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五十二章 拜见教主
  • 第二百五十二章 拜见教主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安可希眼里本来还是滴滴下着小雨,可被刘浪这么一吼,看着刘浪凶神恶煞的样子,顿时大雨滂沱,吓得哇哇大哭了起来。敬请记住我们的址:匕匕小說:Ыqi。

        刘浪根本没有想到,这个蛮横不讲理的小姑娘竟然如此不禁吓,顿时手足无措,没了主意。

        白衣书生见此却哈哈大笑了起来“哟,欺负小姑娘啊,真不容易,我们被关了这么多年,好久没像今天这么好玩过了。”

        刘浪满脸的黑线,没有理会白衣书生,却是压低声音对安可希说“你别哭,再哭我将刚才的事情告诉别人。”

        安可希一听,嗖的抬起头来,瞪着两只眼睛可怜巴巴的盯着刘浪,脸红得跟苹果似的。

        刘浪见这一招有效,心下一喜,又继续说道“还有,你要是敢把今天见到的说出去,我非礼你,而且把摸你那里的事情告诉别人。”

        刘浪阴森的笑着,眼睛似是不经意的瞟了安可希的胸前两眼。

        安可希立刻把手挡在胸前,强忍着自己不哭出来,竟然直直的盯着刘浪,一句话都不说了。

        刘浪是遇强则强的人,见到安可希突然这副模样,一肚子的脾气也没处发了,只好放缓了声音说道“如果你不说话,证明你答应了,对不对”

        安可希似乎费了很大的劲,才缓缓点了点头,一脸的委屈。

        刘浪忽然感觉自己有点搞不定这个丫头了,只好无奈的摆了摆手,道“行了,如果不怕丢人,你大可以告诉别人,你走吧。”

        安可希睁着大眼睛,似乎并不相信刘浪的话,战战兢兢的问道“你、你真让我走了”

        刘浪叹了口气,也没理她。

        安可希见刘浪似乎真不再为难自己,哪里还敢停留,连忙急退了两步,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刘浪此番来的心情被突然出现的安可希给打乱了,再回过头时,却见四尾狐不怀好意的盯着自己,阴声说道“哟,不容易,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有情有意的小郎君呢。啧啧,要是换作是我,我早把这个小丫头给杀了。”

        四尾狐说得斩钉截铁,刘浪此番也懒得跟她计较,见这里关着的一个个都像是宝贝似的,不禁也有些贪婪了。

        没有理会四尾狐,刘浪径直走回白衣书生面前,微微一笑道“前辈,我回头琢磨了一下,你说能解我身的蛊毒,是不是想相用他身的血啊”

        白衣书生一听,脸色登时大变,惊恐的盯着刘浪,过了好大一会儿,才试探着问道“小子,你是黑巫教的什么人”

        “嗯黑巫教”

        刘浪一愣,并不明白白衣书生话里的意思。

        白衣书生下仔细打量着刘浪,似乎想要将他看透一般,猛然间深吸一口气,追问道“不对,你身不像是修习那本书,可却有它的影子,快、快点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

        白衣书生突然间像是疯了一般,嗖的站了起来,两只手往前一抓,刚要抓到铁笼,可突然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般,猛然间把手缩了回去。

        刘浪看着白衣书生突然情绪如此激动,不禁更加疑惑,问道“怎么你是黑巫教的人”

        “不行,你先回答我,现在黑巫教是谁的教主,你怎么知道游尸血可以破解褐壳蜈蚣毒的,在整个黑巫教,除了教主之外,不过寥寥几个人知道而已。”

        白衣书生越说越激动。

        刘浪隐隐也听明白了一点儿端倪,忍不住问道“你是黑巫教的护法”

        刘浪之前听马有德说过,黑巫教自教主之下有左右护法两人,可自从次白巫教被黑巫教灭亡之后,左右护法纷纷不见了踪影。

        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书生,刘浪打死也不会相信他是跟马有德一个时代的人。

        可是,看着白衣书生似乎对黑巫教非常了解的样子,刘浪还是不无疑惑的问了一句。

        结果,刘浪刚问完,白衣书生猛然间坐到了地,双眼失神道“护法我是黑巫左护法,可是,那又有什么用最后,不还是被关在了这里”

        白衣书生喃喃的说着,忽然间站起来,大声叫道“小子,你放我出去,你如果放我出去,我教你黑巫术,帮你杀了右护法,听你的使唤。”

        白衣书生似乎是被关疯了,大喊大叫。

        刘浪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很镇定的书生怎么会突然变成这副模样。

        一直没有吭声的四尾狐突然咯咯一笑,不以为意的说道“呵呵,小子,你别听他瞎说,他肯定还不死心,想着出去找他的云姑呢。”

        “不,不不,云姑已经死了,我只是想出去,只是想出去,我不想再在这里待着了,我也不会报仇的,不会找那些臭道士报仇的。”

        白衣书生大声喊叫着,听得刘浪愈加糊涂,不禁问道“你真的是黑巫教左护法”

        白衣书生一愣,呆呆的盯着刘浪,忽然间哈哈大笑了起来“护法哈哈,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当年我为了她连护法都不要了,整个黑巫教联合那帮臭道士一起追杀我们,我不仅要杀了那些道貌岸然的臭道士,还要杀了那个让我身败名裂的家伙,哼,我一定要出去,我有太多的事情还没有做”

        白衣书生几乎是疯了,两只眼睛直直的盯着刘浪,大声叫道“快,小子,快点告诉我,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你是不是能把我放出去”

        刘浪脑门都滚出汗来,看着白衣书生语无伦次的样子,不禁皱了皱眉头。

        看来,这个白衣书生还经历了许多刻骨铭心的事情呢。

        刘浪叹了一口气,见他癫狂的样子,又有些不忍心,只得说道“前辈,我对黑巫教不是很了解,但我有一本乱神术,游尸血正是从里面看到的。”

        “啊乱、乱神术”

        白衣书生一怔,眼神闪过一丝复杂,竟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磕头道“教主在,黑巫教左护法左言叩见教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