完美的洋妞。

        毫不夸张,小道士当时鼻子里面冲出血来,滴答一下正滴到给刘浪送的粥里面。

        刘浪回头一眼,自然明白了小道士为何如此,连忙一挪脚挡住了小道士的视线,再次问道“小师父,我问你话呢。”

        “啊哦,额,没、没有。”

        小道士终于缓过神来,一擦鼻血,顿时脸涨得通红,跟猴子的屁股似的。

        可刘浪心里还不踏实,追问道“吴得钱也没说什么”

        “没、没有啊。”

        小道士此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尴尬的看着刘浪,一低头,正好看到了粥里面的两滴鼻血。

        小道士手一慌,连忙转过身,声声道歉的跑了“我、我再给您换一碗粥”

        看着小道士逃走的背影,刘浪不禁嘀咕了起来“真的难道他们根本没有发现我那块衣角”

        回到房间里,露卡西缓缓睁开了眼睛,正看到刘浪经过自己的身边,低头一看,却见自己除了内~裤以外,竟然什么都没穿。

        “啊”

        露卡西尖叫一声,直接从沙发弹跳了起来,两只手捂住胸口,满脸的惊慌失措。

        “浪、浪人道长,你、你跟我做什么了啊”

        刘浪此时正想着自己的心事,突然看到露卡西反应如此激烈,不禁有些纳闷,疑惑道“怎么了”

        露卡西根本不是醉酒时的模样,此时满脸羞红,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爸爸不让在结婚之前有、有男女否则,否则不让我继承产、产业”

        我晕,这露卡西还是个雏儿啊

        真是看不出来,如此开放的一个女孩,还真是酒后真性情呢。

        “哎”

        刘浪长长叹了一口气,道“没事,我只看,没碰过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