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复杂的道门大会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复杂的道门大会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一惊,见那个影子穿着一身道袍,以为他在是叫自己,刚想答应,突然从旁边的大树闪出另一个人来。  匕匕蛧首发

        只见那个人像是气球一般,本来不过篮球那么大,竟然在一点点往往外扩张,不一会儿工夫长成了一个粗壮的男人。

        一看到这个人,刘浪顿时大惊失色。

        八字胡,山装男人

        刘浪以为自己花眼了,使劲揉了揉,的确是那个山装男人。

        穿道袍的人看起来年纪要大一些,长得贼眉鼠眼,一只手拿着浮尘,背背着一把宝剑,看到山装显出身形,嘴角微微一勾,阴沉的说道“呵呵,千叶,你的锁骨功是越来越厉害了啊。”

        被称为千叶的山装男人一拱手,神情严肃的说道“乌护法,这次急招我来,到底有什么事”

        乌护法双眼一挑,冷声道“千叶,叫什么呢,我是麻衣派传人,什么护法不护法的”

        说这话时,乌护法猛然间将浮尘一甩,竟然散出了森森的阴气,吓得千叶一哆嗦,连忙说道“乌道长,在下失言了。”

        “哼,失言如果不是见你此番还有用处,那噬骨钻心虫此时已经在你身了。”

        千叶吓得一颤,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战战兢兢的说道“感谢乌道长活命之恩。”

        刘浪越听越心惊,悄悄躲在大树后,大气不敢喘一口,心却疑惑不已。

        这俩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何鬼鬼祟祟的出现在这里

        而且,那个自称麻衣派的道长,怎么感觉有点熟悉呢

        刘浪一动也不敢动,极力压制住自己的内心,却听乌护法又继续说道“千叶,这次能混进来,你不能轻举妄动,道门的试还有四五天会开始,花人贵派来的那个小子,我已经给了褐壳蜈蚣,相信过不了多长时间,会完全操控于我了。”

        “啊乌道长,花花人贵不是说不要伤害那小子吗”

        千叶惊恐的抬头盯着乌护法。

        乌护法冷哼一声,双眼一瞪,怒道“哼,千叶,他花人贵妇人之仁,成不得大事,怎么你还有意见”

        “不不不,乌道长,小的不敢。”

        千叶连连摆手,似乎眼前那个干瘦的小老头一举一动会要了自己的命。

        刘浪此时又惊又恐,终于也听出了个大概。

        娘的,自己身的蛊毒竟然是这个老小子给的,妈的,还真是被那个白衣书生给说对了,竟然真是蛊虫褐壳蜈蚣啊

        刘浪知道茅山不简单,这次道门大会也不简单,可没想到,自己竟然也成了这复杂关系的一员。

        不过听那个乌护法的意思,似乎跟花老头认识,而花老头只是利用自己,并没有想害自己的意思,却是这个乌护法做了手脚。

        看两人的意思,似乎还隐藏着什么巨大的阴谋。

        刘浪侧耳去听,却见乌护法有意压低的声音,对着千叶的耳朵嘀咕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嘿嘿一笑道“千叶,明白了吗”

        千叶点了点头,严肃的说道“乌道长,明白了,此番不待您发出信号,我会一直潜藏在这里的。”

        “好”

        乌护法眉头一皱,忽然间说道“快藏起来,有人来了。”

        千叶连忙身形一闪,壮实的身体竟然再次慢慢变小,缩在了杂草之,消失不见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刘浪打死自己都不会相信的。

        缩骨功这个世界竟然真有这种神的东西。

        名叫千叶的山装男人刚一消失,只听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

        “乌师叔,您在怎么在这儿啊师父找您老半天了呢。”来人竟然是朱涯。

        乌护法立刻收起了自己阴森森的表情,满脸堆笑,宛如一位和蔼可亲的师长一般说道“啊,是朱师侄啊,我出来散散心,观赏一下茅山的大好景色。”

        说着,乌护法朝着远处走去,道“你师父是个急性子,我刚想出来转一转找我,好吧,我马去,马去。”

        刘浪长出了一口气,见乌护法走远了,可朱涯却没有动,而是朝着自己这边看来。

        从来茅山到现在,刘浪已经完全被这里的复杂给搞晕了,谁是谁非心里一点儿底也没有。

        不过,跟朱涯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刘浪自认为这个白面冷公子还算正派,倒也不再迟疑,一下从树后闪出来,对着朱涯笑道“猪牙,老朋友来了,你怎么也不出来迎接一下啊。”

        朱涯一看是刘浪,嘴角轻轻一笑,可很快又将笑容收敛了起来,依旧板着脸说道“是你啊我听吴师叔说带了一个熟人回来,没想到还真是你啊”

        “呵呵,猪牙,你们茅山可真是藏龙卧虎啊。”

        边说着,刘浪走近了朱涯,伸手拍了拍朱涯的肩膀,一语双关的说道。

        朱涯虽然表现冰冷,可既然是茅山正一派最得意的弟子,自然不是傻蛋,直直的盯着刘浪看了一会儿,忽然问道“刚才乌师叔在这儿的时候,你早在了”

        “乌师叔什么乌师叔”

        刘浪装傻充愣的本事可是一等一的。

        在没有将一切搞清楚之前,刘浪不打算把自己知道的说出来,而且,谁是谁非现在还是一团浆糊,不过,当务之急是想尽快想办法解掉自己身的蛊毒。

        听那个乌老头的意思,如果真不解开的话,好像用不了多久,自己会变成傀儡,妈的,这可是千不想万不想的事情。

        朱涯见刘浪不知道,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缓声道“哦,没看到算了,别在这里瞎转悠,这后山平时师父连弟子都不让随便进的。”

        说着,朱涯在前面带路,引着刘浪回到了住所。

        还没踏进四合院的大门,刘浪远远听到了有人争吵的声音。

        “喂,洋鬼子,你嚣张什么呀是不是找架打啊”声音听起来是安可希。

        露卡西毫不示弱,大声叫道“哼,你再三找我麻烦,信不信我找吴大师,直接将你们赶下山去。”

        “咯咯,咯咯,还将我们赶下山我父亲可是这里的掌门亲自邀请的,你赶一个试试啊”

        两人争得不可开交。

        刘浪皱着眉头,跨进门一看,顿时张大了嘴巴,嘀咕道“这俩女人这是疯了吗”

        ...